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十年一品温如言 > Chapter 5 桃花梦中桃花少

Chapter 5 桃花梦中桃花少

  秋日到来,天气也渐渐转凉,温母虽为阿衡买过几次衣服,但温老见她一次也未穿过,心中不免有些介意。

  “阿衡,你怎么还是穿着校服?”老人皱着浓眉审视孙女。

  “学校新发的,很好。”阿衡结结巴巴的,声音有些小。

  “你现在是在温家,不是云家。”老人的眉越蹙越紧,慢慢有了怒气。

  这个孩子,是在以这种方式,同他们对抗吗?温家的女儿,既是姓温,又几时被亏待过?她又何苦自甘下作!

  阿衡攥着衣角,轻轻低下头:“知道了。”

  老人听到女孩依旧明显的江南口音,惊觉自己说了狠话,思及过往种种,心中有了愧疚:“既然你喜欢校服,也就算了。”他轻叹一口气,“只是,穿着合身吗?”

  “很暖和的。”阿衡飞速用乌水话回答了,继而不好意思地用不甚标准的普通话重新说了一遍,手轻轻翻过外套的内里,厚厚的,看起来很扎实。

  “暖和就好。”老人舒缓眉头,本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睛也浸入一丝温暖,“乌水话我能听懂的,你不用改口。”

  阿衡诧异,随即微笑,眼睛亮亮的,带着温柔清恬的色泽。

  “十八九岁的时候,我在乌水镇带过几个月的兵。”老人声音不复平日的严厉,有了些许温软,看着阿衡,严肃的眉眼也带了丝丝烟雨缠绕一般的柔缓。

  “阿衡,你的眼睛,同你奶奶很像。”

  渐渐地,阿衡清楚了到学校的路,也就习惯了一个人步行或者坐公车上下学。

  说来也巧,明明是一家人,阿衡却总是碰不到思莞,只有吃晚饭的时候才见得到。

  她虽想同思莞说几句话,但思及自己嘴拙,也就作罢。至于温母,一直忙于钢琴演奏会的事宜,也鲜少见得到。

  阿衡在班上,老好人的脾气,即使面对面听到嘲讽也不生气,只是一径微笑。对方渐觉无趣,也就慢慢不再戏弄她。

  日子久了,大家反倒发现阿衡这般的脾气带来不少的好处。不想做值日,只要叫一声温衡,得到的答案永远是“知道了”,而后,整个教室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整理得妥妥帖帖。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就是习惯,而最习惯的就是便利。

  阿衡便是这习惯下惊人的便利。换作别人,即使泥菩萨大概也要憋屈得爆发了,阿衡却觉得,有时候吃亏是福,大事不错,小事过得去也就算了。

  这一日,打扫完教室,天已经黑了,末班公车仍需等半个小时,阿衡便选择了步行。

  她习惯了走那条窄窄的巷子,橘黄色的路灯昏暗却奇异地带着静谧和温暖。那条路是用石子铺就的,踩上去有一种细微的磨砺的感觉。

  阿衡走至巷子深处时停住了脚步。她看到两道清晰暧昧地交叠在一起的身影。

  明的、暗的、缠绵的、艳烈的、火热的。

  那个少年,穿着紫红色的低领粗织线衣,左肩是黑色暗线勾出的花簇,漫过细琢的肩线,流畅辗转至背,明艳中的黑暗妖娆怒放。

  他站在灯色中,背脊伶仃瘦弱却带着桀骜难折的孤傲倔强,颈微弯,双臂紧紧拥着灯下面容模糊的长发女孩,唇齿与怀中的人纠缠。从耳畔掠过的发墨色生艳,缓缓无意识地扫过白皙的颈,那一抹玉色,浸润在光影中,藏了香,馥饶,撩了人心。

  若是依阿衡素日的做派,看到这般景象,定是觉得难堪尴尬。可是,此时此刻,她却连躲藏都忘记,背着书包,磊落细致地看着那个少年。

  言希。

  阿衡唇微弯,无声呼出,心中确定至极,连自己都觉得荒谬。

  她明明没有一次真正看清楚那个少年的相貌,没有同他说过一句话,心中却有了那么清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