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 第374章 天网恢恢,人赃并获(二更)

第374章 天网恢恢,人赃并获(二更)

  那件事,已经时过境迁,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人提起了,怎么会在这时候突然被翻出来?

  黎薰儿才刚被陈嬷嬷扶着站起来,惊慌之下就只下意识的尖叫起来:“你胡说!”

  胡天明倒不是要针对谁,只是出于职责,想要将这案子查明而已,面上只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道:“拿到的两个凶徒现就在院外厚旨,若是太子殿下要亲审,微臣便将人传进来,如若不然……”

  胡天明说着,就又躬身拜了一拜:“郡主身上沾着皇亲,但枉死之人也都是殿下您的臣民百姓,既然有人指证郡主,微臣身为父母官,便不能视而不见,还请殿下降个旨意,准我京兆府暂时先将郡主提走看押起来,以便于日后过堂对质。”

  “胡天明,你敢!”黎薰儿慌乱起来,厉声的呵斥。

  陈嬷嬷唯恐她再不知分寸,连累了自己这些下人,就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死死的攥住了。

  黎薰儿惶恐不已。

  她大着肚子,身体本来就不如往常了,呼吸也急促起伏起来。

  朱雀楼的事,姜玉芝早就对萧昀和盘托出了,萧昀心里其实是有数的。

  虽然姜平之已经被逐出了姜家,可这件事要是翻到明面上来——

  姜家难免又要被牵扯出来说道。

  萧昀略一犹豫,便是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这座长公主府还真是卧虎藏龙,你们母女两个当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居然又牵连到谋害朝廷栋梁的人命案子上了。既然胡府尹已经拿到人犯帮凶了……那索性就带进来,本宫当面问了吧,也省得再拖到明日去了。”

  既然事情翻出来了,他就不能再有半点的偏颇——

  当然,一开始他也没有帮扶这两母女的意思。

  已经被拖到院子门口的庆阳长公主不由的打了个寒战,侍卫虽然松了手,她却浑身僵硬的保持着那个被拖拉的奇怪的姿势杵在那里。

  “来人!搬几把椅子来。”陶任之抬手招呼。

  马上就有侍卫进了屋子里,往外搬出了四把椅子。

  正在忙碌间,就听院子外面的花园里又传来一阵争执声,有人哭喊着叫嚷:“让我们进去!太子殿下在这里是不是?谋害我儿子的凶手抓到了是不是?我们要告状!我们要看看是哪个杀千刀的害死了我儿子!”

  随后又有旁人也跟着喊:“冤枉!冤枉啊殿下!太子殿下要为我们孤儿寡母的做主啊!”

  ……

  外面吵嚷声闹成一片。

  又过了片刻,就见何师爷满头大汗的跑进来,面色为难道:“殿下,大人!外面状元公和另外几位受害者的家人听闻凶手落网的消息都跑过来了,在长公主府门前长跪不起,要求见府尹大人。他们哭喊的已经惊动了四邻,卑职没办法,只能把人带了进来,这……您看……”

  胡天明回头来看萧昀。

  萧昀脸色铁青——

  他之所以急着在今夜就将此案审结,实在是不想再公然闹到京兆府的公堂上了,因为衙门升堂审案子,作为受害者家属是有资格去过听审的,届时一干相关人等在衙门门前哭哭啼啼的闹,事情很快又会再度风靡京城。

  本来他想将这案子断在长公主府的院子里,届时只需帖了告示昭告天下这结果便是。

  没曾想——

  居然还是没能躲的过去!

  不用问,又是萧樾的手笔!

  萧昀狠狠的横过来一眼,咬着牙冷笑道:“这三更半夜的,也难为他们不忘故人,既是如此,那便就都带进来听审吧。”

  说话间,侍卫已经将四把椅子在院子里摆好。

  萧昀对胡天明道:“本宫虽是太子,但也不好越权,再者事情又是和我们皇家沾上了的,按理说本宫也该避嫌,案子就还是由胡卿你来审吧,本宫旁听就是,该怎么审就怎么审,不用顾虑谁也用听谁的恐吓,今夜本宫就只要一个真相和明白!”

  何师爷正好引着一群受害者家属进来,一面叮嘱:“太子殿下和晟王殿下还有宫里的贤妃娘娘都在,殿下让你们进来听审已经是格外的恩典,一会儿你们只管站在旁边,不得传唤,不可随意插话,更不可胡乱走动,以免惊驾!”

  “是是是!多谢大人!我们懂规矩的!”众人连声答应着,又刚好听了萧昀这话,忽的就相继跪了一地,感激道:“多谢殿下大义,替我们主持公道!”

  当初这案子的受害者,多是寒门学子,只有一个是官户子弟,可家里官职也不高,平时见不到皇帝,再加上朝廷给了厚赏抚恤死难者的家人,这事情只在当时闹了一阵就消停了。

  可毕竟是一件大案,死伤又都是家里大有前途的顶梁柱,这些人心里都是怀着恨的,眼见着有机会严惩真凶了,自然个个激愤,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的……

  一个个红着眼睛,盯着庆阳长公主母女的眼神仿佛要吃人。

  黎薰儿的嘴唇蠕动了两下,本能的缩了缩脖子。

  几个人依次落座之后,胡天明就威严道:“把人犯骆小兵和尤长泰带上来。”

  “是!”衙役们高声应和,片刻就有人提了两个穿着旧衣,胡子拉碴的男人进来。

  两人进门就跪在了地上,也不敢看上座的人,只不住的磕头告饶:“大人,小民知错了,求大人开恩饶命啊!”

  胡天明道:“将你二人方才在大门口亲口供述的话再仔细的说一遍来听。”

  两个人趴在地上,互相对视一眼,是个子比较小的骆小兵开口说道:“是!小民二人本就是流落这胤京街头的混混,会一点木匠和泥瓦匠的手艺,平日里一直混迹街头,遇上有主顾了,就做工混口饭吃,没得活计做时……就也……就也偷摸拐骗一点来糊口,后来因为在下面的四岭镇上偷盗的时候打伤了人,在镇上的衙门关了小半年,今年年初刚放出来,就又回了胤京来讨生活。前面四月上,有个穿着体面的汉子找上我们哥儿俩,许了五百两银子,要我们装作木匠去朱雀楼做点活儿……”

  胡天明打断二人:“说具体点,是四月里哪天的事?”

  骆小兵想了下,看着有些费解,旁边块头大些的尤长泰就急急地道:“她找我们是初十前后吧,具体哪天小民记不清了,但是他交代的差事小民记得,就在四月十六,那日这届恩科放榜,状元和各位高中了进士的举子老爷们游街,小民故而记得清楚。那人先给了百两定金,让小民二人借着修葺家具的引子去了朱雀楼。”

  胡天明道:“他收买你们去朱雀楼具体是做什么的?”

  那人的目光闪过了一下,声音也低了下来,道:“是要小民二人趁掌柜和伙计不注意,卸了……卸了朱雀楼二楼和三楼的两条栏杆……”

  他话刚说完,旁边的骆小兵已经惊呼叫屈起来:“大人明鉴,大人冤枉啊,小民只是被人指使去卸了两条栏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