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冰山男神,太惹火! > 第470章 与众不同

第470章 与众不同

  北宫爵给灵云回完了消息,放下手机后也开始用餐。

  只是与旁人不同,他的面前有自己特有的餐具和菜肴,和所有人都是分开的,坐在一桌,却又与众不同。

  不过所有的兄弟对此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从小到大,只要北宫爵和他们同桌吃饭的话,都是如此的。

  一开始兄弟们很不能理解,有几个甚至为此闹了好几次,总觉得这样是北宫爵搞了特殊,就算他是嫡脉子孙,也不能这般优待吧。

  直到小时候有一次北宫良才在吃饭的时候故意去夹了北宫爵盘子里的菜,而且为了彰显自己的不满,他还特意夹走了北宫爵刚刚夹在筷子上的鸡肉,吃了没多大会儿竟然直接昏厥了过去,把所有人都吓得够呛。

  事后,北宫良才醒来之后不但没被安慰,还直接被爷爷罚去祠堂跪了三天三夜。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对此事有任何意义,也连带着再也没有人敢去争抢触碰所有北宫爵的东西了。

  餐后,兄长北宫嘉宇领着一众兄弟去正堂给爷爷请安拜年。

  穿过红木长廊,绕过两个门厅和花园,终于来到了正堂。

  此时,正堂的主位上坐着一位穿着黑色长衫、将花白的短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的老人,他看起来大概六十几岁,脸上已有皱纹,却一身正气、神采奕奕。

  这位便是从小将北宫爵带大的爷爷,也是北宫家这一代的家主北宫厉。

  在北宫厉的下首两旁,各坐着几个中年人,全是北宫家如今的顶梁支柱们,大多是和北宫爵父亲同辈的,也有一两个是北宫厉的同辈兄弟。

  北宫嘉宇和北宫爵领着兄弟们走进正堂,很是规矩的向北宫厉和各位叔父伯父们行了礼。

  整个正堂,无论老幼,全都是男的。

  这也是北宫家的另一个规矩,男儿入厅堂,女儿呆闺房。

  北宫家不是只有男子,也是有女子的,只是所有的北宫家女子从出生开始便被分派去了分家养育,北宫本家从不养女子,即使是嫡脉女子,也会在出生后被送往分家。

  在这个家里,男尊女卑是不可逾越的规矩。

  北宫爵从出生后,便从来没有看过北宫家里其他的女孩儿们,自幼跟他一起长大的,只有身后那帮兄弟们,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姐姐或者妹妹。

  行完礼,北宫嘉宇领衔,开始向北宫厉庆贺佳年,长幼之分,从长到幼依次拜年。

  北宫厉也会在每一位孙儿拜年后给上红包压岁钱。

  北宫嘉宇是长兄,说的贺词很是有诗意:“归奔万里共团圆,热酒烹肴换旧联。一度忧欢挥袖去,心花意果在新年。孙儿在此恭贺爷爷新春大喜,年年岁岁又年年!”

  北宫厉嘴角抿起浅笑,有几道皱纹被牵起,给这位一身正气的老人平添了一些慈和。

  “好,嘉宇每年的恭贺词都是最诗情画意的,爷爷很喜欢。”

  北宫厉说着便给北宫嘉宇递上了一个红包,领了红包的北宫嘉宇道谢后往后退开,给兄弟们让开了道路。

  北宫爵上前,向主位上的北宫厉深深的鞠了一躬,声音平缓的说:“孙儿北宫爵祝爷爷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主位上的北宫厉看着北宫爵,嘴角的浅笑淡了下去,恢复了一脸的平静:“从你三岁开始,每一年的恭贺词都是这一句,一个字一声语气都不带改的,你没有说烦,我听都听烦了,本来以为你今年外出了那么久,回来好歹也改了些秉性,怎么这句话还是没改?哪怕你多加几个字,我听着也舒心些啊!”

  北宫爵闻言,抬头看了北宫厉一眼,想了想,便开口如他所愿的加了几个字:“孙儿北宫爵祝爷爷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北宫厉:“……”

  众人:“……”

  偌大的正堂,鸦雀无声,然而所有人都在忍着笑意。

  良久,北宫厉一脸头疼的扶了扶额:“你还真是听话,让你多加几个字,你就真给多加了四个字!我是该说你孺子可教还是该说你朽木不可雕?”

  北宫爵继续弯腰站在原地,不发一语。

  北宫厉看着这个孙儿,叹了一口气,还是伸手拿起了一个红包:“起来吧,给你。”

  北宫爵立起了身子,上前双手接过北宫厉手上的红包:“谢谢爷爷。”

  北宫厉哼了一声:“你若真谢我,就收敛些脾气,翻过年你就二十九了,三十而立,你也该是时候为北宫家开枝散叶了,你兄长嘉宇儿子都六岁了,你还想折腾到什么时候?”

  北宫爵抿唇:“孙儿自有打算。”

  北宫厉蹙眉,伸手拍了拍桌面:“自有打算,自有打算,这句话你都说了多少年了?我不管,我跟祁家已经协商好了,过了年你就去跟祁家孙女见一面,合眼的话就……”

  哪知道北宫厉话还没说完,北宫爵便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爷爷!我说了,我自有打算!”

  正堂里的气氛瞬间变得低迷,因为这是第一次北宫爵打断了北宫厉的话,这样不恭顺的事情,在北宫家是严令禁止的,打断长辈的话定会受罚!

  所有人都看着北宫爵,一脸的同情。

  北宫厉面色铁青,看着在自己身前站的笔直,目光毫不畏惧与自己对视的孙儿,他怒不可揭。

  “北宫爵!你当真是反了天了!竟然敢打断长辈的话?”

  北宫爵低头:“孙儿错了,孙儿愿意受罚!”

  北宫厉瞪圆了眸子看着北宫爵,不惜受罚也要打断自己的话么?

  短暂的沉默过后,北宫厉开口:“嘉宇,把他带下去行家法,你亲眼在一旁执法,若是让我发现你放水的话,就跟他一起受罚吧。”

  北宫嘉宇看了北宫爵一眼,最终只能上前点头:“爷爷放心,孙儿定不会知法犯法。”

  说罢,刚要请北宫爵跟自己出去,后者已经转身率先出了门,他只好赶忙跟了上去。

  正位上,北宫厉看着北宫爵消失的背影,面上的怒气却越来越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