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瑾色年华 > 第080章还是简单的好

第080章还是简单的好

  见龙瑾没有一口回绝,至少这一口回绝的不是那么的干脆。一向带兵作战,最能揣摩人心的司马文礼就知道龙瑾动了心,笑眯眯的道:“龙姑娘,你来辰国也有些日子了,总该知道本王在辰国的地位了吧。”

  龙瑾想了想:“王爷的地位,我自是明白。“说着,向着四周看了看,只见房门窗子都关着,不由笑道:“王爷虽是王爷,可手握兵权,在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实实在在的事情,所以……若王爷想不仅仅是王爷,也未必是什么难事。”

  龙瑾这话说得直白,却又没有什么阿谀奉承的样子,司马文礼想这这个时候该装模作样的板着脸呵斥一句放肆,却是始终没有拉的下脸,忍了笑道:“龙姑娘这话,说得还真是大胆,这样的话,便是实话,敢说的人也不多。”

  龙瑾刚才也是嘴快,说了出来这才觉得这个年代这样欺君犯上,像是怂恿司马文礼造反的话好像应该是大忌。可见了他的表情,知道无事,心中放的安稳了,便又道:“王爷放心,我虽不是什么见过世面的人,可也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这话,不过是大家随意聊聊,在外人面前,我是断不会说出一星半点的。”

  司马文礼又倒了杯酒,语气中难免有些自负道:“这话虽是不该说,不过这些日子我并不把姑娘当外人,所以姑娘这话,说的也没什么不妥。我之所以不是太子,是因为从没有想过这毒,还有解的一天。”

  楚辰只有两位皇子,现在的太子虽是长子,可却一直是个

  龙瑾打了个寒战,警惕的看着司马文礼,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个极为可怕的念头:“王爷……你刚才设个套引我说出这样的话来,该不是……想跟我聊聊你是不是能当太子的事情吧?”

  这些日子来,司马文礼对龙瑾可谓是没什么隐瞒的事情,若是想谋权篡位,再是说的易如反掌,也难免还是要有许多牵扯。司马文礼自从解毒之后,觉得自己最大的秘密龙瑾也知道了,觉得她就算不能给自己红袖添香,至少也是个红颜知己,所以有的没得,烦的喜的,都不避她。

  越是身份高高在上的人,越是不得不将自己封闭起来,他既不敢信任什么人,也没什么人敢坦然接受,所以像司马文礼这种身份,想要找个人说说心里话,还真是不那么容易。

  也真是因为这,司马文礼对着龙瑾,虽然心中有过念头想要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可是看龙瑾没有一点这个意思,竟是也不敢造次。怕是买卖不成,仁义也不在了。

  司马文礼见龙瑾突然的警惕起来,不由得笑道:“龙姑娘还多心了,其实本王说着话,只是想让龙姑娘放心而已。皇宫虽是个森严的地方,有本王护着,便是无心犯了什么过失,也没有人敢动本王的人。”

  原来这绕了一圈司马文礼是想让自己对她这靠上放心,龙瑾顿时轻松了,想上一想,道:“这样的宴会,会有些什么人出席?”

  司马文礼想了想道:“明日的宴会,主要是为前线的将士庆功,规模不大,类似家宴,除了他们之外,也就是父皇,母后,皇兄。其实类似家宴,客套几句之后,看看歌舞。其实……”

  司马文礼笑了笑:“其实今晚这宴会还是母后提议的,她没说,大家心知肚明,萱仪公主,也就是我妹妹,看上了这次在战场上立了大功,新封的神翼将军,想要借着这宴会,跟将军熟悉熟悉呢。”

  龙瑾失笑:“原来是个相亲大会啊。我还以为皇家的女子,一向婚嫁由不得自己呢,没想到还能这样去选自己喜欢的人。”

  司马文礼道:“其实大部分时候,婚嫁还是由不得自己,不过那将军也是父皇想要重用的人才,若是能够成为驸马,倒并不是坏事。”

  龙瑾撇了嘴,想要抨击一番封建社会的悲剧爱情,可是终究没有开口。不过想着这样子的宴会,大家的注意力一定都在那将军和公主身上,她安安静静跟在司马文礼后面,应该不会惹什么事情。

  想着,便应到:“既然如此,那我就跟王爷去开开眼界,要是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要王爷照顾才是。”

  司马文礼见龙瑾应了,也就笑道:“那是自然,龙姑娘既是愿去,今晚早些休息,明日是午宴,为了不失礼与将军,我们也不能去的太晚。”

  龙瑾应了,两人当下聊些闲话,吃吃喝喝,各自去休息。

  晚上稍喝了几杯,龙瑾洗漱过了便沉沉睡去,直到听见门外侍女传来轻轻的叩门声,这才缓缓醒来。

  不愿睁眼,随口恩了一声应着。

  只听侍女在门外道:“龙姑娘,该起来了。王爷已经在等姑娘了。”

  “恩……恩?”龙瑾脑子里一炸,是了,今天要进宫赴宴的,可不能任着自己睡到自然醒了。

  无事的时候,龙瑾是可以日月无光睡到天昏地暗的。有事的时候,她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犹如紧急集合一般的将自己打理清楚。既是是司马文礼为了自己的身份问题,而特意命丫鬟准备的正规华丽的衣裙,也命丫鬟替她梳妆打扮。

  当司马文礼在屋子里喝到第三杯茶的时候,龙瑾终于探了身进来:“王爷,可以走了吗?”

  司马文礼一抬头,不禁道:“龙姑娘,你怎么……”

  自己准备的衣服,龙瑾是穿了。不过本来该是金丝云锦的那一层层薄纱全部不见了,头上也戴了自己亲自去准备的首饰,可是却只是戴了其中的一件,只是在头顶挽了个松松的髻,剩下的披散在肩上,虽然并不难看,可是却有是奇怪。

  将一身复杂奢华的宫装礼服穿得如此随意简单,那些侍女是不敢这么偷懒的,也只有龙瑾自己要求,才可能这样。

  “怎么?”龙瑾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不妥吗?”

  “没什么。”司马文礼笑了笑:“倒是本王想的不周到,龙姑娘的气质,确实不适合那样繁琐的衣饰。”

  龙瑾知道司马文礼所指,扯了扯身上的裙褂道:“你还嫌这简单?我觉得已经够麻烦了,你准备的那些衣服……你穿了试试,全穿整齐了我都走不出这院子。”

  司马文礼笑了笑,起了身道:“这样很好,我们出发吧。”

  龙瑾是平民,即便进了宫,他也不能介绍是他的妃嫔姬妾什么,也没有必要用衣饰行头去和什么人比。

  龙瑾也不以为然,这一场宴会本就是那个什么公主的招亲会,自己不过时陪衬的陪衬,那么瞩目并不是什么好事。

  当下司马文礼命出发,坐着他那舒适华丽的大车,缓缓的驶离文王府,进宫去了。

  文王府离皇宫倒是并不远,可是因为龙瑾怕弄乱了他那虽然并不复杂,不过丫鬟们也费了些心思弄得头发,所以直直的坐着,也不敢在车壁上靠一下。

  司马文礼倒是舒服,还是一声休闲的白色长衫,一头黑发随意的在顶上扎了个小辫,便那么散着。

  以前龙瑾总是觉得男人留长发是件挺怪异挺娘的事情,也不知道是现在看的多了,还是毕竟这需要脸来衬托,司马文礼那一头黑发披散在肩上,一条腿曲折靠在车壁上,除了温润如玉,并没有一丝女性的感觉。

  司马文礼见龙瑾老是瞟他,不禁伸手摸了摸脸:“怎么了?本王有什么不妥?”

  “没什么。”龙瑾忙道。

  司马文礼笑道:“那龙姑娘总是看我做什么?”

  龙瑾笑了怨道:“看你坐的那么舒服,我心里不平衡。还好没将你准备的那些家伙穿全,要不然就是坐着,我也被压趴下了。”

  司马文礼对自己倒是一点都不吝啬,丫鬟捧进的一盒子首饰里金的银的珍珠宝石样样都不缺。而且做工用料,还都不像假货。

  司马文礼道:“龙姑娘别看本王好像很风流的样子,其实我常日里都在边关,对女人的了解真的不多。特别像龙姑娘这样特别的女子,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龙姑娘喜欢什么样的首饰,也就各式各样的都让准备了一些。反正都是些真金白银的东西,喜欢的,便换了戴戴,不喜欢的,权作细软体己。”

  龙瑾愕然:“王爷,那些未免也太贵重了,我跟你进宫,借来打扮一下也就罢了,你要送给我,可实在不必。”

  司马文礼手上,还拿着那把凸显风流的折扇,扇子打开摇了一摇,眉目含笑的道:“龙姑娘,其实,我一直有句话想问姑娘。”

  龙瑾正色道:“王爷请说。”

  司马文礼收了折扇,认真道:“这些日子龙姑娘住在王府,我们也算是有些了解认识。所以我昨夜认真的想了,现在我说这话,并不算唐突。”

  龙瑾奇道:“王爷有话请讲。”

  司马文礼笑了笑:“却不知道本王,是否能够有幸,能有龙姑娘这么的红颜知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