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宠妃 > 319.第319章 商道

319.第319章 商道

  朦胧天光透过窗纸,主屋寝榻上,慕夕瑶一丝不挂被宗政霖圈在怀中。雪肌嫩肤,粉嫩背脊紧紧贴在他胸膛。男人赤着上身,身下着了亵裤,臂膀被她小脑袋压住,一个晚上未曾挪动。

  “殿下,时辰到了。”卫甄在外小声禀报,就怕声气太大,惊醒了那位每每起身必定没好脾气的。

  缓缓睁眼,不过刹那,凤目已然清明。

  “嗯。”极低一声应答,欲行坐起,方才发觉被小女人睡得香甜压了胳膊。宗政霖神色温软,俯身吻在她侧颜。香香暖暖,水嫩嫩黏腻腻一个小人儿。轻缓抽出手臂,内力运行,片刻便恢复如初。

  昨晚上被他要得狠了,小女人不服气。睡前费尽力气,气鼓鼓拽了他臂膀拖到脑袋下枕着,口口声声“妾也得压回来才好。”话才说完,人已经模模糊糊嘟囔着闭了眼睛。

  掌心抚过她睡得毛茸茸的脑袋,六殿下眼底含笑。但凡能猫抓似的挠他两下,这女人从未客气过。

  披上外袍,替她整理好被角,宗政霖绕过屏风推门而出。今日,需与中军传讯,顺带往京里去信一封。

  待得巳时蕙兰进屋叫起,慕夕瑶照样不耐烦,抱着锦被,撅着小屁股蒙了脸面。

  “主子,您今儿不是还要去嘉和坊一趟?再不起身,过了午时两位小主子过来屋里,您哪里还有空闲时候?”

  佳艺坊开在锡城,慕夕瑶不得不暂时将其改名换姓。这时候北地不宜传出太过抢眼,与她有干的消息。

  说起正经事儿,实在赖不过去,只得磨蹭坐起。侧首便见萨仁支起窗户,外间一枝紫薇探出头来,桃红花苞含芳吐蕊,半面儿露在金灿灿日头底下。枝头一对儿鹅黄色翠英鸟被萨仁惊得振翅扑腾而去,看得慕夕瑶顿时来了精神。

  “主子,今儿定然能有好事儿。这大好兆头早早就找上门来,看着就叫人欢喜。”萨仁欣喜回头,面上满满都是笑意。

  翠英鸟,在锡城胡人眼中,便如喜鹊之于汉人,有着吉祥喜庆的寓意。

  慕夕瑶含笑颔首,少有早间没发了脾气。主子气色好,院里伺候的人自然也跟着个个喜气洋洋,干活儿都多了几分力道。

  自个儿收拾妥当,递了消息过去前边儿,老老实实交代出门一事,重点,是应了午前必回,定然会陪着殿下用饭才是。果然,十分顺畅便得了她家主子爷应允。昨儿晚上一番小意讨好,今儿早上如此识相恭敬,总算使得宗政霖满意。

  新盘下的铺子开在当街口,顶好的位置。对面儿就是锡城老字号布庄,嘉和坊恰好经营成衣首饰。客人在布庄选了面料,大多都会顺道过来瞧瞧。若是中意,也好一并在店里订了衣裳。家境好些的,还会在店里挑两件儿手钏绢画什么的。

  上了二楼,则是三间雅致包房,专为招呼达官贵人所用。与盛京城里规矩一样,做的物件样样都是只五六件儿便满了额度。再想要,就得提早一月下单,按着先来后到排队候着。

  最早从盛京城里刮出的这股稀罕风,如今早已传遍大魏,凡有贵主光顾店铺,大多有样学样,自觉是抬了身价。慕夕瑶也不怕因此露了痕迹。

  唯一叫她始料不及,却是宗政霖亲题那副匾额。明明央他换了柔和些的隶书,官场上那些个油头,依旧从中嗅出了不寻常。一手好字自然能招揽生意,六殿下一手气势内敛的藏品级墨宝,除了引来巴结讨好者众,旁的,竟还传出一宗叫她哭笑不得风流韵事。

  外间传得沸沸扬扬,这间店铺背后主家,便是最近声名鹊起“木槿夫人。”这位来头可不小。

  据府衙里门房偷偷透露,殿下初来锡城那会儿,每日都有熏着木槿香的方胜送到。虽说一并收下还有旁的许多雅致情笺,可惟独的,殿下对这木槿笺像是尤其看重。有一回不当心落了这方胜在地上,门房亲见卫大人脸色都变了,再捡起来,却是小心翼翼扑了尘土揣进袖兜。

  底下人暗自猜测,殿下除了众所周知林女官陪侍左右,恐怕,还是那位木槿夫人入幕之宾。锡城里,各家“贵夫人”,实则不过年纪轻轻便守了寡,继了夫家产业,手头殷实的风韵夫人罢了。谁在外头没有两个有头有脸,暗地里相好的勾搭着。

  这位木槿夫人,能绕过城西那位恶狠狠女人,向殿下讨来墨宝大摇大摆挂自家店门口显摆,可见不是个容易招惹的。

  因了这则流言,嘉和坊生意自开门那日便红红火火,竟带动得对街铺面也渐渐热闹起来。到如今大半月有余,因了官家夫人小姐,所乘车架小娇时有往来,竟至整条街都繁盛起来。

  “主子,到了。”娜仁躬身打起帷帐,慕夕瑶轻纱覆面,款款自侧门进了后堂。人还没坐定,就被一脸焦急模样的新任掌柜,见了救星似的巴望上来。

  “东家,您可算来了。”慕夕瑶亲自挑选那胡家绣娘,一见来人便感叹连连。

  “莫急,坐下说。”昨日雷家媳妇便送了消息,说有急事回禀,只可惜事有不巧,撞上六殿下回府。慕夕瑶分身乏术,自然得先顾了那位顶顶重要的。

  这新来掌柜心里急得不行,看东家这么不紧不慢,又不敢顶撞,只得跟在她身后,等这位安安稳稳落了座,奉过茶,才赶紧着接着往下说。

  “东家,六日前,咱对街巷尾也开了家叫‘想衣馆’的裁缝铺子。里面儿式样,件件儿与咱嘉和坊相似。不仅仿得像,价钱还便宜上许多。”更要紧,人来头不小。便是东家在外那“木槿夫人”的名头,也没压得过对方去。

  “如今都在传,那想衣馆,是太子妃娘家庶出一脉关二爷投的银子,给他家小妾开的铺面,只当是挣了平日零花。”

  慕夕瑶一口茶含在嘴里,险些没硬生生出了丑。这都什么乱七八糟,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太子爷名头,在小老百姓眼中,确实比她家殿下来得更具威慑。

  “便是如此,又当如何?”仿制罢了,终究落了下乘。

  “主子您是有所不知。那家请的绘图师傅,也是个有真本事的。您给描的花样,叫人看了去,再仔细琢磨着增减些笔画,做得又细致,到最后,竟得了比嘉和坊更好的声名。这两日,咱铺子里客人,许多都被拉拢了去。就连再下个月单子,数目也够不上了。”

  “你是说,有人在妾的图样上稍作改动,再借此抢了嘉和坊生意?”慕夕瑶搁了茶盏,已是不悦。

  “岂止如此,坏就坏在,昨儿又有风声传出,说咱嘉和坊售卖之物,都是拣了人想衣馆废旧样式,不只有盗用之嫌,还上不得场面。”

  哟,这还反咬一口了。慕夕瑶眸子一眯,盯着条几上蔷薇看得出神。

  在锡城开了嘉和坊,本是无聊时画了花样,舍不得丢弃。想着盛京城里佳艺坊管事****念叨北边儿早该开了铺子,这才一时勤快,盘了个铺面。这样也能被恶狗咬上,慕夕瑶心里实在不痛快。

  “太子妃娘家那亲戚,掌柜娘子用不着担忧。真要与太子妃走得亲近,哪个敢这么明目张胆往外面放话的?不过是狐假虎威,觉得此地离盛京路遥,消息传不到太子妃耳中罢了。这人胆儿大,不过沾亲带故的关系,也敢暗地里攀附上去。别说是寻了太子妃出头,妾看呐,当真出了事儿,他不忙着撇清,已是不错。”

  太子是个没用的,太子妃人虽不讨她喜欢,终究不是糊涂人。老爷子最厌烦便是各种勾勾连连,宫里宮妃都不敢这么提携娘家人,更何况只是储君正妃。

  “撇开太子妃这层关系,买卖上的事儿,咱堂堂正正用生意人手段解决便是。若是到时还有人寻事儿,便是告到官府,咱也是占了理的。”先安抚住人,慕夕瑶不慌不忙,脑子里转个不停。

  本来若是相安无事,这一片儿兴盛起来,大家都有好处拿不是?偏偏有些人贪心太过,想独吞了所有好处,也不怕吃撑了受不住。

  想踩着她成事儿?那人能生出这等馊主意,不狠狠给个教训,怕是今后各路麻烦接踵而至。

  “掌柜娘子,你且仔细听了妾说。”招呼人近前,慕夕瑶笑意苒苒,眼底精芒熠熠生辉。

  那雷家娘子听她说得头头是道,条条都是新鲜主意,眼中异彩连连,别提心里有多欢喜。这份差事,她得来不易。单就是掌柜这份工钱,也够她家里节省着开销两月,更别说东家大方允诺,月底要给的红利。只要东家生意做得下去,她是怎么也不愿离了开去。

  这日过后,锡城又出了怪事儿。凡是嘉和坊做的衣裳首饰,内测边角处,定然绣了“嘉禾”二字。店里也多了专门的绣样图册,留白处极为罕见,竟批注有每个花色得名由来。

  不止如此,嘉和坊斜对面儿原本那家卖胭脂水粉的铺子,如今,竟叫人匪夷所思,继想衣馆过后,这条街上,再多一家成衣店铺。

  大伙儿看好戏似的,就等着同一条街上三家店铺斗得你死我活,正好赶上渔翁得利。然则这事儿结果却叫所有人大吃一惊。

  转眼功夫,也就不过三五来日,本已显出颓相的嘉和坊,竟是起死回生,反倒几日内就芝麻开花似的,买卖红火得更胜往昔。再观余下两家,非但没能阻拦嘉和坊一枝独秀,当下,竟皆门口罗雀,生意惨淡得怕是不久就得关门儿歇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