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穿成总裁前女友 > 138.第 138 章

138.第 138 章

  此为防盗章  第七章

  语闭,头也不回的离开。

  刘锐回头望了望总裁办公室,又赶紧追上去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大叫:“我等着你跪着来求我!”

  跪?

  她楚朝阳只会站着死,不会跪着生!

  她脾气看着软和,确实外柔内刚的类型,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别人越是压迫的厉害,她越是反抗,哪怕被折断。

  这样不圆滑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娱乐圈,受不了委屈,吃不了亏,做不到忍气吞声,所以她在娱乐圈混了十年,依然只是一个半红不红的影视歌三栖艺人,即使曾经也红过一段时间,也很快过气。

  还是演了些女配角,又参加了些综艺节目,才又有了热度。

  只是再怎样的硬气,在她走到公司下面,被黑粉包围,泼了满头大粪的时候,她依然懵住了。

  粪便泼过来的时候,她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条件反射的转过身,用自己的身体将怀中的小澄光牢牢的护在怀里,那腥臭无比的粪便泼了她满头,难以忍受的恶臭瞬间充斥在她的鼻腔。

  那一刻她是懵逼的,有种‘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的’的茫然感。

  紧接着是愤怒,委屈,害怕等各种情绪扑面而来。

  无数的记者对着她拍,无数的话筒戳在她脸上,无数恶毒谩骂的声音和伸过来想要揍她的拳头和手臂淹没了她。

  那一刻她本能的向后退,本能地护着怀里的孩子,本能的知道她得赶紧离开,她不能被他们推到,不然怀里孩子会被他们踩到。

  她从未有一刻是这样的狼狈,狼狈的仿若身在地狱。

  看着公司大楼下的乱局,刘锐深深的吸了口烟,问身边的人:“你做的?”

  说话的是个极为年轻甜美的女人,她看了眼上面,眸光流转,轻笑道:“不这样,怎么能让总裁彻底厌了她?”

  楚依萱那张脸的杀伤力,即使她不想承认,也难免记恨那张漂亮的过份的脸。

  现在她被泼了满脸粪便,这些照片很快就会传遍网络,她就不信总裁看到这些照片后,以后再看到楚依萱那张脸,还能硬的起来。

  以后所有人看到她那张脸,就会想到她满脸大粪的样子,只要想到这一点,她就痛快地笑了起来。

  刘锐也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夹着烟的手指点了点年轻女人:“你呀。”接着也畅快的笑了起来,“做得好。”

  “总裁硬不起来,总有人能硬的起来。”他目光阴狠的朝楼下看了一眼,缓缓吐出一个眼圈:“给脸不要脸。”他弹了弹烟灰,镜片在阳光下泛着光:“我已经和《超级新歌声》打好招呼,如果没意外的话,你会是这届《超级新歌声》的冠军。”

  女人闻言轻轻侧脸甜笑:“谢谢刘哥。”

  《超级新歌声》苹果卫视在去年举办,由星空传媒赞助的针对女性的大众歌手选秀赛,为的便是为苹果卫视选出实力与人气兼具的音乐人才,只要喜爱唱歌的女性,不分唱法、不计年龄(16岁以下需家长陪同)、不论外型、不问地域,均可在指定唱区城市免费报名参加。

  今年星空传媒赞助联合苹果卫视举行这个唱歌比赛,为的也是推出星空传媒将要力捧的新人。

  原本星空传媒是在力捧楚依萱,还特意制作了几首歌曲,准备趁热给她出专辑的,现在这个专辑只能由别人来唱了,可惜其他人都还不具有楚依萱的人气,《超级新歌声》便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可以先在《超级新歌声》上打出名气,紧接着立刻宣传造势出唱片。

  和刘锐说话的女生便是星空传媒接下来将要力捧的新人之一。

  楚朝阳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的,她只是紧紧的抱着小澄光,不停地拍着他的背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不怕不怕,乖乖的,妈妈带你回家,不怕啊。”粪水混合着腌臜物黏糊糊的黏在她头皮上,顺着发丝淌到她颈脖和衣服里,恶臭难闻。

  眼泪不知不觉间模糊了视线,一股难以言喻的委屈与愤怒淹没了她。

  她长到三十岁,从未遇到过如此恶劣的事件,哪怕在娱乐圈遇到的捧高踩低、阴谋算计、勾心斗角、被穿小鞋,也从未像今天这样遭受过这样的侮辱。

  是的,侮辱。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哪怕被生她的人扔了,但院长慈蔼,照顾他们的阿姨虽然不能每个人都能照顾到,但也不曾虐待过他们,还能吃饱穿暖。

  她人不特别聪明脾气还硬,长的不特别出众却也算美女,虽然不会长袖善舞性格也不够圆滑,但上天却给她别样的天赋,天生一副仿佛被上帝亲过的好嗓子,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唱着自己喜欢的歌,赚不多也不少的钱,偶尔回孤儿院照顾弟弟妹妹们,生活安平静又安稳。

  她身体一直在微微的发抖,她将小澄光放在副驾驶上的时候,小澄光紧紧抓着她衣服不放手。

  还是她轻声哄他:“宝贝乖,乖乖坐好,妈妈带你回家好不好?”

  她没发现自己已经浑身颤抖,强忍哽咽。

  小澄光沉默地看着她,小手微微触碰她的脸,沾上了她脸上的泪水。

  她这才知道自己哭了。

  开车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将油门当刹车,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抱着小澄光去浴室,她看到镜子中那个陌生的狼狈的鼻青脸肿的自己。

  她已经确定这不是梦,没有梦会如此真实。

  她可能是真的穿到书里,至于原来的楚依萱哪里去了她不知道,或许在她的身体里,或许消失了。

  她不知道。

  可她希望原主在她的身体里,至少她还用另外一种方式活着,好好的活着。

  她将小澄光和自己衣服都脱光后,站在莲蓬头下面冲水,挤了满满一手心的洗发水,洗了一遍又一遍,身上也搓了一遍又一遍。

  她将自己和小澄光洗的干干净净,直到她觉得终于不再有那种恶心黏腻的感觉了,才从浴室出来,看着镜中的那一头海藻般浓密乌黑的长发,她只想一刀剪去,仿佛这样才能将那满头粪便的感觉一起剪去。

  可她现在根本不敢出门,她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疯狂的黑粉和狗仔。

  洗完澡,她在房间里翻找,终于在保险柜里找到两张房产证和一些珠宝首饰。

  保险柜的密码在手机的备忘录里,不光是保险柜密码,她所有的密码都在备忘录存着,估计是原主怕自己也忘了。

  一张房产证是这栋别墅,还有一张是市区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户主上的名字都是原主楚依萱的本名——楚朝阳。

  别墅就是现在住的这栋,杜景坤送的,房子是她自己买的,还有一些首饰,大多数都是杜景坤送的,也有一些是赞助商赞助的。

  十几岁就跟了杜景坤,她也着实大红了两年,可惜她的钱全部用来买包买衣服买首饰,如此大红的两年,不过几百万存款。

  她在保险柜中还翻到一本户口本,上面没有小澄光的户口,只有一张他的出生证明,而按照出生证明上小澄光的出生日期算,这个看上去不过一岁多的孩子,实际上还有两个月就满两周岁了。

  在原著中,在提起男主相貌时,也提到媒体评价刚出道的男主他妈的相貌,是惊为天人的美貌,一代艳星,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男主完全遗传了他妈的美貌。

  一代艳星。

  楚朝阳觉得,还是卖房子吧。

  她将别墅做了市场估价之后,挂到房产中介那边去卖,还有原主那辆骚包高调的红色跑车,同时委托了拍卖公司,将保险箱内珠宝首饰拍卖。

  还有原主满柜子的衣服、鞋、包全都拿去卖。

  只留下原主的那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不是她不想卖,而是她不能卖。

  小澄光两岁了,原主都没有给他上户口,原因嘛,大概是想让杜家把他接回去上在杜家?

  她查了一下,在本市,只有全款或者还完贷款买的房子才能给孩子上户口,这套房子刚好是全款买的,所在的小区安全性非常高,安保很严格,很适合目前条件下,她带着孩子居住。

  至于原主回来看到自己的别墅、鞋子、衣服、包被卖了会是什么表情,她也管不了了。

  总不能她替原主去拍三级片去陪酒吧?她才不干(▽)

  前世她过气之后,之所以还能去演戏上综艺,也是因为她一直谦卑的态度和早期结下的善缘。

  不管别人是不是说她心机,这对她来说不过举手之劳,可这样的举手之劳,有时候却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或许是她的出身限制了她吧?她总是不自觉的把自己放在照顾人的一方。

  到了古裔正的工作室,她将保温桶放在桌子上,对刷完牙洗完脸出来的古裔正说:“我给你带了饭,我妈手艺挺不错的,你尝尝。”

  古裔正还挺意外的,懒洋洋的走到桌子边,打开保温桶,上面一层是糖醋虾和西兰花,下面一层是山药排骨汤,最下面是温热的饭。

  都还冒着热气。

  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他都这么一直浑浑噩噩的,其实两年之前他的性格就不是外向的,忧郁而沉默。

  他喝了口汤,默默吃完。

  他在吃饭的时候,楚朝阳就在里面练歌。

  他这才知道,她对这个世界的歌曲有多么陌生。

  “你以前都不听歌的吗?”古裔正不可思议的问她。

  楚朝阳沉默了一下,无辜的望着他。

  她怎么说?她什么也不能说。

  后来没办法,只好他给她选歌。

  他选的每一首歌她都不会唱,就像第一次听一样,不论是中文歌还是外文歌。

  “我真怀疑你这些歌是怎么写出来的。”古裔正说。

  不是我写的。楚朝阳在心里说。但她和古裔正还不熟,没有直接说出来。

  这是她的秘密,她不可能见到一个人就告诉人家,这歌不是我写的,我只是翻唱。

  古裔正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对这些古今中外的经典歌曲一无所知的人,会是写出《沉默是金》《人间》那样好词曲的人。

  那几首歌,随便哪一首拿出来,都足以做一张专辑的主打歌曲。

  可他又觉得不奇怪,她不了解这个世界的歌曲,但她对音乐的理解力和悟性却非常高,吉他也弹得很好,据她说还会弹钢琴。

  结合她此前的经历,这几首歌曲确实符合她的心路历程,如果不是她写的,这样好的歌,过去从未出现过,若是被写出来,早已被人所知。

  楚朝阳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笑笑。

  “你现在时间很紧。”他挑了几首歌出来:“这些都是我根据你的声音挑的歌,你先拿回去。”

  自从她回去的太晚,小澄光生气之后,她就每天尽量早点回去。

  她走之前,去拿保温桶,他忽然说了句:“谢谢。”

  楚朝阳仍然只是笑笑,接下来每天,只要她来古裔正这里,就会给他带饭,还给他买了很多蛋糕面包肉脯之类的干粮和水果。

  她身上钱是不多了,可买这些还是够的。

  古裔正很不擅于面对别人的关心,他更适应于别人冷漠疏离的态度和方式。

  早上起来,他望着放在桌上的一大包零食和水果,望着隔着厚重的窗帘所透射进来的一点微光,不知为何,伸手拉开了已经两年没有拉开的窗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