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医生哥哥我痛痛 > 006 嫁女儿是很悲惨的

006 嫁女儿是很悲惨的

  叶七靠在墙上,睁大眼睛看着不断蔓延着的血液,血液已经蔓延到了离他的脚不远的地方,再要不了多久,血液就会到他的脚,他相信,这些血液是会爬到他的身上的。

  “滴答,滴答,滴答,”钟表走动的声音很大,震得叶七耳膜生疼,但是他不敢动手堵上自己的耳朵,他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会被那流动的血液吞没。

  “嗡”就在这时,更衣室的大门突然发出了一阵金光,而且开始轻微震动起来。

  叶七察觉到大门的异常,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转身就冲着大门跑了过去。

  “哗”已经蔓延了一整个更衣室的血液,见到叶七的行动,竟然猛地从地面上升了起来,形成了一种粘稠的血红绸带,然后狠狠地攻向了叶七。

  不得不说,人的第六感还是很强悍的,感觉到身后有强风袭来,叶七竟然反射性的回身抬起了双手,试图挡住血绸带。

  血绸带越飞越快,叶七用的手臂挡住了眼睛,在他看不到的前面的手腕上,花轻言送他的手链上的小木牌突然发出了金色的光芒,然后将攻过来的血绸带给挡住了。

  “嘭”与此同时,叶七身后的大门被猛地撞开,一道人影快速攒进来,一把就拉住了叶七的肩膀,然后一用力就把叶七拉到了身后,叶七手上的木牌也瞬间没有了动静,就像刚才发光的不是他一样。

  “哼!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下面害人,看来你是做鬼都嫌累了啊!”冷哼一声,花轻言伸手在空气中滑动了几下,一个泛着金光的符咒就出现了空气中。

  血绸带似乎也察觉到了花轻言的实力,迅速地后退,然后缩进了躺椅的金表里,金表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上面的血迹也像是从来没有动过一样。

  “想跑,哪有这么容易!”脸上出现一种睥睨的笑容,手指一弹,面前的符咒就猛地冲向了金表,然后两三下就把金表包裹了起来。

  金表挣扎了几下,就恢复了平静,符咒似乎也融入了金表里,看上去就是一只普通的金表,就连上面的血迹都消失不见了。

  手上一抓,金表就飞进了花轻言的手里,看了看手里的金表,花轻言笑了笑,将金表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另一只手里还拎着有些温度的外卖。

  回头看向叶七,花轻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问道:“你有没有事啊!它没有伤害你?”

  “我……我没事,没事,”叶七心有余悸,脸上还带着冷汗,刚才的一切仿佛是梦境一样,一下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没事就好,我给你叫了外卖,趁热快吃!手术室里呆了这么久,一定很饿了!”说着还把自己手里的外卖拎起来给叶七看。

  “是啊!是挺饿的,谢谢你了,”叶七伸手揉了揉额头,然后有些机械的结果了花轻言的外卖袋子,然后转身离开了更衣室,他是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多待一秒钟了。

  出了更衣室,叶七直接在走廊上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拿出外卖就食不知味的吃了起来。

  花轻言跟上来坐到了叶七的身边,看着叶七有些机械的动作,不由得有些好笑,看来这个青年被吓得不轻啊!

  叶七还在吃着外卖,就在这时,莫青竹竟然从走廊的拐弯处出现了,一眼看到了坐在椅子上吃东西的叶七,看着叶七僵硬的动作,他赶紧走了上来。

  “七仔,你这是怎么了啊?不舒服么!”一屁股坐在了叶七的另一边,莫青竹关心的问道。

  “没有啊!只是刚下手术台,有些累而已,”叶七看到了熟人,瞬间就把心里的不舒服放开了一些,脸上总算出现了一丝真实的笑容。

  “哦,是这样啊!这也是,你今天明明不用上班的,一个电话就把你叫来了,还在手术室呆了这么久,肯定是累坏了的,”莫青竹听到叶七的回答,倒是没有什么意外,毕竟他也是在手术室里做过手术的,那种超度精神集中不是随便一个人可以承受的。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一会我可以去请假,今天是我的夜班,大不了就是一个全勤奖,”莫青竹家里很有钱,用一个俗称来说,就是富二代,典型的喊着金钥匙出生的,那一点全勤真入不了他的眼。

  “不用了,等一会我来送他回家就行了,”叶七嘴里塞满了食物,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被花轻言抢先了。

  莫青竹看向满脸笑意的花轻言,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和叶七是发小,可从来没有见过叶七有这么一位朋友啊!

  “你是……”

  “我叫花轻言,和小七儿是……朋友,”后面的两个字故意拐了个弯,就像是可以加重了两个人的关系一样。

  小七儿!叶七惊悚的看向了花轻言,他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称呼也太过与女性化了一点!

  莫青竹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他和叶七一起长大的,自然也是知道叶七的取向的,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远离过他,也一直期盼着他能找到一个喜欢的,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了。

  “哦,是这样啊!那七仔还真是承蒙你的照顾了呢!他这个人脾气看着挺好的,其实完全是猫的属性,幸亏你能容忍他啊!”莫青竹意味深长的说着,别有深意的给了花轻言一个眼神。

  这话时什么意思啊!叶七看向莫青竹,怎么说的他好像一无是处一样,他有这样不能让人接受么!

  对于莫青竹的话,花轻言眼里划过一种【原来如此】的光线,然后对着莫青竹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不谢,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去值班了,”说完,拍了拍叶七的肩膀,有一种嫁女儿的心情,让他看上去有些慈祥的赶脚。

  看着莫青竹的背影,叶七分外的不解,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赶脚莫青竹很落寞呢!

  “吃完了没有,吃完了我就送你回家!”花轻言转头看向叶七,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嗳,那怎么行啊!”叶七一脸惊讶的看着花轻言,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就算是的士都很难找到,能做免费的高级轿车,他可是求之不得呢!

  “怎么不行,走!我送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