当前位置:23书吧 > 无上神王 > 第二千一百三十六章出手

第二千一百三十六章出手

  杀死….我!

  仅仅是三个字,但是多少年镇静如孟凡,此刻也是无比动容。

  就这么一句话,问天下英雄,多少豪杰,几人能够说出。

  这一种面对生死之间的淡然,这一种对于自身责任的坚持。

  一刻之间,孟凡的目光看着白衣少年脸上之上的笑容,明白对方纵然不是人类,但是却拥有着比人类更加真挚的感情,更加强大的勇气。

  相反,负面的白衣少年和其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出手吧,别在犹豫了,我的力量仅仅是供数个呼吸的时间,一旦是让他得逞,亦或者就算我残存下来,也无法在下一个百万年之内压制他了。

  如此,莫不如我和他一同消散在这天地之间,你已经掌控我们的武道真意,也意味着我们的传承并且消散,这样的结局……不是罪好的么?”

  白衣少年微笑道。

  孟凡默然,明白后者所说非虚,今时今日白衣少年能够苏醒,压制住负面的自己无疑是因为孟凡。

  但是他却不可能杀死负面的自己,那么未来的岁月负面的力量还会提升,到时候怎么办,还要孟凡?

  其能够出手多少次,还是始终都是在这里?

  而白衣少年最后的选择便是如此,彻底的解决这一切,从此天上地下再也不见负面的他,也不见….真正的白衣少年!

  “不!”

  在白衣少年燃烧的身躯之内,发出负面的他的嘶吼之声,充满了无尽的不甘,杀戮,不断的想要挣脱出体。

  “出手吧,快要来不及了!”

  白衣少年再次恳求,面对孟凡。

  面对这一种时刻,孟凡的手掌抬起,却是感觉犹如万钧之重一般,最后眼神之中闪烁开来一种决然,开口道,

  “前辈,希望你能够留下你的名字…”

  “哈哈,不重要,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应该叫什么,若是非要有的话,就叫我….虚空吧!”

  白衣少年想了想,缓缓道。

  虚空!

  听到这两个字,孟凡双眼闭合,沉吟片刻,再等到他睁开的那一刻之时,掌心之内的力量已然是聚集开来。

  所有的真意之力都是向前冲击,化为一道利刃一样的光芒,向着那石碑直接斩断而去。

  在白衣少年的力量之下,将他和负面的自己全部都是力量燃烧,自身分散,露出了最为本源的石碑。

  这一块石碑本就是白衣少年的本体,因为他力量的刻意帮助之下,如今周围没有任何防御,最为脆弱。

  而瞬息之间,孟凡的力量贯穿一切,直击长空,所有的石碑真意在这一刻都是凝聚在一起,悍然冲击而去。

  轰!

  伴随着那一道光芒穿过石碑的一刻,整片世界也是静止开来,在孟凡的目光之下,那本来是天地之间最为神秘,可怕的石碑。

  在此刻竟然是上面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一道道,最后…轰然崩碎,化为漫天石碑碎片。

  其中之间白衣少年的形象也是轰然崩塌,无论是负面的白衣少年亦或者是他自身,此刻都是因为着石碑的粉碎而烟消云散。

  本来是处于激烈气息碰撞的空间,骤然是变得….寂静下来!

  一切皆寂,要知道在这之前白衣少年和其负面的自己碰撞之时所掀起的波澜,何等惊涛骇浪,然而此刻却是完全不同。

  一切重新归于了平静,而在这天地之间虚影消失,所有的一切都是….完全的没有了。

  远处之间,孟凡轻声一叹。

  在这之前白衣少年运转力量,虹化自身,来将本源之力显现出来,就是为了让孟凡一击将他杀死。

  因为之前孟凡力量落下的缘故,所以此刻之间白衣少年还是负面的他都是已经….彻底身死,在这天地之间,再也没有这一个石碑之灵,也没有那石碑。

  所谓的责任!

  孟凡的心中轻叹,不断的回想着白衣少年之前所说的话,眼神之中闪动着从未有过的精芒。

  责任!

  自己又何尝不是了,只为心中的那一份执着,坚持到达现在!

  这便是自己的原则,哪怕千重万难,哪怕无尽敌人,哪怕….自身身死,但是终究是需要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执着自己想要执着的。

  正因为如此,方才是孟凡。

  也正因为这一个原因,白衣少年也是选择了这一条道路。

  不是人,却是拥有着人类都无法比拟的情感,责任。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就在孟凡心神思索之间,陡然其眉头微微一扬,神念集中在这一片天地之间。

  这是….

  远处之中,按照本来的道理来说,此刻应该是一片粉碎。

  所有的一切都是化为虚无,因为白衣青年本来就是这一片空间的本源,在他们两个一同消失的时刻,也是让这里失去了力量的源头。

  除了孟凡之外,一切都是消失,但是此刻在目光之间,孟凡竟然是看到了一块白色的石碑,仍旧是漂浮在这天地之间。

  一招手,孟凡将这一块石碑抓在手中,眉头不由得跟着扬起。

  这一块石碑和他之前看到的白衣少年的本体石碑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唯一的差别便这石碑比这之前的小很多,看起来只有巴掌一样大小,被握在手中,没有任何生机,只有一片死气。

  “莫非这东西乃是白衣少年的最后的力量所化,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彻底消失了啊,不过现在这东西只是一个死物,白衣少年和他负面的自己方才是本体,留下的这石碑只不过是他的一具遗骸罢了。”

  孟凡轻声自语,手掌仔细的抚摸着这一块石碑。

  能够清晰的发现虽然这一块石碑没有了任何的力量,任何意识,波动,但是上面的一道道符文对于他的帮助可是绝对不小,乃是白衣少年真意的最好诠释。

  看来本体的石碑,就是如此,只是其中的力量和意识完全消失了!

  孟凡没有说什么,将这一块石碑收起来,算的上白衣少年留在这世间之上唯一的东西了,也算是最后的念想。

  同时孟凡的神念扩散整个天地,体内气血澎湃,也是跟随蠢蠢欲动起来,望着整片寂静的空间,却是让孟凡此刻武道都是跟随着澎湃起来。

  武道迸发!

  原因只有一个,便是因为孟凡在这整片空间之内感应到了无数纯净的力量,都是来自于白衣少年。

  其之前运转秘法,将自身虹化,强大的力量也被散到周围的空间之内,如今虽然他们本体消失,但是其生前凝聚的力量可是还在。

  要知道这可是来自于他和负面自身的所有力量,都是极为纯净的石碑真意,如今扩散之下对于孟凡来说何止是大吸引。

  简直就像是一个饥渴的人看到一片海水一样,只是因为之前孟凡沉浸在白衣少年离开的悲痛,而对此没有多加注意。

  如今感应到空间之内这一片片的纯净力量,让此刻的孟凡心神震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等大补之物对于他来说,既然白衣少年已经用不到了,那么他可绝对不会错过。

  吞噬武道,本身就是吸纳一切,将任何都是化为自身所有。

  而如今这天地之间皆是纯净的力量,那么可谓完全契合孟凡的心意,在他的一念之间,整片天地所有的纯净力量都是开始向着他的体内流动而去。

  如此吞噬之下,让孟凡全身上下所有的毛细血口全部打开,整个人感应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爽。

  想不到白衣少年在这最后时刻,还给他留下了这么一份大礼。

  如此礼物,真是太过重要。

  孟凡能够感应到这些力量对于他的帮助,足够让他的实力再次提高半成,虽然只是半成而已,但是到达孟凡这一种地步,想要寸进都是何等艰难,半成已然是绝对巨大的好处了!

  周身不动,孟凡盘溪静坐,也是在这空间之中一坐就是一年的时间。

  完全是为了吸纳周天之中的力量,最后将其融汇在自身之中,等到孟凡完全的将周天之内的力量吞噬之后,也是立刻睁开双眼。

  精芒闪烁,面无表情,此刻的孟凡也是站起身来。

  一年的时间对于神王这一种级别的强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弹指而已,但是现在对于孟凡时间可谓就是最宝贵的东西。

  毕竟距离诸天之源一战可没有多长时间了,这一种压迫之下,每过一天对于孟凡来说都是极为珍稀,他在这里一年的时间,不知道万域怎么样了!

  万域之中的局势可谓是分外混乱,尤其是孟凡知道十三殿主和禅殿老僧联系在一起之后,更是如此!

  孟凡不敢有着任何分神,如今外界十三殿主,禅殿老僧显然都是已经离开,那么他自然也需要立刻离开这里,回到万域。

  不知道十三殿主,禅殿老僧知道孟凡不但还活着,并且实力又是提升了半成,脸庞之上会是什么神色。

  但是孟凡可以肯定,其面色一定不会…太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