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三国之马腾天下 > 126章 驻府先发招贤令

126章 驻府先发招贤令

  按后汉官制,列郡,每郡置太守一人,二千石。

  每郡置丞一人,掌治民,郡在边地的,又有长史一人,掌兵马,皆六百石。此二人均由朝庭任命。

  又有郡司马,在长史之下。

  郡太守置诸曹掾、史:

  有功曹掾、史,掌任用迁转与记录功过,郡内一切人事;

  五官曹掾、史,署功曹及诸曹事;五部督邮曹掾、史,主管纠察属县、监管本郡官民;

  主簿,掌管文书;门亭长,一人,主府门;主记室史,主录事和发出通知。

  阁下和诸曹各有书佐、幹,主文书。掾为正职(百石),史为副职(斗食)。

  其时郡丞刁钻已随商立德远赴司隶校尉部,原长史告老还乡,两位需朝庭任命的官员出缺,其他人等两厢站立,一直排出大堂好远。

  马腾坐在案几后面,大堂中人一一上前见礼,并做自己我介绍。

  见礼已毕,马腾道:“在下不才,蒙皇上器重,忝居郡守一职。

  在此之前,圣上专门诏我进京,面授机宜,并约以三年之期,要我好好经营张掖。

  我虽年幼,又是军人出身,于地方治理方面了无经验,但在朝庭之上与皇上签了军令状,自此不敢懈怠。

  张掖地广人稀,又处边界要冲,责任重大,仅凭我一人是远远不够的,还需靠各位精诚团结,群策群力,各司其职,各负其职。

  各位跟随立德公在此公干多年,各项事务想必十分熟悉;

  几天前,立德公还曾专门向我推介各位,今后就要有劳诸位了。

  立德公是文人,他是如何治政的,我在此之前不得而知;

  我是军人,虽说需要尽快适应新的角色,但在治政之中,不免要有军人的风格。

  今天我在这里,只给大家约法三章:

  一是要恪尽职守,尽职尽责。若有失职渎职行为,我是不会客气的。

  二是严禁滥权,为害地方。若发现有不法行为,国法是无情的,我绝不会包庇纵容。

  三是严禁贪腐,中饱私馕。发现一个,查处一个。

  各位若能遵守此令,我必不会吝啬封赏;若自觉难以遵守,可提前言声,让位诸贤。”

  此时功曹掾上前行礼,言道:“卑职久仰将军大名。若能在将军治下,实是我等之幸。

  然卑职有下情容禀:老母年迈,身体有疾,需在下侍奉。

  立德公在任时,卑职已提请多次,然一直未能得允,还请将军体恤,容我回家侍奉老母。”

  随即,五官曹掾、五部督邮曹掾、主簿、门亭长等十几人一起出班,陈述各情,要求辞职。

  马腾一看,竞都是商立德事先叮嘱之人。

  见有这么多人要求辞官,马腾不解,道:“马某初来乍来,正是倚重各位之时。

  诸位齐齐辞官,莫非马某有失德之处,让各位弃之如芥?

  况各位都是立德公事先嘱托之人,如此一来,让马某将来何以面见立德公?”

  功曹掾道:“将军莫要多虑。我等辞官,实有不得已之苦衷,与将军无关。

  还有一事,立德公在任时,拖欠我等近一年的薪俸,直言由将军出资补齐。

  按说此举与制不合,然立德公一直拖欠不发,我等也没有办法。

  但是我等都是靠薪俸养家之人,只好厚颜恳请将军,发我薪俸,容我而去。”

  马腾见众人坚持,虽不知晓其中隐情,只好容后再说。

  于是说道:“既然各位主意已定,我也不好再勉强各位。裕隆兄,”马腾叫来钱丰,说道:

  “麻烦你统计一下郡守衙门各人薪资拖欠情况,先用皇上赏赐给我的钱财中一次性予以补齐。”

  钱丰称诺,众人称谢,功曹掾等十几人拜辞而去。

  马腾略一沉吟,言道:“既然各曹掾去意已定,我等留之无益。

  然府衙仍需运转,我意由各曹史官暂署掾职,各位可有异议?”

  各曹史官称谢。

  马腾又道:“郡丞另有任用,郡长史告老,此两职需由朝庭任命。

  我意先由刘天保暂行长史之职,待我寻得郡丞合适人选后,一并上报朝庭。

  郡司马一职暂由裕隆兄接任,主簿一职暂由廷鸾兄接任,门亭长一职暂由子龙兄接任。

  目前先按此人事布局运转,待有合适人选后再行定夺。”

  众人称诺。

  马腾见众人无有异议,又道:“现下本郡发布政令:

  一是招贤令。举凡张掖境内,向有贤名者,着各县及各曹向本郡推荐,本尊定会量才而用。

  二是举孝廉令。虽说朝庭规定二十万人方举孝廉,然张掖情形特殊,且已得皇上允许,着各县举一孝廉,本郡当择才而用。

  三是发文居延都尉,着本郡先前所带三千精骑,择日回防觻得。”

  众人称诺。

  下午,钱丰来报,云商立德所欠各人薪俸均已发放完毕。

  马腾问道,你没了解一下这十几个人为何辞官?

  钱丰冷笑一声,说道:“这十几个人都是商立德的心腹。

  这些年来在张掖人怨颇深,而且屁股底下都不干净。他们怕你秋后算帐,干脆一走了之。”

  马腾心道原来如此!

  接下来几日,陆续有各曹掾向马腾荐贤,而且目标都集中在一个人:居住在临松薤谷的梁辅。

  据传,此梁辅者,字君举,号永嘉,成纪人也。出身儒学世家,精通经义,于经史一道浸津颇深。

  十年前,在临松山上凿石为洞,开帐授徒,宣讲经史,颇得士子拥戴,一时从学者数百人之多。

  学者不唯张掖一地,敦煌、酒泉、武威等郡均有学子闻名而来,俨然已成河西走廊儒学中心。

  然其人性格怪异执拗,商立德在任时,曾几次出面延请,均被婉言谢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