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最强兵王 > 第428章 圣人法度

第428章 圣人法度

  云贵省。

  东阳市,渭水镇。

  碧空如洗的蓝天下。

  曾得当地政府数十亿龙国币投资新建的大型避暑山庄内,所有人目光全都汇聚于武扬身上,眼中充满着浓浓的期盼、疑惑、嘲讽、不屑、怜悯……

  人生百态,不一而足。

  武扬曾只身闯欧洲,灭万军,斩航母,后更杀入当世第一巨无霸国家米国,令这个在地球上称霸一个世纪之久的超级大国,俯首帖耳,战栗惊魂。

  其人种种壮举,开黄种人之先河,即称史上之最,当世第一人,也丝毫不为过。

  但另一边,手持天师令的青年道人,同样来头不小。

  姑且不提什么龙虎山掌教之子,修法界数百年不出的法武双修顶级奇才,单是一个人仙门徒,圣人后裔,就足以让他傲立于世界强者之林。

  便是和很多千年大派,如天门第一宗天神宫宫主化自在、全世界排名第一的暗黑界大势力意大力黑手党党魁之流,都能平辈论交,谈笑风生。

  若是再加上他手持着的那枚天师令,胜利的天平到底会往那方面倾斜,人群还真不敢确定。

  “龙国小子完了。”

  西方暗网上,有暗黑界强者透过各国间谍卫星监控到现场一幕,发出叹息的声音。

  “那个男人,当他横扫整个西方世界,把当世第一强国米国踩在脚下匍匐求饶时,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惊才绝艳?可惜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去招惹自己国家那些老神仙。”

  “一代强人,沦落如斯,可悲,可叹,可泣……”

  龙虎山人仙强者张天师,虽有数甲子未在世间行走过,但他身前身后闯下的各种威名,建立的各种传说,从不曾真正消弭过。

  尤其是在一些年龄获得够长,对世界暗黑界历史了解颇深的老牌欧洲强者心中,张天师的份量,只会与日俱增,与真正的神明无异。

  当然,也有很多年轻气盛,不识人仙之威的中青年超凡者,在论坛上公开发言,提出质疑。

  可那种言论,刚刚才出现,随即就被无数的科普帖给掩盖下去了。

  在无数反驳的声音中,尤以身份最神秘,可眼光却最卓著,看事情最准的创世纪ID,份量最重。

  创世纪的帖子很简单,总共也没有几句话。他只是在帖子中提出疑问,“诸位,想必大家对于黑暗种族血族之祖该隐之名,早已经如雷贯耳了吧?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便是强大的血族之祖该隐,面对龙国号称圣人的人仙强者张天师,也得

  恭敬面对,不敢稍缨其锋。”

  疯了。

  神秘人创世纪的帖子,就如同死神给凡人下发的死亡通知书,一锤定音,让世人真正见识到了古龙国人仙圣人的强大,让全球东西方所有闻知此事的暗黑界强者为之疯狂。

  在遥远的东方龙国,江湖网上,虽然对这次的事件,对于武阎罗和龙虎山张天师之间的争锋,稍有争论。

  但那种争论,并不强烈,只是在最初的时候,出现了不少支持武阎罗的声音,随后,就在大批有身份有来历有眼光有见识的江湖前辈“谆谆教诲”下,给彻底扑灭。

  可以说,此时此刻,全球所有通过不同手段知道这起事件者,尽皆或主动或被动站到了龙虎山张天师的一方,对武扬发出或怜悯或讥讽或感叹或不屑的复杂言论。

  不过这些事情,对于现在的武扬来说,却是全然不知情的。

  就算知道,估计他也只是一笑置之,完全不会当成一回事。

  夏虫不可语冰。

  些许蝼蚁败犬的哀嚎,试问他武扬怎么可能真正放在心上?就在他准备一步跨出,把眼前的张惊雷连同他手上持着的那枚什么狗屁天师令,一同撕碎,踩在脚下时,却不想,一直站在他旁边的碧月师太,就好像着了魔一般,竟然大力甩开他的手,朝对面的张惊雷

  大声求饶起来。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小武没有错,他更没有任何冒犯张圣人之心,你们不能这么做,求求你们放了小武吧……”

  师太嘴里说着话,整个人已经朝前面扑去,一边给张惊雷抱拳作揖,一边就欲朝他脚下跪去。

  不过,她才刚刚冲出去两步,还没有靠近张惊雷三米范围,就被一道划破长空的指芒点中身躯,口喷鲜血,凌空倒飞而去。

  “聒噪!”张惊雷看都不看碧月一眼,只是仰首望天,一副孤傲绝世的模样喃喃自语道:“天师令前,如圣人当面,任何人未经请示入其三米之内,都是一种对于圣人的亵渎,冒犯,姑念你救人心切,本公子免你死罪

  ,但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他字字铿锵有力,个个激昂,如述说某种铁律,法则。

  言语明明嚣张到极点,但因代表圣人施法,人群之中,哪怕强如天神宫副掌教龟化龙,武当山长空道人、全真教丘南阳,也只是频频点头,目露赞许,绝不会有半分被冒犯的感觉。

  圣人,本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据说在龙国古时候,人仙圣人,一言可夺人生死。便是坐拥江山国器的九五至尊,人间帝王,在圣人面前,也只能执晚辈礼,垂耳下首,不敢稍越雷池半步。

  见到满场人对于天师令既惊且惧的复杂眼神,张惊雷更显得意,再次望着武扬沉声道:“凡人武扬,刚刚本公子的话,你可听清楚了?若是你没听明白,本公子可以代我家圣人老祖再说一遍……”

  不过此刻的武扬,早已身入人群,落到了碧月师太的旁边,整幅精力全都投入到碧月的身上,又是给她渡入真元疗伤,又是好言宽慰,细心劝说,哪里听得进去张惊雷半个字眼。

  “嗯?”

  张惊雷皱眉,沉吟稍许,又一次提高声线道:“凡人武扬,我问你,刚刚本公子的话,你可听清楚了吗……”

  “小武,不要冲动,答应我,千万不要冲动……”

  地面上,闻听张惊雷连番威胁,哪怕不久前才被张惊雷重伤欲死,碧月还是仅仅抓住武扬的手臂,苦苦劝慰,“答应我,就答应我这一次好吗?向道长服软低头,祈求他的谅解……”

  “碧月,你这又是何苦呢?”

  武扬摇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你明明知道,当今世上,我所在乎,牵挂的人,一共也没有两三个,其中,你就排在前面,现在有人当着我的面重伤你,如果我还是龟缩不出,那还是男人吗?”

  “我不在乎,小武,我真的不在乎,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平安无事,我什么都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武扬蓦地转身,终于把视线落在张惊雷的身上,进而一步步朝他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