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独宠傻后 > 18|教说话(二)

18|教说话(二)

  昭阳是自己的亲妹妹,但到底男女有别,秦昱并不会对她太过亲密,反倒是陆怡宁,他亲自照料过几天之后,亲近起来已经毫无顾忌了,毕竟他是将她当孩子看待的。

  晚上吃饭之时,秦昱照旧给她喂粥。

  陆怡宁的恢复的很快,新婚之夜吐过之后,再未肠胃不适,因而今天给她喝的粥的里,加了些鱼肉。

  加了葱姜用清水煮熟的鱼拆了鱼骨,将鱼肉混进粥里熬煮,盛起之时再加上些切得极细的青菜丝,这粥不仅味道好,看着还非常漂亮。

  秦昱舀了一勺粥,陆怡宁就立刻一口吃掉,然后得意地看了昭阳一眼,让秦昱不免好笑。大约是他太过关注昭阳的缘故,这孩子对昭阳总是带着敌意,啥都要比一比。不过陆怡宁虽然不懂事,但并没有攻击性,是不会对昭阳怎么样的,因而秦昱并没有多做什么

  秦昱笑了笑就继续喂粥,昭阳坐在两人对面,却觉得羡慕极了。这样的场景,她之前见过一次,那时候她满心忐忑都不敢多看,现在就不一样了。

  她长得不好看,很胖,但陆怡宁也没好看到哪里去,即便一张脸长得不错,瘦的脱了形的身材也是不讨人喜欢的,更何况,她是个傻子。

  但她的皇兄对陆怡宁很好。

  娶陆怡宁对她皇兄来说应该是一桩非常屈辱的事情,但她的皇兄依然对陆怡宁温柔以待,甚至愿意照顾陆怡宁,她呢?

  想到自己的丈夫,昭阳心里一痛。霍寿从头到尾都看不上她,霍寿的母亲对她也越来越挑剔,以往霍家有什么活动让她过去,她过去了,他们却又总是集体将她冷落,让她一句话都接不上去,霍寿的妹妹更是没少取笑她胖……

  之前昭阳一直将那些视作理所当然,但看到自己的皇兄处处照顾着比自己尚且不如陆怡宁,她却突然有些迷茫了。

  陆怡宁喝的是鱼肉粥,昭阳吃的也是这个,不过她比陆怡宁要稍好一些,除了一碗鱼肉粥以外,还另有三碟小菜。

  一碟凉拌蒿菜,一碟咸蛋拌豆腐,还有一碟凉拌的菌菇,都是没什么油水的。

  平日里习惯了每顿大鱼大肉,这样清淡的菜色昭阳吃着不免有些没滋没味,但对她来说最难以接受的并不是味道,而是分量。

  这么一点东西对她来说最多只能算是开胃菜,然而吃了这点开胃菜之后,秦昱竟是不让她吃别的了。

  只是……看到秦昱也只吃了这么一点,昭阳不舍地放下了手上的筷子。

  昭阳在端王府里住下的第二天,秦昱让寿喜去请的教书先生也进了端王府。

  秦昱只想让端王府的那些太监识个字,寿喜也就没请那些学问好的人,倒是找了个考举人考了很多年没考上,平日里靠着给人代写书信以及抄书过日子的老秀才进府。

  当然,也就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愿意教导一群阉人识字了。

  前朝曾有阉人霍乱朝政,因而如今的读书人,对阉人都非常看不上,不屑与之为伍,甚至皇宫里头的阉人,都不许他们识字……好在秦昱已经从宫里头出来了,他身边的阉人并不受限制,而且说是这么说,永成帝身边的许多阉人其实也是识字的。

  秦昱去见了这秀才一面,在对方的诚惶诚恐里将自己想让手底下的太监学些常用字方便办事的事情说了,也特地提了不用教导他们诗词歌赋。

  这老秀才一口就应下了,也松了一口气,他早已放弃了科考,很多年不曾读经义学诗词,诗词歌赋其实早就忘了,之前还怕没法教人,现在……只用教这些人识字,让这些人将来好办事,这对他来说就简单了!他平日里没少帮人写各种文契,知道其中的一些门道,还能专门教教这个。

  拿了十两银子,这老秀才满意地在端王府住下了,而端王府里的太监们,则是各个喜形于色,他们基本都是家中太过贫困,才会去了子孙根入宫,对读书人总是存着一份艳羡的,这会儿自己也能读书,如何不兴奋?

  端王府的太监小厮每日里都要轮流去上课,赵管家一开始极为担心,唯恐他们做不完自己的差事,不想最后,那种种差事竟是办的比之前还好,弄得他几天不给下面的人好脸色。

  而在府里的太监每日里学着认字的同时,秦昱也开始在每天晚上教导陆怡宁说话。

  陆怡宁能发出声音,嗓子并无问题,他相信就算难教一点,时间久了总是能教会她说些简单的话的。

  “秦昱。”秦昱指了指自己道,又指了指陆怡宁:“陆怡宁。”

  烛光摇曳,秦昱坐在床上,用被子盖着自己因为萎缩变得越来越细的双腿,然后一遍遍的地与陆怡宁说话。

  陆怡宁满脸严肃,紧紧地盯着秦昱,听得非常认真,却并不开口。

  “跟着我说,秦昱。”秦昱笑着又重复了一遍。

  陆怡宁还是毫无反应。

  做鬼飘了十年,秦昱并不缺耐心,依旧一遍遍重复着,间或还会指着周围的东西说说它们都叫什么,有什么用。

  陆怡宁从头到尾都抿着嘴听得认真,也从头到尾没什么反应,瞧着时间差不多了,秦昱最终只能摸了摸她的头发:“好了,睡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秦昱每天都有意无意地教导着陆怡宁,他能感觉到这孩子是懂了一些的,但她一直不开口,跟之前相比并没有太大改变。

  反正都打算养着她了,学得慢就学得慢吧……秦昱再次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就感觉到陆怡宁用脑袋在自己的掌心蹭了蹭。

  掌心毛绒绒的痒痒的,他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秦昱放下手,拿起旁边的文书看了起来。

  要不了多久,他就该出去了……

  “王爷,宫里来旨意了。”寿喜从外面匆匆进来,对着秦昱道。

  “何事?”秦昱问道。

  “娘娘让王爷带着王妃和公主进宫。”寿喜又道。

  “去安排马车。”秦昱道。昭阳已经在端王府住了好几天,母后也该召见他们了。

  至于那霍家……昭阳在他府里住了好几天,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还真是不把昭阳放在心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