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神武觉醒 > 第7章7三项神境!

第7章7三项神境!

  原本吵嚷喧闹的府院校场,瞬间陷入一片的死寂。

  叶凡意识海内,古籍《殇》的书页在哗啦啦的翻动,找到《基础三项》这三门武技,启动武神演武,神书上立刻泛出一道微弱的光芒。

  叶凡感觉在启动‘武神演武’的瞬间,进入了一个神奇玄妙的境界。

  “基础步法!”

  叶凡踏出一步。

  “呼!”

  他的步法,灵动的就像是一只灵鹤飞翔在万里高空渺渺的烟云之间,行迹若隐若现。他整个人也瞬间变得难以琢磨,身影模糊,令敌人根本无从判断他的落足之处。

  “这~,这是基础步法?”

  “怎么比高阶步法,还更玄妙?”

  “十大初级武院,步法最好的武生,施展出来的步法也不及这千分之一。”

  无数的少年武生,在这一刹那间,深深震撼住,瞪圆了眼睛,内心深处发出一阵惊叹。

  那种神妙,已经到了一种极致。

  哪怕是从不修炼步法的武生,也看的如痴如醉。

  五名教官露出惊异之色,神情大变,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身体。

  这种基础步法,可不是随便练练便能出来,绝对是倾尽全力千锤百炼,最顶尖的武者后期才可能将基础武技修炼到接近这种程度,但也仅仅只是接近而已。

  “基础拳法!”

  叶凡打出一拳。

  “砰!”

  拳如一滴水银,洒落朱盘,飞溅而起,流畅灵动,有一股难以言诉的神奇力量,蕴含其中。

  这一拳神韵轻灵,却蕴含着恐怖的爆发力,足以对敌人发动完美无瑕的致命一击。

  这一拳,让几乎所有的少年武生和老师,都瞳孔猛的紧缩了一下。心脏急剧痉挛抽血,似乎本能的恐惧,这一拳会落在自己身上。

  “噔!”

  叶凡凌空踢一腿。

  力矩不差分毫,一击断飞毫,他的腿似乎是天地的丈量法则,寸量了天地。再灵敏的身法也逃不过这一击。

  所有少年武生们、考官们的目光,惊骇的死死盯着叶凡,屏息凝神,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拼命的想要吸收那一瞬间的精华,提升自己。

  如果错过,他们恐怕要终身悔恨。

  一步!

  一拳!

  一腿!

  最简单的《基础三项》武技。

  在叶凡的演示之中,都是那么随意,信手拈来,却让人觉得,浑然天成,达到了基础三项的极致。

  这根本不像是基础武技,而是完美到了极致,近乎于神迹。

  就算是武者后期高手,对这样的招式也只能茫然,无从判定叶凡的任何一招基础攻防中蕴含的奥秘。

  攻无法攻,避无法避,躲无从躲。

  叶凡一共出了一拳、一腿、一步,三招,《基础三项》演武完毕。

  整个过程,不到一个呼吸之间。

  他重新掌控了身体,深吸一口气,缓缓收招,脸色有些苍白。

  启动一次‘演武’,几乎耗光了他所有的精神力量和体力。

  难怪殇反复告诫他,千万不能启动比基础级更高的武技。光是最简单的《基础三项》,就让他快吃不住劲。如果启动更高级武技的武神演武,恐怕要当场耗尽气血而昏厥。

  叶凡身形微晃了一下,但还是咬牙,坚持住,等待考官的宣判。要是因为晕倒而扣分,那就太浪费这次武神演武了。

  校场上,黑压压一片人头,鸦雀无声。

  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生生震惊着。

  武生们、考官们仿佛不自觉的跟随叶凡经历了一场激烈的生死戮战,一个个汗泽淋漓,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考场上数千名武生们曾经展示的各种武技,都在叶凡演武的这一瞬间,黯然失色相形见拙。

  之前那些口出狂言,轻笑和嘲弄的人,一个个脸色涨红,感到自惭形秽。

  跟叶凡神乎其神的基础武技相比,他们那些武技只能用拙劣和涂污来形容,简直判若云泥。

  这是他们一生中,见过的最震撼的一次武技演示,而且这还是入门级《基础三项》演示。

  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痴迷游离的醉意。就像嗜酒如命之人,在绝世佳酿的酒缸里喝了个酩酊大醉一样痛快酣畅。

  过了许久,人群终于有人惊醒过来。

  很快,一片哗然。

  “天呐!我的眼睛是不是花了吧?《基础三项》这么低级的武技,居然被他修炼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境界!”

  “这是第十境,神级境界!任何一门武技,所能修炼到的最高境界,便是第十境神级境界!这是一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境界!”

  “我们沧蓝国已经有数百年,没有人将基础武技,修炼到神级境界了。最近的一位,还是一位武王大人!”

  “我一向瞧不起《基础三项》,以为这是武徒才去学的东西,今天才知道。哪怕是入门级武技,一旦达到第十境神级境界,举手抬足之间,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威力。”

  “他是谁?哪个武院的武技天才?”

  “他是叶凡!南辰武院的武生!”

  “等考核完之后,我一定要向他请教!请他指导我武技修炼之法!”

  周围数千名众武生的目光中,闪动着崇拜和渴望。

  他们都是十大武院的武生,绝大部分人都追求武道的更高境界。遇到一个武技绝世天才,岂会不动心!

  “你们不知道吧,他是南辰武院的,还是我的同班同学!他叫叶凡,一向非常..”

  一名武生傲然,向周围的武生们炫耀道。

  不过,他很快尴尬起来,除了知道叶凡的名字之外,他印象中叶凡实力极其微弱,居然想不起叶凡的任何出色的事迹。

  在班上,叶凡从来都是一个无名平庸之辈,毫不起眼。

  除了昨日最后一堂课上,叶凡把赵兴、蒋伟云等人的弱点揭穿之外。

  “赵主考,我们怎么打分?!”

  一名辅考官,震惊的向主考官赵一鸣问道。

  主考官赵一鸣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脸色骤变,阴沉了下来。

  今年十院联考的武道系考核,他们赵氏豪门的嫡系子弟赵飞扬也将参加。

  赵飞扬很有希望夺得府院联考的武道系榜首之位,但是这叶凡横这惊世奇才空出世,恐怕.。大事不妙。

  “按照评分规定,武技可以分十大熟练境界进行评分。武技修炼达到第十境界,那便是满分一百分!基础三项一共是三门基础武技,整整三个满分!”

  哪怕他们用最挑剔的目光,去挑毛病,也挑不出来任何缺陷来。这种境界的武技,美到了极致,远超过他们眼光判断的能力。

  “但鹿阳府十院联考的数百年历史上,可从未有人打过满分!我们打满分,别的考生会不会有意见?”

  有辅考官担忧道。

  另一名辅考官激动道,“那是因为鹿阳府的十院联考,从来没有哪个武生,将武技修炼第十境界!录取此武生,并将此事上报给沐院长大人,那是大功一件!”

  其他几名考官都是一惊,幡然醒悟。

  对啊!

  府院招收了一位武技天赋如此出色的少年,沐封山院长大人心情大悦,定会嘉奖他们,又何必在乎少许非议。

  主考官赵一鸣脸色变幻了数下,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出言反对。

  他虽是一名主考官,但也仅仅是这武道系考场的五位主考官之一。

  刚才几乎所有考生、考官们都亲眼目睹叶凡展示出来的神乎其神的武技,他仓促之间想反对也没用。

  “只是,他的修为太低了,才武者一层!适合进入鹿阳府院吗?”

  “那又如何,他的总分数达到鹿阳府院武道系的招收分数线就行!”

  几名考官纷纷点头,很快做出一致的评分。

  “南辰武院叶凡,《基础三项》拳法、腿法、步法,都达到第十境界。三门武技三百分!修为一百分。总分数四百分!”

  宣布分数的辅考官,话音未落。

  叶凡突然感到自己混身气血达到一个桎梏瓶颈,有一股难以抑制的爆发冲动。他骨骼一阵轻脆爆响,无比的舒畅淋漓。

  “武者二层!”

  叶凡神色惊喜,猛然挥拳,朝考试区竖立的一根六寸练功桩打去。

  “砰!”

  拳风猛烈呼啸,咔嚓一声打断了木桩。

  一拳赫然打出了二百斤的力道,这是武者二层的象征。

  叶凡不由惊喜交加。

  他的天赋很弱,被困在武者一层巅峰已经达三年之久。在南辰武院苦苦修炼,用尽一切办法,却死活冲不上去。

  想不到自己在考场上,启动了一场出神入化的‘武神演武’,竟然激发了自身肉体每一处的极限,将桎梏自己达三年之久的武者一层一举突破。

  “靠!他居然在考试的时候突破了一层修为境界,直接加修为一百分,要让人羡慕死啊!”

  “不愧是神迹少年!”

  众多围观的少年武生们都是愣神,又是一阵惊羡。

  那名宣布分数的考官看到这一幕,也愣神了好一会儿,在考场上突破修为,可是数十年难得一见。

  “更正一下,南辰武院叶凡,武道系总分数五百分!”

  那名辅考官立刻改口。

  “分数确定了!”

  叶凡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个分数,自己铁定考上了府院。他压住心中的激动和亢奋,冷静的转身离开考核区。

  虽然突破武者二层,让他浑身舒畅,但消耗的精神力和体力还是补不回来,很是困乏,想早点回家去睡上一觉。

  周围众武生纷纷让开一条道,无比崇拜和仰慕的目光,恭送他离开。

  “不可能!叶凡这家伙的总分数,怎么会这么高??”

  赵兴早就被吓傻了,一副见鬼的震骇,连连后退。

  叶凡在武道系的五百分,居然比他的二百六十九分,高出整整一倍之多。要知道,他赵兴可是南辰武院毕业届二十三班,武道最强的一个。

  这个分数,让他感到恐惧。

  叶凡已经不是原先那个可以任由他欺凌的小武者了,看了叶凡刚才展示的武技才知道,他根本不是叶凡的对手。

  “叶凡这家伙居然这么强,那么说来,在武院的这三年他一直在伪装成一名弱者,任人欺辱,只为了这一刻的爆发!这家伙居然装成弱者忍气吞声整整三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人太可怕了!”

  赵兴吓得牙齿都在颤抖。

  想到之前,他和叶凡定下赌约,输了要学狗叫的赌约,顿时脸色烧红,立刻钻入人群多开叶凡的视线,灰溜溜的想要逃走。

  叶凡瞥见赵兴转身想要溜走的背影,突然淡声道:“赵兴!刚才你信誓旦旦,要和我赌什么来着?我这个人别的没有,记性还是很好。”

  赵兴顿时僵住,不敢移动半步。

  他现在对叶凡已经是很惊惧交加,以叶凡展示出来的步法,他想跑根本跑不掉。

  一想到叶凡“忍辱负重”三年,上了考场才突然爆发,轰动全鹿阳府十大武院,这股狠劲,他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这种狠人,他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去得罪。

  “汪!”

  赵兴憋红了脸,最终羞愧的快速叫了一声,便慌忙逃走。

  “他怎么好好的人不做,学狗叫?”

  有武生不解。

  立刻有一些南辰武院的武生,说出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之前赵兴找叶凡打赌的时候,围观者也不少。

  “原来如此,真是自取其辱!”

  “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居然敢挑衅招惹叶凡!”

  众武生们用鄙夷和同情目光望向落荒而逃的赵兴,其中还夹杂着些许怜悯。

  赵兴被无数目光鄙视,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慌不择路的挤出人群,心头对叶凡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