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魔禹圣世劫 > 第50章 虺龙

第50章 虺龙

  送到永境寺和琊云门的信件已有几日,各路医家尝试了几乎所有能想到的办法,却依旧控制不住疫情的蔓延,且逃难至鸿蒙山脚下的人中,也不可避免的开始大面积传播。

  因为鸿蒙山脚下逃难至此的人越来越多,密度也越来越大,这本就对瘟疫的传播提供了极佳的条件,更可怕的是瘟疫所带来的并不只有死亡,还有许多人发生了变异。

  变异多发生在深夜,没有人分辨的出那些感染瘟疫的人究竟是会死,还是会变异。而变异的人有目击者描述头上生得一双短壮的犄角,手脚也长出适合划水的蹼,浑身长满了蓝绿相间的鳞片,在月光下反射出如水波般的涟漪。

  这些变异的人若不是受到阻拦或是威胁,很少会去袭击与伤害别人,而是会跳入黔水向上游不停的游动,好像有某样东西在呼唤着他们。

  兮夜剑派得到这个消息皆大为震惊,决定不再被动的等待永境寺与琊云门的到来,先一步出动本派弟子前去调查。

  “左轩、乔墨,你二人带几名弟子先行前往黔水上游调查,待永境寺与琊云门的人来了,再与你们汇合。”霍凌浩将二人叫到身前,交代道。

  二人领命离去,莫易来到霍凌浩的身旁,眺望着滚滚的黔水,又收回目光注目着山下的难民,道:“师兄,我总觉得这件事太过蹊跷,兮夜剑派创派已有千年,从未发生过如此诡异的事情,会不会与九黎冥州的魔道两派有关?”

  “若真如师弟所料,魔道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我兮夜剑派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剿灭他们!”霍玲浩将拳头握的咔咔作响。

  左轩与乔墨分别带上了自己得意弟子扶盈、萧天飞向黔水的上游御剑飞去,这一路的黔水中出现了越来越多逆流而上的变异人,这些变异人争先恐后不知疲倦的游着,仿佛前面在等待他们的是毕生的希望。

  左轩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怜悯之意,被乔墨看在眼中,暗自感叹,他这位师弟虽修为品阶比他高,但平日里太过优柔寡断,少了几分坚毅决绝,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他的成长。

  “左轩,有些事并不是我们的过错,何必这般自责。”乔墨看向左轩于心不忍的说道。

  “师兄,咱们自诩名门正派,以天下苍生为先,可如今百姓身处水火之中,却无能为力,实在是痛心。”

  左轩的话乔墨不是没有感触,可话虽如此,兮夜剑派毕竟不是神仙圣域,又怎能面面俱到,这些简单的道理左轩又怎能不懂。

  乔墨索性也不再去想这些,毕竟多说无益,还是先关注好眼前的事。

  跟随着水中游行的变异人,渐渐来到了洺苍河与黔水的汇合处,此湖名为清幽湖,取自清澈幽静之意。

  清幽湖湖面十分辽阔,据说方圆有几十里,从此岸根本无法望及彼岸,湖水深邃而冰冷,靠近河岸的地方延绵不断的芦苇荡将湖面团团围住,只留下两条河的入口和一条共用的出口。

  变异人从清幽湖的四面八方聚集向湖面的中心,就在越聚越多的时候,突然湖面掀起滔天大浪,伴随着龙吟海啸之声,一条形似龙的生物破浪而出,张开血盆大口将目光所及的所有变异人悉数吞下,随后又潜入水底没了踪迹。

  远处半空中的左轩乔墨等人看的真切,目瞪口呆的看着湖面发生的一切,这事发太过突然,眨眼的功夫湖面又恢复如初,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虺龙?难道是虺龙?”乔墨不敢相信的看向子轩。

  “没错,师兄,此物就是虺龙,虺龙若不想煎熬五百年化作蛟龙,就要收集足够的精元,而我猜这就是瘟疫的根源所在。”左轩在古书的记载中看到过关于虺龙的介绍,今日回忆起来说的头头是道。

  乔墨依旧不能理解,道:“虺龙乃上古灵兽,本身是十分清高的,断然不会以毁灭苍生为代价,而如今的所作所为真是大相径庭,会不会这其中另有隐情?”

  左轩默许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变异人依旧源源不断的游向湖心聚集,又不住的摇了摇头,叹气道:“虽查明了瘟疫的源头,却还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我们先下去,在岸边寻找一些可能会有的线索吧。”

  ※※※※

  清幽湖向南几十里外,有一条一线天的裂谷,裂谷深不见底,在谷壁的一侧,有一个浑然天成的巨大石洞,洞侧立一巨石,上刻三字——鬼崇门。

  鬼崇门是魔教近几十年新兴的一大门派,所在的地界可谓是进可攻退可守,位于三州的交界处,地底隧道交错纵横,可随意游走于三州之下而不被发现。

  鬼崇门的门主名曰鬼蝉子,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怪才,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日月星辰皆在掌控之中。

  鬼崇门没有镇派的修行典藏,更没有传世的功法,有的便是老门主鬼婆婆所传承,后又被鬼蝉子发扬光大的暗器谱。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鬼崇门就是靠着一手暗箭大杀四方,才有了今天这般成就。

  鬼崇门地下十层殿堂内

  “门主,清幽湖虺龙出世,摄人精元欲要化为蛟龙,按说虺龙乃是上古灵兽,不会残害平民,这其中会不会另有原因?”鬼军师严方在鬼蝉子耳边娓娓道来。

  “其实这事本与我鬼崇门毫无瓜葛,我鬼崇门也无心去蹚这滩浑水,却奈何鬼崇门距离清幽湖甚近,只怕是被那兮夜剑派怀疑上了。”鬼蝉子无奈的拍了拍椅子的扶手,叹气道:“若真如你所猜测,是有人迫使虺龙摄人精元,那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让二人陷入沉思,一时半会都想不出究竟是哪位神秘人在背后作祟,可这口黑锅鬼崇门定是不会这般轻易的背下,鬼蝉子反复思索了片刻,对身旁的严方说道:“你先修书一封,速派信使前往汐邪谷,倘若此事与他们无干,定会与我们一同查出作祟之人。”

  二人耳语片刻,鬼蝉子将修书内容交代了一遍,继续说道:“汐邪谷与我鬼崇门都身居九黎冥州,虽往日交好,却也不得不有所防备,近日里多派些门徒眼线,将汐邪谷与清幽湖附近盯紧了。”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