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 第1246章老毕旧事

第1246章老毕旧事

  毕生沉默不语。

  他要怎么说自己的心情?说当年的事情?

  “老毕,我们都知道你心里有事,但是你也不应该不和我们联系。”小七说,“你都不知道月月多担心你,知道你两天没回来,立即派蜂儿们出去找你。被人追杀你就该联系我……们呐!”

  司马幽月想到如此她们再去晚点,他可能就没命了,脸色就低沉的可怕。

  “那些人是什么人?”

  “几个是圣君阁的,几个是吴家人,还有一个是炼器师工会的。”毕生说。

  “吴家?内围的势力?”司马幽月问。

  “嗯,势力比司马家还要略高一筹。”毕生说。

  “现在你该给我们说说你的事情了吧?是不是和炼器师工会有关?”

  毕生叹了口气,向众人徐徐说出他当年的事情。

  百多年前,毕生遇到了炼器师工会最年轻最漂亮的长老上官晚清,虽然一开始也是冤家,但是冤家到最后还是成了一对恋人。

  原本相恋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到了他们这里,就成了各方的事情了。

  虽然老毕实力,但是那是靠自己的天赋,背后并没有多么厉害的势力撑腰。而上官晚清是内围大家族出生,又是炼器师工会的长老,两人在一起可谓是门不当户不对。

  所以两人的事情遭到了家族的强烈反对,坚决不要他们在一起,还要棒打鸳鸯。

  炼器师工会也不太赞成他们在一起,不过那时候的会长还比较开明,并没有过多的干涉他们的事情,但是在后面的事情里也没出面撑腰。

  除了这两方,还有一个更大的阻碍,那便是狂恋上官晚清的吴家少爷吴庆。

  吴庆得知两人在一起了,派了不少人来追杀他们,没想到却最终被毕生给杀害,吴家一时悲痛万分,励志一定要杀掉毕生和上官晚清。

  吴庆有一个叔叔,圣君阁里地位不低的一个长老,从小对他宠爱有加。得知自己的侄儿被人杀了,那是不可能饶恕的。

  所以,那一段时间,两人面对吴家和圣君阁两方的追杀,还要面对上官家的干涉。

  在上官晚清被杀之前,上官家曾经找到过她,许诺她只要回去,就放过毕生。

  可是两人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又怎么会愿意放弃。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可是最后的结果让人唏嘘,上官晚清死了,老毕虽然身受重伤,却被血煞城的人救了,带了回去。从此,他便一直在城里生活,偶尔出去,却因为体内的毒,不得不回去。

  一直到司马幽月到血煞城去,改变了他原本的生活。

  听完他的叙述,众人心里气愤不已,又心疼他以前的遭遇。

  如果他是有身份的人,又何须落得这样的下场?只怕上官家族巴不得能让他做女婿吧。

  “你的毒是谁下的?”司马幽月问。

  “吴家人。”毕生说。

  “今天杀你的人有吴家也有圣君阁的人,看来,他们都来了炼器城。”欧阳飞说。

  “那个炼器师工会的人是怎么回事?是工会派来的?”曲胖子问。

  “应该不是。”老毕说,“那个人和吴庆关系比较好,和吴家走的比较近,在这个时候,我想炼器师工会应该没有这个时间来参与这个事情。这应该是个人行为。”

  “炼器师那个人死了没?”司马幽月问。

  花花甩出一朵花朵,吐出里面的人,正是炼器师工会的一个管事。因为种了花毒,现在已经不省人事了。

  “会死吗?”曲胖子问。

  “花花的毒有很多种,就看她给他用的哪一种了。”

  “暂时死不了,不过也不会好受。”花花说。

  “其他两个势力还好说,这个人要怎么办?”北宫棠望着司马幽月。

  另外两个势力,反正圣君阁双方关系一直不好,在纹海小界将圣君阁的人全部杀死的时候,双方就注定是在对立面了。另外一个吴家,没有接触过,但是冲着老毕的事情,双方估计也不会握手言和。

  所以,撕破脸就撕破脸了,反正也是必然事情。

  但是这炼器师工会就不一样了,他们现在好歹是在人家的地盘,也是来恭贺人家继任的,如果闹出事情来,这不是让对方难办吗?

  好歹她和何晨东还有肖红也是有交情的。

  她看着地上昏迷的人,思索着要怎么处置这个人,想杀又不好杀,可是又不想这么放过了。

  “真是有点难办啊!”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过,还没等她做出决定,就有人来帮她做决定了。

  “幽月姑娘,会长大人来了。”一个侍女跑了过来。

  虽然这里是炼器城,这里的人也都是炼器师工会的人,但是这院子现在是他们在住着,出于礼貌,他们到来也是要通报一下。

  司马幽月瞥了一眼地上的人,起身迎了出去。

  她们刚到院子里,就看到何晨东和肖红以及几个炼器师工会的人走了进来。

  “见过何伯伯。”司马幽月朝何晨东微微行了个礼,问道:“明日便是继任大典了,何伯伯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来看看你们的情况。”何晨东说,“东大街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们没事吧?”

  “没事。”司马幽月说,“何伯伯,里面请。”

  大家回到客厅,首先看到的是门口地上躺着的炼器师工会的那个管事,然后是坐在椅子上悠然喝茶的墨羽。

  “何伯伯,我刚才还在纠结要怎么处置这个人呢。既然是你炼器师工会的人,现在你们来了,那就交给你吧。”司马幽月和何晨东坐到主位上,对于下面这个并不是很重要的人,不如还给何晨东。

  “此人虽然是我炼器师工会的人,但是私自对客人动手,不管是处于什么原因,都不可原谅。等带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惩罚,给你一个交待。”何晨东认真的说。

  司马幽月嘴角微笑扩大,他这么说,她便能了解他对这个事情的态度了,那后面的事情,她处理起来就要方便的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