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凡世歌 > 第十章 红娘(一)

第十章 红娘(一)

  黑暗的牢房里,黑铁的大门紧闭,炉中火熊熊燃烧,铁铲子、铁筷子被烧到发红,墙边立着一个铁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大大小小折磨人的工具,这些工具都被牢房里的牢头所掌握,好比如木匠手里的家伙事,是用来折磨囚犯用的。

  三名大汉站在叶飞面前,都是精赤上身,黑色胶皮长裤,腰带上别一根鞭子,他们就是主刑者,并没有聚仙阁阁主的影子。叶飞被两根铁链穿透了琵琶骨挂在半空中,那锈迹斑斑的铁链足有碗口那么粗,从叶飞左侧的琵琶骨穿入,从右侧琵琶骨穿出。除此之外还有四条铁链,锁链前端锋利的刃穿透了叶飞的脚踝、手腕,另有一条锁链锁住叶飞的脖子,被如此严防死守,叶飞就是大罗金仙也不能动了。

  “啪。”又是一瓢冷水泼来,三个彪形大汉站在叶飞面前,面露狰狞:“你是自己主动交代了,留个完整的尸体,还是等爷爷动过手吃够了苦头之后再交代。”

  “你们让我交代什么。”叶飞有气无力的,每吐出一个字,琵琶骨处便会传来钻心的疼痛。

  “阁主要两样东西,一个是王剑九龙,一个是长生不死药,你只要全部交出来,我们就可以放你走。”

  “真的会放了我?”

  “阁主说到做到。”

  “给我想一想,想一想。”叶飞努力抬头往那沉重的铁门看去,看到铁门之上开了一道缝,一双阴森森的眼睛从缝隙中望过来,看着自己。

  叶飞重新低下了头。

  “啪!”一巴掌打过来,打的他半边脸颊高高肿起,“快说,给还是不给。”

  叶飞低着头不说话。

  见他如此,门外面传来了声音:“用刑吧。”

  **的疼痛是可以衡量的,心的痛苦无法衡量。

  药人说的对,自己最大的弱点是善良,是以善意的目光看待整个世界,这将成为成长路上的绊脚石,终有一天会绊倒自己。

  药人的目光是透彻的,药人在十几年前就断言了叶飞今天的失败,药人想必是看不起叶飞的吧,所以才不愿意收他为徒,将那一身的本领传授给他,药人唯一没有想到的一点是,九龙会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叶飞的所有物。

  命运!一切都是命运在主导!老天一次次地给予叶飞挫折,便是要让他明白,只有冷酷的心才是成大事者的关键。

  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越是被抽打,叶飞的目光越是凌厉,他抬着头,靠大声呼喊来发泄心中的恨。痛苦,让痛苦来的再激烈一些,让我牢牢记住这份痛苦,永远铭记拥有善良所付出的代价。

  霸道!叶飞已足够霸道!他缺少的是一颗冷酷的心,一颗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对待谁都坚硬如铁的心。只有拥有了这样一颗心,他才不会为了无聊的情感孤身犯险去援救红娘,才不会沦落到现在这般田地!

  打!用力的打!让我牢牢记住这份痛,这份永远不会忘却的痛。

  挨打的过程中叶飞发现,自己不仅仅是琵琶骨被贯穿了甚至连丹海都被一种特殊的力量锁定,感受不到一丝一毫仙力的流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贼老天,你为了让老子走上一条霸者之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这世上最痛苦的是经历背叛,那种用情至深却惨遭背叛的痛只有亲身经历着能够体会。

  叶飞已经流不出泪了,他的泪早已流干!

  叶飞终于醒悟过来,醒悟了自己的愚蠢。

  “记住,不要信任任何一个人,哪怕他是你的朋友,是你的至亲,是你的伙伴,哪怕他向你表露出善意,也不要去信任,要用怀疑的眼光去注视他,因为这世上从没有纯粹的友情、亲情甚至爱情。

  霸王项羽死于自己叔父项伯的背叛;董卓死于最宠爱的女人貂蝉的离间;秦二世遭到自己最信任太监赵高的虐杀。

  太多太多,太多太多这种例子阐述的只有一个道理。

  冷酷无情,枭雄本色。

  “药人,药人!”挨了无数的打,叶飞吐出的血都是浑浊的,他目光迷离,精神接近于昏迷,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药人,药人我错了,我若早听你的,从五岁开始一直修炼到现在,如今已能够震慑一方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怪我,没有早些听你的话。”

  “滋滋滋!”灼热的烙铁印入叶飞的胸膛,炽热的温度让叶飞咬牙切齿地恢复了意识,他张大嘴巴咆哮,却不是求饶“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命由我不由天!”

  狭长的地底走廊,叶飞撕心裂肺的呐喊长久回响,每回响一次,斜插在墙壁上的火炬其火光都会激烈的跳动一下,宛若狂蛇吐信。

  走廊拐角,红娘的表情阴晴不定,虽然极力掩饰仍可看到眼底深处充斥的担忧和愧疚,她本以为叶飞和曾经那些被自己利用过的人没什么区别,然而她错了,她不能控制地回忆起叶飞孤身返回主岛冒险救她的情景,不可控制地回想起和叶飞抱在一起所感受到的温暖,不可控制地回忆起叶飞那棱角分明的身体。

  她有些后悔了,听着一次次出现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她真的后悔了,然而一切都已晚了。

  “不忍心了?”带着银质面具的聚仙阁阁主悄无声息地出现,面具下的眼睛仔细观察着红娘的每一个表情。

  后者马上换了副表情,努力将眼底深处的感情掩盖起来,兴师问罪道:“这一次,我彻底暴露了。”

  “你之所以暴露,是因为李寻的蛮横介入。”

  “若当时你出手了,我便不会被抓起来,不死仙丹也不会下落不明。”

  “若本座当时出手,叶飞一定会产生怀疑,咱们便不可能知道王剑九龙的下落,他也不会重回主岛把你救出来。”

  “说起来很讽刺,前去救我的是叶飞而不是你。”

  “本座如果去了,咱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便会暴露,聚仙阁将与蓬莱岛提前开战,这损失太大了。”

  “如此说来,我在你心中无足轻重喽。”

  “你是李桐生的亲生女儿,虎毒不食子,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好借口。”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