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校草制霸录 > 五十六、签售会(一)

五十六、签售会(一)

  就在葛钧天为两位得意弟子——不对,只有一位令他满意,另一位只会让他着急上火——在京城四处奔走的时候,江水源也在淮安忙得脚不沾地。

  其实也不是忙,就是有事没事儿就被彭旻拖着到处迎接各路神仙,包括出版社和锦衣服饰的高层、教育部门的领导、大小媒体的记者以及彭旻花钱请来的“托儿”。江水源要随时根据各路神仙的身份地位以及彭旻的介绍,在好学生、乖宝宝、天才、艺人等诸多身份中进行无缝切换,表情、动作还不能有违和之处,短短两天,江水源已经感觉面部肌肉有了抽筋的迹象——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脸都笑烂了”吧?

  江水源有心请个工伤假,回去好好修养一下,结果一回头就看到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老爸、老妈,心里只能默默悲叹:我还是三过家门而不入吧!

  季逊和乔知之是韩先汝老先生陪着来的。

  甫一见面,矮矮胖胖的季逊便笑眯眯地表功道:“江小友,我们可不是来打秋风、吃白食的!我和韩老哥、还有竹竿,三个人凑了份礼物给你。不过这份礼物你现在看不到,等哪天看到了,别嫌弃我们多事,记得是三位老哥哥的心意就行!”

  现在看不到,那不就是空头支票吗?

  江水源嘴上可不敢有丝毫不敬:“季老、乔老、韩老先生,你们都是学界的泰山北斗,只要你们能大驾光临,就是最好的心意、最贵重的礼物,还要送什么东西?不是折煞我这个后学末进吗?”

  韩先汝中气十足地补充道:“其实也不算什么礼物,就是帮你省点力气,免得你为一些细枝末节、无关紧要的东西耽误宝贵的时间。都说男儿三十不学艺,虽然不全对,但也无大错,意思就是你年轻时读的书、学的知识,对你终生展都具有重要意义;等步入中年,虽然也还可以学,但基本上就跟狗熊掰苞谷一样,前边学后边忘、一边学一边忘。所以说,这个礼物也不算太差。”

  乔知之板着脸最后总结陈词道:“无论如何,终归是我们三个老头子的一番心意!”

  你们到底送了什么宝贝?该不会是为了节省我恋爱结婚生子的时间,直接把乔知之的宝贝孙女绑来当贺礼吧?这、这好像违法啊!江水源尽管听得一头雾水,但还是深鞠一躬以示感谢:“谢谢三位先生厚爱。”

  季逊晃了晃粗短的手指:“不用谢我们!如果你真要心怀感激的话,那陪我们三个老头子玩个小游戏,如何?”

  别看彭旻在旁边和媒体记者聊得热火朝天,其实一直竖着耳朵听江水源和季逊等人聊天,随时准备抓住可以利用的新闻热点。此时闻言马上凑了过来:“季老,您想和江水源玩游戏?玩什么游戏?”

  季逊笑嘻嘻地说道:“江小友的书名不是叫《国学论难史话》吗?国、学、论、难、史、话,正好六个字,那我们玩简单一点,来个唐诗集句联。我和韩老哥、还有竹竿分别出上联,包括国、论、史三个字;江小友对下联,要分别包括学、难、话三个字。如何?”

  彭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心惊胆战地说道:“季老,您这未免太难了点吧?据我所知,集句联在古时候就是高难度的文房雅戏,您再规定是唐诗,而且还得嵌字,难度增加了不止一个数量级。只怕就是大学国学院研究唐诗的教授来,也——”

  “难吗?”季逊笑着反问道。

  彭旻和一干吃瓜记者连连点头:这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已经难到了飞起,好吗?不说别的,普通人可能连《唐诗三百》都背不全。好吧,就算背全了《唐诗三百》也然并卵,你在能用它来对对联吗?毕竟背诵是一回事,运用是另一回事!

  如果不是有其他人在场,彭旻都想质问他几句:老爷子,您知不知道我们花钱请你过来是干嘛的?是让您来站台的,不是让您来拆台的!你既然收了钱,能不能有点职业道德?!

  谁知季逊再次晃了晃他那粗短的手指,:“那是因为你们不仅笨,而且懒。”

  “可我自觉不笨也不懒,照样对不出唐诗集句联来,那是为什么?”季逊话音未落,就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人群外搭茬道。

  彭旻像是遇到了救星,忍不住欢呼一声:“童老,您来了!”

  江水源顺着声音望去,便看见了北平师范大学国语系童天申教授,身边还站着震旦大学国语系曹问道教授、两江师范大学国文系严可初教授,都是去年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时见过的名家,想来他们也是受到锦衣服饰的邀请,所以联袂而来。他连忙问候道:“童老、曹教授、严教授好,感谢你们屈尊莅临!”

  “老童,你也来了?”看来季逊也认识童天申,“你对不出唐诗嵌字集句联是因为第三个原因,你还不够天才!”

  童天申点点头:“这一点我承认,我天分确实不高。但天才就能对出你的唐诗嵌字集句联吗?我表示怀疑。”

  “那我就证明给你看看!”季逊对江水源说道:“那咱们游戏开始?”

  江水源腼腆地笑了笑:“我原先有些笨,幸好最近不懒,我姑且试试吧?”

  季逊点点头:“好,我出的上联是‘会取安西将报国’,出自唐代张籍的《赠赵将军》,其中有个‘国’字,你对的下联中应该有个‘学’字,并要说出作者和诗名。给你五分钟时间?”

  韩先汝忍不住笑骂道:“季老头,看来你是蓄谋已久啊!否则就凭你的本事,你会知道张籍还有一《赠赵将军》?还说给人五分钟,我出个上联,给你一个小时,还允许你翻书找答案,看你答不答得出?”

  季逊丝毫不恼,依然弥勒佛似的笑容满面:“我是答不出,可我知道有人答得出啊!是不是,江小友?”

  江水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侧头思忖片刻后说道:“下联我觉得可以用杜光庭《题鸿都观》里的‘深隐云林始学仙’来对,不知季老觉得如何?”

  “会取安西将报国,深隐云林始学仙?好!”季逊还没有回答,童天申和彭旻先异口同声叫起好来,其他人也随之纷纷鼓掌喝彩。

  季逊面有得色地看着众人:“怎么样老童,我就说有人能对出来吧?”

  童天申冷哼道:“那是江水源的功劳,关你何事?”

  季逊懒得和童天申斗嘴,冲乔知之说道:“竹竿,该你了!”

  乔知之板着脸,依旧是苦大仇深的样子:“在来之前,季逊他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结果他又没说清楚,我还以为要一句上联中要包括‘国’‘论’‘史’三个字,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句唐诗叫‘清论尽应书国史’。估计要找一句包括‘学’‘难’‘话’三个字的唐诗作为下联,应该很难吧?”

  江水源苦笑着答道:“不是很难,应该是没有!”

  乔知之点点头:“那你说出这诗的作者是谁就行。”

  江水源道:“这诗作者为唐末五代时的徐夤,他字昭梦,莆田人,登唐昭宗乾宁元年(89o)进士第,授秘书省正字。后回乡依王审知。他的赋在当时非常有名,被誉为‘锦绣堆’。乔老提到的这句诗出自他的《寄华山司空侍郎二》第一。”

  季逊却连连摇头:“说出作者和出处没用,对于你来说,把全诗背出来都轻而易举,何况这些细节呢?你还是对个下联吧!”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