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相公罩我去宅斗 > 111、怒火

111、怒火

  吉祥一愣,难以置信:“二奶奶……”

  “我懒得藏着掖着了,你们两个,居心叵测!”何家贤指着雪梨和纹桃:“肯定是知道里面加了东西,所以不敢用,对吧!”

  她冷笑:“二爷说,不听话的奴婢,动点子刑罚打一顿就招了,我想着你们也算是二爷跟前的老人了,不好下他的面子,所以一直没动手。这里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谁干的,趁早说,还能从轻处理。”

  三个人都很错愕。

  半响。

  大概是明白了何家贤在说什么,也明白了她的怒气是从何而来,更加听进去了她转述的,方其瑞说“不行就动用私刑,打到招认为止的建议”。三个人都是浑身发抖。

  梦梨有些庆幸,还好她胆子小,不敢不听话。

  “冤枉啊,二奶奶,奴婢没做过。”纹桃“噗通”一声跪下来喊冤。

  “奴婢也是冤枉的。”雪梨也跪下来。

  何家贤冷笑:“冤枉是冤枉,本来我还耐着性子,想查出到底是谁冤枉的。按理说,三盒脂粉里我都加了东西,谁也不敢用,谁就是要害我的人。”她笑着:“可是我叫你们用个东西,你们都推三阻四,可见从没将我放在眼里。既然如此,我也不用管你们谁是冤枉的了,忤逆主子,已经是罪过。别的不说,你们两个从今日起,互相给对方上妆吧,将脂粉用光。”

  “直到你们两个的脸都烂了为止!”何家贤面容肃穆,满是杀气。

  “二奶奶,冤枉啊。您这么做不讲道理!”雪梨气呼呼的出声:“奴婢不想烂脸,奴婢没做过。”

  “奴婢也是冤枉的,二奶奶不可以这么做!”纹桃也跟着大声嚷嚷。

  “我一个主子,还轮得到你们两个奴才告诉我该怎么做?”何家贤冷笑:“你们的脂粉里我都加了东西,韩大夫说,要是我加的剂量够多的话,三天就要该烂脸了。”

  “谁坚持不用,谁就是凶手。”何家贤厉声道,不给商量的余地:“就从明日开始!若是你们不想的话,我只能试试二爷的提议了。”

  雪梨和纹桃愈发害怕。若是连二爷都摆明不打算庇护她们,而是要给二奶奶撑腰,那她们根本无人可求。

  何家贤此话一出,整个汀兰院都为之沸腾,大家都摩拳擦掌,等待看结果,纹桃和雪梨,这两个二奶奶面前的红人,到底谁的脸先烂。

  很想不用,却不敢不用。

  五日后,两个人的脸却都烂了。

  何家贤走到她二人身边环顾了一圈:“好的好,脸都烂了呀。”

  只见纹桃脸上,红红点点的好几个脓疮。

  雪梨脸上,却是红红的一大片疙瘩。

  “二奶奶,奴婢的脸已经烂了,求您查明情况,奴婢是冤枉的。”纹桃小声求告。

  “二奶奶,奴婢的脸也烂了,您瞧瞧,成天发红发痒,消不下去呢。”雪梨也把脸上的红疙瘩给何家贤看。

  “行了,雪梨。”何家贤叫一声,怒道:“把纹桃抓起来!”

  纹桃吃了一惊,大声道:“二奶奶您这是干什么?奴婢的脸都烂成这样子,雪梨的脸不是也烂了吗?”

  “是吗?”何家贤冷笑:“那脂粉里根本就没加东西,你们的脸是如何烂的?”

  纹桃和雪梨都低下了头。

  纹桃挣脱吉祥的钳制,怒道:“是,我为了洗脱嫌疑,自己加了东西在脂粉里面烂了脸,可这样说来,雪梨不也是加了东西,二奶奶怎么不抓她?奴婢不服!”

  “雪梨,是也不是?”何家贤问道。

  雪梨见纹桃指责她,却不敢否认,怒道:“奴婢用了两天,发觉没有什么迹象,就去问纹桃,哪知道她说她已经有感觉了,脸上开始疼起来了,并一口咬定我是凶手。可我明明是清白的。奴婢怕二奶奶起疑,只得自己去找了起红疙瘩的药草磨成粉了加进去的。”

  “纹桃,你呢?”何家贤冷笑着:“你也是自己加的东西对吧?若是我没记错,你加的和雪梨的不同,你加的是铅粉。”何家贤瞄着纹桃的脸,恶狠狠的盯了很久,才慢条斯理道:“所以你加的东西跟我一样,烂脸的症状跟我也一样。”

  “二奶奶的脸早就好了,怎么能一口断定?”纹桃坚持不认。

  “你忘了春杏了?她用了我的脂粉,还在家里养着呢。”何家贤笑笑:“若非如此,怎么能断定是你做了手脚?”

  纹桃浑身酸软,她没想到是这种试探的法子。

  本来何家贤第一次赏她们的脂粉的时候,她就已经料到,里面定然有鬼。她便不用,还极力劝阻雪梨去用。

  雪梨也怕烂脸,因此听她的话没有用。

  后来何家贤强制她们用时,她知道避无可避。明知道会烂脸,只能咬牙忍耐。

  何家贤说的期限是三天,可她用到第二天晚上还是没有变化,她着急,去试探雪梨。

  没想到雪梨是个精明的,也来试探她。

  当天晚上,她就把以前没用完的铅粉悉数加了进去,希望能够按照三日之约出现症状,洗脱嫌疑。

  谁曾想,何家贤她,这样狡诈,根本什么都没加。

  雪梨不知道加的是什么东西,只能胡乱凑数,先烂脸了再说。

  她知道,所以……

  抓住做手脚的人,何家贤这才松了一口气,喝问纹桃:“为什么?”

  纹桃却一言不发。

  何家贤无法,既然撬不开她的嘴,只能找更厉害的人,便派人去回禀陈氏,想叫陈氏亲自审问。

  却不料,陈氏仍然是轻描淡写:“她招了就行,原因什么的不重要。这丫鬟这样可恶,便罚半年的月例吧。”

  何家贤错愕。她觉得是恶毒,陈氏却只是说她可恶?

  若是害她的人陈氏都这样包庇,还把纹桃放在汀兰院,那以后的丫鬟们,只会更加有恃无恐,也根本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只是既然回禀了陈氏,陈氏的判决又下来了,便不能再忤逆,只能遵从。

  方其瑞回来,听说后摇摇头:“汀兰院的内部事务,何必处置前就告诉她?你不会处置后再告诉她?蠢货!”

  何家贤本就后悔,如今也只好死鸭子嘴硬:“到底是夫人当家。再说,事已至此,只能好好防着,无法补救了。”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方其瑞抿着嘴,眉头紧皱:“汀兰院容不得这样狠毒的人。再这样下去,你越发没有地位。”

  翌日傍晚,何家贤吃过晚饭,听见外院乱糟糟的,就问吉祥怎么回事?

  吉祥一愣,还未答话,雪梨倒是机灵,抢先道:“二奶奶还不知道呢?”

  何家贤莫名其妙的神情一现,正要问知道什么?和气跑过来:“二爷请您过去。”

  雪梨就边走边说:“纹桃罚了银子,不甘心呢。在书房偷二爷的东西,被二爷抓起来了,如今要鞭打她,以示惩戒。”

  陈氏不管?何家贤想不通。

  就听雪梨继续道:“夫人和老爷想过问,都被二爷顶了回去,说有什么后果,他一力承担,家里是断不容这样龌龊心思的丫鬟。”

  纹桃偷东西?这罪名……

  还没想明白,就见前方的丫鬟一股脑儿的就往花园子里面跑,便有丫头进来请何家贤:“二爷说了,让二奶奶出去瞧着。大概一时半会儿不会好的,带把椅子。”

  何家贤一头雾水,吉祥和雪梨已经麻利的让人抬了一把太师椅往花园里去。

  只见花园子靠近池塘边上,已经立起来一根柱子,纹桃穿着薄衫长褂长裙,五把大绑,唯有赤足踏在软泥里。

  方老爷和陈氏并不在场,方玉烟、方玉露和方玉静倒是都来了,静静的站在一旁,后院里的大多数丫鬟婆子,并前院里几个常进来通信的小厮,熙熙攘攘的围了一个圈,何家贤估摸着少说也有七八十个。

  方其瑞穿着猎装,英姿飒爽,小领口紧袖口窄肩膀,愈发衬得身形伟岸挺拔。

  见何家贤来了,他急忙快步走到她边上,命人将太师椅又往前抬了两步:“你坐好,别吓着。”

  何家贤一愣,还没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方其瑞已经蜻蜓点水般在她额头亲了一口,惹得满园姑娘媳妇婆子们窃窃私语。

  何家贤见纹桃绑在那里,只见她面容紫青,脸颊高高肿起,已然是被人打过的样子,眼眸紧闭,嘴唇苍白,头低垂着,发髻散乱,身上的衣服倒是还整齐,想必是新换过的。

  “偷东西被二爷逮住,现在以示惩戒……”生财声音高亢的大声唱喏,让人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话音一落,方其瑞就从腰间抽出一根拇指粗细的长鞭子,往空中一划,便是尖锐的一声响,不少人都已经缩着脖子,似乎鞭子已经落在她们身上疼的很。

  方其瑞却似乎并不打算动手,而是走到纹桃边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慢条斯理将鞭子垂入池塘,沾湿了拿起来。

  纹桃似乎有预感,见方其瑞鞭子没有落到身上,方才睁开眼睛闪过一抹希翼的光,却见他挥舞着沾了水的鞭子狠狠就朝自己身上抽来,顿时皮开肉绽火辣辣的疼,像是骨头都裂开了,张嘴便是“啊”的长声惨叫。

  和气见方其瑞皱眉,想了想低头找了找,却没找到。何家贤冲他招手,将自己的帕子和吉祥雪梨三块帕子揉在一起递给他。

  和气接过去咧开还在龇牙咧嘴疼的叫唤的纹桃的下巴,径直把三块帕子塞了进去。

  纹桃顿时喊都喊不出来,只能挨着疼痛不住闷哼。

  方其瑞深深的望她一眼,何家贤没有说话。

  男人都愿意人前露出豺狼的一面,她作为人家媳妇,可不好扮演圣母。就让他们当一对狠毒夫妻罢。

  方其瑞便又是一鞭子下去,纹桃想叫也叫不出声,只能头使劲扬起满脸眼泪,虽然被绳索缚着,还是疼的浑身直哆嗦,想说什么,却只有“呜啊呜啊”的含糊不清,手帕上很快沾满了血水。

  又是一鞭子……纹桃浑身大汗淋漓,翻了个白眼,晕厥过去。

  生财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冷水朝她脸上一泼,纹桃一个激灵便醒了过来。身上的衣衫早就褴褛破碎,翻红的皮肉本来只是渗出血,如今就顺着水流下来一条条殷红的颜色,已经有许多人不忍卒看,低着头或者将头撇到一边去。

  方玉露再也忍不下去,捂着脸走上前道:“二哥,打也打了,算了吧,太残忍了。你没见她们都吓到了么?”

  方其瑞皱皱眉头,不悦方玉露此时出来打岔,冷声道:“叫她们来,就是让她们知道,背主不忠的下场……”

  方玉露不屈不挠,继续劝道:“还是算了,别的不说,二哥你一点儿也不念着她伺候你这些年的情分?”

  方其瑞像是第一次认识方玉露,认真的瞧着她,直到方玉露低下头去,低声嘟哝:“算了,早知道二哥你铁石心肠的。”便转身携着婢女走了。

  方其瑞并没有停手,依照先前宣称的,打足了纹桃十鞭子,直抽得她彻底昏死过去,衣衫尽烂,混着血肉一起根本分辨不出,这才停手,又命人给她换了衣服,关了起来,只等家里人来接回去,再不用在方府当差。

  何家贤一直冷眼旁观,一句话不说。事毕后方其瑞坐在她旁边,发觉她双手冰凉,便径直抓了放在胸口捂着,却感觉到对方的抗拒,方其瑞有些失神:“你是不是觉得我残忍?”

  何家贤不说话。对她来讲,这样大庭广众鞭打一个女子,而且一遍一遍毫不留情,打得皮开肉绽血肉翻飞,跟满清十大酷刑没有什么区别。

  纹桃害她毁容,虽罪该万死,可这样的去受折磨,有点过了。

  她瞧着方其瑞,有些害怕,这样一幅帅气体贴的面孔,对着她的时候笑容温煦。可转过脸去,又有多少张她没看见过的狰狞面容,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前露出?

  她知道方其瑞是动了震怒,为了她。叫那些胆敢谋害她的人瞧着,欺负他的妻,日后就是这样的下场,叫她们忌惮,叫她们害怕。

  自己是不是有些不知好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