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冷面总裁独宠小甜妻 > 第393章 应该不适合藏人

第393章 应该不适合藏人

  出国旅游……

  这下子曲柔和沈思辰狼狈为奸的证据就活生生的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了。

  董正楠不以为意,冷哼一声,“我派人找她,不过是因为她还坐着董太太的位置,自古江山易主都有虎符玉玺交接,想要脱下董太太这身桎梏,离婚手续自然也该办一办才是。”

  沈思辰咯咯啼笑,“你还是跟以前一样,铁石心肠,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把你这坚硬的心转而化为绕指柔。”

  “绕指柔?”董正楠反问一句,“女人对于我来说,只能是麻烦,就算真有一天我的心为某个女人化为绕指柔,她也不可能会成为我的软肋。”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

  她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董正楠赤红着眼,将桌上的东西推翻在地,这巨大的声响惊动了正在秘书办公室里的明楼。

  他仓皇而入,还没站稳脚跟,就听男人喝声道,“再加派人手,务必把沈思辰给我找到,就是掘地三尺,我也要看到她的骸骨,还有禾弋,她被人绑了,我得去一趟洛杉矶。”

  “是,董总。”明楼应下,想了想,又迟疑道,“只是……目前并没有太太的下落,您怎么知道她一定在洛杉矶?”

  “沈思辰发来的这张照片,这处背景我曾经去洛杉矶出差的时候见过,就算是那些绑匪要将她带走,飞机上带着一个被蒙着嘴的人太过显眼,为了掩人耳目,能去的地方自然不多。”

  ……

  两名壮汉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雇主的回信儿,不禁开始疑惑起来,“你说,雇主这么长时间没给消息,是不是不打算做掉这个女人了?”

  “谁知道呢?临阵跑枪的事也不是没遇见过。”

  高个壮汉看了看外面,小声询问道,“那要不,咱们也跑吧,别为了几万块钱,把咱这身家性命都搭进去,再说咱们把人质拖出来都已经四五个小时了,也该有人发现了,万一警察来了……”

  矮胖壮汉一合计,认同了他的想法,将昏迷后的禾弋挪到有大片油桶阴影的地方,站在门口看了又看,确保没什么问题之后这才离开。

  容修在房间里等到下午,到快吃晚饭的时候他又去敲禾弋的房门,这一次,房门被轻而易举的推开了,门后一片狼藉,简直不堪入目。

  他顿感不妙,房间里外查看一遍,没有找到禾弋的身影准备跑出去找的时候,突然发现门与墙的边际,有用黄色油漆写的几个数字。

  “505?”

  容修转了转眼珠,细细一琢磨,“5……5……505……,啧,这应该是禾弋留下来的,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的样子,眼瞳倏的放大,“5……S!505……SOS!救命!”

  禾弋有危险!

  他拔腿就往外冲,正好在楼下与疾步走进来的董正楠擦肩而过。

  董正楠也跟容修一样,扑了个空,不过在看到禾弋留下来的讯息以后,他立马联系当地警察调取从这里出去的所有人的监控录像。

  “停!这里!”他手指着电脑屏幕上,两个清洁工打扮,体型比较彪悍的男人,穿着打扮倒没什么问题,唯一让他觉得可疑的是这两个人手中提着那个深色垃圾桶。

  桶下有滚轮他们不用,却偏偏要用手提着,就说明这里面肯定装着什么东西,如果用滚轮去推着走的话,遇到门口的台阶,垃圾桶无法稳住桶身,势必会让桶盖打开,而那样,桶里面的东西将暴露在众人的眼皮之下。

  等于他们是绑匪的身份顷刻间曝光。

  董正楠又调取了门口有关这两个人的录像,发现他们把垃圾桶抬到面包车的后备箱里,自己则上了车,往西南的方向开去。

  他又细细斟酌一番,转而用流利的英文与警察对话,“这西南方向附近,可有无人的废弃旧仓库或者是较为隐秘的地下室?”

  警察沉了沉目光,大拇指摩挲下颌,摇了摇头,“废弃旧仓库没有,只有一个年前遭遇大火,现在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工厂,不过那个地方又脏气味又大,应该不适合藏人。”

  董正楠像是得到了救命绳索,拽着警察的领口,用充血的眼眶瞪着他,“快带我去!”

  那警察也大概是没见过他这么凶狠的人,连忙点头,开车带他去了那处荒废的旧工厂。

  如警察所说,这处工厂被大火烧的连处完整的地方都找不到,钢筋支架孤零零的衔在上面,燃烧过的灰烬还飘挂在那上边,风一吹摇摇欲坠。

  董正楠小心翼翼的踩在空处,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万一禾弋真的在这里,他发出一点动静岂不是打草惊蛇?

  这样不但救不了她,反而是将她置于危险之地。

  四五处空荒的地方都没找到禾弋与绑匪的身影,就当董正楠颓然准备离开时,距离工厂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房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房子的造型很破旧,看样子也是一个简陋的勉强能够遮风避雨的地方,他莫名生出一种预感,感觉禾弋就在这个房子里面。

  他伸手摸着怀里的枪,站在门口,一鼓作气踹开房子的门,这房子面积不大,却摆了很多油桶,粗粗浏览并没有找到禾弋。

  董正楠准备离开时,突然发现小房子的后面,有一片车轮轧过的痕迹,因为前几天刚下过雨,泥地还没有完全干,所以这个印记还是比较明显的,加之车轮的印子比较宽比较深,很像是面包车留下来的车轮印。

  这样想着,他又重新冲回那个小房子,果然在密集阴影的油桶后面找到了昏迷不醒的禾弋。

  脸色苍白,发根凌乱,气若游丝,像个垂死挣扎的人,这是他看到她的第一眼。

  董正楠顾不得想太多,打横抱起禾弋上了车,直奔中心医院而去。

  ……

  “什么?你们两个废物,居然没能杀了那个女人?”电话里,沈思辰尖锐的怒骂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