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朝露 > 75.第 75 章

75.第 75 章

  此为防盗章

  高永房用长辈教育晚辈的语气谆谆教诲:“以你的聪明劲儿,可不止区区一个副教授,你这么年轻,为什么放着我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呢。眼下我还有两篇论文,只要你点头,一作写你的名字。”

  梁瓷不答应,依旧摇头,他又说:“早期我带的一个学生,已经去大学任教几年了,最近发表论文,通讯作者又写了我的名字……有时候觉得自己靠自己行了,关键时刻还要靠老师的名气。”

  梁瓷无言以对,是的,现在就是这样,大环境就是这样,她无法辩驳。

  高中同班的同学跟她一样念硕士研究生的时候,文章写得算不上很好很有深度,但也尚可,只是局限于三流院校,导师名不见经传,三篇文章投了数次被拒了数次。

  最后发了两篇三区,一篇四区,勉强毕业,如今在企业任职经常找她怨声载道。

  反观高永房的学生,同等水平的文章可以发在二区影响因子较高的期刊,或出国深造或被高校聘请,就连这一届最差最没天赋的一个博士学生,跟着高永房和一个三流院校吃了顿饭,就被留下做了老师,待遇极好。

  最近刚从学校拿了一个350万的项目,也不是非他能做,但给他不给别人,还不是看高永房的面子。

  导师的名字吃一辈子不够,但若要吃五年十年,确实没问题。

  梁瓷回过神,看向他,认真道:“你这样一讲,我忽然觉得自己占了你好大的便宜。”

  高永房:“你知道老师没这个意思。”

  她说:“既然是我占你的便宜,现在不想占了,成吗?”

  他摇头:“不是,小梁你错了,礼尚往来,现在到老师占你便宜的时候了。你也看到了,老师还是很有诚意来挽留你的。”

  梁瓷低头沉默,睫毛有些湿润,咬牙说:“高老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高永房用辩证的角度说:“毁掉一件美好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拥有它。所以才说距离产生美。”

  梁瓷对这句话真是感同身受,默不作声的看着他。

  高永房今年确实有几分春风得意,不过也是早年稳扎稳打积累的关系,博士毕业的大学老师在高校一般有三种状态:

  一种醉心于科研,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要有成果,副教或是教授职称轻而易举,会名利双收,一种专心教学,无欲无求熬资历,熬到死也能熬成副教,另一种横向发展,寻求企业合作赚大钱,往往也能名利双收。

  不过像他这种非工非理,偏向咬文嚼字搞理论的人,更倾向于学校内部走仕途,去行政化。

  学校内职权更替变幻莫测,不次于官\场。

  虽然有风险,但也刺激具有挑战。

  ****

  晚八点的场,棋牌室乌烟瘴气,吴大伟推门进来,抬手挥走眼前的烟雾,窗户边放了张麻将桌,王鸣盛嘴中叼烟,探手摸牌,在三人注视下,拇指搓了搓麻将。

  甚至没抬眼看,直接推到,“胡了。”

  他面色很平静,从小混迹麻将场,这种玩意儿在他眼中就是小孩玩具。

  对面抱怨:“都说不能跟盛哥玩,你们非喊他添个人手。”

  说着翻开钱包,示意给大家看:“没钱了,不玩了。”

  王鸣盛注意到吴大伟,抬手把香烟熄灭,皱眉:“怎么了?”

  吴大伟道:“高教授又过来娱乐,还是挂在高司南账上?”

  王鸣盛眉皱更紧:“这次是校领导还是企业老总?”

  吴大伟说:“西装革领的打扮,像企业人士。”

  王鸣盛呼啦开麻将,想了想站起来,刚赢了一笔钱要走,有人不太乐意。

  嚷嚷:“盛哥,牌场上的规矩,输钱的说散场才可以散,赢钱的可不是想走就能走。”

  王鸣盛笑了下:“我也想输钱,跟你们仨玩有点难。”

  抬手把吴大伟推到前面,“让吴经理陪你们,输了算我的,赢了抵烟酒。”

  他们眉梢立马带上喜色,一个个很雀跃。

  一个说:“就喜欢盛哥这么爽快的人。”

  另一个说:“既然盛哥这么吩咐,客气话就不多说了。”

  王鸣盛这才脱身,从棋牌室大步出来。绕道没走几步,就看见高永房带着人一前一后进来,脚下生风,气派威武。

  他嘴角扯了个小弧度,不像高兴也不像心烦,冷眼旁观几秒,在人群里看见一个脸熟的老总,主动走过去。

  王鸣盛笑:“高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