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大明元辅 > 第037章 你又是谁

第037章 你又是谁

  高务实离开京师之前的最后一站,是拜访大舅张四维和老师郭朴,两人分别与高务实做了一番恳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次日一早,高务实离京南下,开始奔赴广西上任。

  此次他南下广西,得了皇帝许可,可以带上武装家丁,因此特意调用了三百久经训练的家丁与他同行。

  这一次他带的家丁和过去几次都不同,由于此次乃是去山林密集的广西,所以没有带骑丁,三百人清一色都是步丁,不过还是配了马,有些类似于戚继光到蓟镇之后编练的骑马步兵。

  另一个最大的不同,则是这次的三百家丁全部光明正大的带着火枪,随行的辎重队伍里还载着足够的火药和弹丸,以及一些现银。

  高务实在南方没有什么势力,最深入南端的触角,就是此前从户部手里买下来或者说置换下来的原广州官港,高务实到了广西之后如果要调用钱粮或者其他物资,最近的渠道就是从广州调。

  不过此时的广西省府不是在南宁,而是在桂林,相对来说略远一些。而且广西既然地方不靖,调动物资自然也是有危险的事,所以在他出发南下之前,他把高孟男派去了广州坐镇。

  高孟男是大伯高捷的养子,此前一直在天津港和帅嘉谟一起经营港口、打造船队,不论是对于港口的经营调度,还是船队的了解,都已经比较有经验了,所以被高务实选派去了广州。

  当然,北方船队以沙船为主,这和南方的主流海船有些区别,不过高务实调任广西本来就是突发事件,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实际上他本来觉得帅嘉谟是南方人,调去广州港可能更好,但是高孟男毕竟顶着高姓,在广州反而更容易打开局面——广东当然也是有高党官员的,他们也许会卖高孟男一点面子,可换了帅嘉谟就不好说了。

  好在高孟男这次去广州主要是准备配合身在广西的高务实,所以真正需要的倒也不是尖底海船,而是内河航船,这个就简单多了,有钱就好办。所以高务实在派他去广州的时候同时,也在京华内部传达了命令,从收到命令的即日起,广州港的收益全部暂时停止往京师递解,一律留存在广州,等候新的命令再行调派,同时高孟男将可以使用这些款项。

  高孟男走海路南下广州,理论上比高务实到达广西肯定更快,所以他也提前得到了高务实的一些指示,有很多事情到达广州之后就要立刻操办起来。

  而高务实则会同刘馨及刘家家丁两百人,合计五百余人的队伍一同走陆路南下,十二日后先在新郑落脚。

  高母张氏已经提前得知了儿子最近的情况,高务实一到新郑,就被她派出的人接回了龙文雅苑。

  龙文雅苑的大门原本就是按照城堡级别打造的,应该造价不菲,但这次高务实回来发现这大门好像又重修了一次。

  他打量了一下,一眼看到大门外有个颇见雄伟而又雕刻精致的石制牌坊,上书“六首状元”四个鎏金大字,而两根靠中间的主柱上则是一副对联,上联曰:“六元及第,二百年来真魁首”,下联曰:“十年侍君,朕为文曲落书丹”。

  落款的字体小些,高务实离得远,看得不是很清楚,依稀仿佛有“奉旨赐状元坊”等字样。而龙文雅苑的大门前也立着高高的旗杆,旗帜张扬,上面也写着“六元及第”字样。

  刘馨与高务实并辔而行,见了此情此景,一脸倾羡地道:“高直指,你这状元坊,即便不好说是‘绝后’,但也一定是‘空前’了。”

  直指,是有明一朝对巡按御史的雅称,其来历是汉代的“绣衣直指”。“绣衣直指”亦称“直指使者”、“绣衣御史”。汉武帝天汉二年,使光禄大夫范昆及曾任九卿的张德等,衣绣衣,持节及虎符,用军兴之法,发兵镇压农民起义,因有此号。此非正式官名,绣衣本身代表的是受君主尊宠。而直指,以《汉书·百官公卿表》颜师古注引服虔曰:“指事而行,无阿私也。”

  所以,以绣衣直指来雅称巡按御史,既是对巡按御史受皇帝信重宠爱的肯定,也同时暗表巡按御史的“监军”之权。

  高务实听了刘馨这话,笑了笑,道:“我近来之际遇,也挺空前的。”

  刘馨并不知道高务实被贬三级的真实原因,所以在她看来,高务实完全是受了无妄之灾,安慰道:“以奴家所见,此事不过是慈圣太后借故发作,其本意应该只是告诫皇上勿忘祖制,直指不过是被迁怒罢了。况且,元辅与总宪是非分明,虽然贬官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