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近身兵王 > 第一百二十章原纱织舞子突袭

第一百二十章原纱织舞子突袭

  “非常简单”苍浩缓缓交代起来:“我去赴宴之后,你跟着潜入进去,杀光罗京南所有手下,注意不要让任何人现,然后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就这么简单?”原纱织舞子有点意外:“如果罗京南跟你摊牌呢,对你武力威胁呢,难道我不应该支援你?”

  “我所需要防范的是不要让自己落进圈套。”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除此之外吗,没什么可担心的,难道我连一个只会吃喝嫖赌的公子哥都对付不了吗。如果罗京南找来了高手,我也很有兴趣会一会这位高手,看一看到底有多么的高!”

  墨师颇有点忧虑:“话虽这么说,但这对原纱织舞子的能力考验非常大,我们还不知道罗京南准备了多少手下,要让原纱织舞子悄无声息干掉所有人,难度不是一般的小!”

  谢尔琴科问了原纱织舞子一句:“你能行吗?”

  “一定能行!”原纱织舞子毫不犹豫的道:“如果我失手了,会刺喉自尽谢罪!”

  黄彬焕嘿嘿一笑:“你们东瀛人不是习惯剖腹吗!”

  原纱织舞子略有点尴尬的道:“剖腹吗那是武士才有的荣耀,我们忍者不是武士!”

  “东瀛人真能搞!”万鹏轻哼了一声:“连自杀都要搞这么多花样,也不知道别的事是不是也这样,比如打个炮什么的是不是也要按等级用不同的姿势!”

  今野晴恶狠狠白了万鹏一眼:“你怎么说话呢?”

  万鹏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吐了一下舌头,不敢出声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苍浩淡淡的对原纱织舞子说了一句:“辛苦你了。”

  原纱织舞子立即深深鞠躬:“这是应该的!”

  谢尔琴科立即说道:“我觉得让原纱织舞子当然最合适不过,但还是需要有其他人策应的,如果真的生大规模火拼,苍浩和原纱织舞子两个人还是不够。”

  墨师点头赞同:“策应还是要有的,不过要在外围,不能暴露自己!”

  “我去!”谢尔琴科自告奋勇:“谁愿意一起

  大家几乎同时举手起来,都愿意一起前往,不过苍浩却摇了摇头:“不要去这么多人,倒显得我们抬举了罗京南,他的那两个手下还犯不上让我们全体出动!”

  谢尔琴科点了点头:“那么老大还是你来安排吧!”

  “谢尔琴科你来带队,今野晴负责远距离狙杀,毒王负责近距离火力支援!”苍浩直接拍板:“就这么决定了!”

  谢尔琴科做事老成持重,当年又做过联邦安全局的局长,有丰富的管理和组织协调经验。

  在血狮雇佣兵当中,谢尔琴科俨然已经成为二把手,谢尔琴科负责带队也让苍浩比较放心。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这场鸿门宴了。

  到了第二天,苍浩提前一个小时出,自己开一辆车,原纱织舞子跟苍浩在一起。

  谢尔琴科带着毒王和今野晴开另外一辆车,远远的跟在苍浩后面,相互间既要保持在视野之内,又不能让人觉两辆车是一起的。

  原纱织舞子穿上了那套灰白色的忍者服,只是没有戴头盔,双手拄着武士刀,神情肃穆。

  苍浩瞥了原纱织舞子一眼:“紧张吗?”

  “有点。”原纱织舞子很诚实的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忍者,我经历过无数次厮杀,但这一次我是为血狮雇佣兵而战,当然有点紧张了。”

  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理解。”

  “我知道,因为我曾经为长州会工作,所以大家对我不太放心”原纱织舞子很认真的说道:“这一战决定了我是否能获得大家的信任!”

  “是这个道理。”苍浩点了点头:“你是否能真正被接纳成为血狮雇佣兵的一员,这一战至关重要,这不只是对你的考验,也是对我的考验!”

  “为什么?”原纱织舞子很不理解:“为什么也是在考验先生你呢?”

  “这一次我几乎是把半条命交到你手里,如果你确实安了其他心思,我岂不是要倒霉了吗。”呵呵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道:“长州会虽然覆灭了,但其他极右翼组织还在,其中肯定有长州会的盟友。那么就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那么也就有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其他极右翼组织整编了红莲忍者,然后把你安排到翠峰村做卧底。”

  原纱织舞子急忙问:“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收留我,让我执行任务呢?”

  “第一、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选择信任你,那么就要做出信任你的事情;第二、确实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执行着一次任务”顿了一下,苍浩接着又道:“那么我刚才为什么会说,你也有可能是其他极右翼的卧底,因为这种可能毕竟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也是很多人所担心的。你应该能体会到,血狮雇佣兵当中很多人并不信任你,不过这个不是针对你个人,而是针对你的身份。”

  “我明白”原纱织舞子沉重点了点头:“如果有其他红莲忍者投靠血狮雇佣兵,同样会遇到这样的怀疑!”

  “就是这个道理!”苍浩笑着点了点头:“所以,这一战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可以用来证明自己!”

  “谢谢。”原纱织舞子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你能对我说这么多,如果我为其他人战斗,他们对我是不会这么坦诚的!”

  “长州会就是这样吧?”

  “是的”原纱织舞子想起那段生活,表情有些悲哀:“虽然我们为长州会出生入死,但对长州会的任何事情我们都没有参与权,冈本耕造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们任何信息,只是把我们当成炮灰而已。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们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某样武器,我们也是有思想和感情的。”

  “这帮极右翼分子不把人当人,所以七十年前他们输了,可惜他们总是不能吸取教训。”

  “在血狮雇佣兵这里不一样,我能感受到平等民主的氛围,凡事都是大家商量着来,而不是一个人独断专行下命令让别人去做什么”原纱织舞子说到这里,轻轻笑了笑:“所以我蛮喜欢血狮雇佣兵的,虽然我知道大家并不信任我!”

  苍浩深深地说了一句:“信任是自己争取的!”

  “还有,我也很喜欢你”

  “啊?”苍浩听到这话,差一点踩急刹车:“虽然我知道自己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但这个时候不适合说这种话吧?”

  “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原纱织舞子的脸色有点赧红:“其实我是想说,我很喜欢正派人,而你就是一个正派人!”

  “我怎么正派了?”苍浩瞬间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上起来,虽然自己潜规则了一个小艺人,那又怎么样,仍然不妨碍自己很正派。

  “你知道的,其实我加入血狮雇佣兵之后,就意味着你对我的一切有了决定权!”原纱织舞子很认真的说道:“你想让我做任何事,我都不能拒绝的!”

  “任何事都包括什么事?”

  原纱织舞子的脸色更红:“比如侍寝”

  “还有这事?”苍浩非常惊讶,自己先前怎么不知道,结果错失了这么好的机会。

  “在长州会的时候,这种事情经常生的,冈本耕造那些人竟让会要求女忍者侍寝。没有人敢说不,因为冈本耕造他们是主宰,决定着我们的一切”说到这里,原纱织舞子用力摇了摇头:“不过不包括我!”

  “不会因为他没看上你吧?”

  “那倒不是”原纱织舞子非常坚定的道:“我不想屈从,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决定我的身体,我的生命都已经奉献给长州会了,不能把贞操也奉献出去。”

  “说得好。”苍浩嘉许的点点头:“我喜欢你这种有原则的态度。”

  “冈本耕造曾经对我要求过几次,我找各种借口敷衍过去了,他就去找别人了”想起冈本耕造,原纱织舞子就有些愤懑:“所以,冈本耕造不喜欢我,之前我带人突袭翠峰村,根本就是一次自杀性任务,冈本耕造是故意来派我送死的!”

  苍浩听到这些话之后,对原纱织舞子其人算是有了更多的了解,看起来,原纱织舞子在红莲忍者当中本就属于性格比较叛逆的,不甘心给长州会当炮灰。

  所以,原纱织舞子后来彻底离开长州会,也就是情理之中的,就算没有苍浩对长州会的全面进攻,原纱织舞子如果遇到合适的机会同样会离开。

  原纱织舞子本来想过太平的日子,如今感受到威胁,就到血狮雇佣兵这里寻求保护。

  当初,苍浩一念之仁饶过了原纱织舞子,这个做法是正确的,最后为自己获得了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

  原纱织舞子颇为感动的道:“苍先生从来没打过我的主意,真的让我非常感激,也更喜欢血狮雇佣兵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