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纯情总裁别装冷 > 378:美梦啊成真

378:美梦啊成真

  在踏出电梯前,秦茗迅速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强忍着悲伤跑出Black大厦,奔出大门的刹那,积聚已久的泪水像是满缸的水而夺眶而出。

  未免被进去Black的人瞧见自己的窘态,秦茗几步走到附近的廊柱后面,背倚着廊柱无声地痛哭。

  一哭就是歇斯底里,所以秦茗很快就无力地蹲在了地上,怎么站都站不起来。

  没多久,秦茗挎在手腕上的包突然间就震动起来。

  伴随着的,还有独一无二的铃声。

  秦茗怔了怔,立即从包里掏出手机接通,迅速将手机贴上耳朵。

  “秦茗。”卜即墨在电话的那头沉声说道,“临时有事,我已经快到h市了,抱歉不能陪你吃晚餐,不过再晚我都会回来睡,你先睡,不许等我。”

  秦茗知道,卜即墨连名带姓地叫她,八成是身旁还有别人,譬如石孺译。

  秦茗很想佯装无事地答应他一声,让他放心地去h市办事,但此刻她的眼泪正在止不住地往外流淌,声音也早就哽住了,根本无法正常出声,哪怕是一个简单的“嗯”字。

  “秦茗?”卜即墨还在车上,所以背景很安静,足以听清楚秦茗这边的动静。

  他可以听出有汽车行驶而过的声音,据此判断出秦茗此刻应该是站在公路附近。

  “怎么不说话?嗯?”卜即墨的俊眉微微地蹙起,一颗心因为秦茗的不回应而高高地悬了起来。

  “呜呜……”秦茗用力地捂住嘴,想要挡住喷薄而出的哭声。

  可她越是拿手挡着,从指缝里溢出的哭声听在卜即墨的耳里越是透着诡异的伤痛。

  秦茗压抑的哭声将卜即墨悬起的心都揪疼了,卜即墨着急地追问,“秦茗,为什么哭?”

  秦茗索性将手从嘴上拿开,痛痛快快地对着手机哭了一通,这才断断续续地回答,“因为我来你办公室找你吃晚饭,可你却弃我而去了。”

  卜即墨有些哭笑不得,“就因为这?这也能叫弃你而去?”

  秦茗使劲地点头,“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傻瓜,我办完事就会回去。”

  “我知道,小叔,是我不对,你别放在心上,我只是太想你了。”

  “我也是。”卜即墨顾忌石孺译在前头开车,所以没法讲一些肉麻的安慰话,“现在在哪儿?”

  “在Black大厦楼下。”

  “回去陪我妈吃饭。”

  “喔。”

  “我有点事,先挂电话了。”

  “小叔——”秦茗想到这恐怕就是他们分别前的最后一次通话,所以非常不舍得这么快就将电话挂断,她还想再跟他讲几句话。

  “怎么了?”

  “小叔,我爱你,你呢?”秦茗知道卜即墨爱她,但此时此刻,她特别想听他也说爱她的话。

  “答案等我回家再告诉你,好么?”卜即墨终究无法在石孺译面前说出那般煽:情的话。

  “可是我很想听,我知道你旁边有人,你不好意思说,你说轻点行不行?我耳朵很灵的。”

  “不行,回去说给你听,想听多少次都行,秦茗,我先挂了。”

  秦茗望着被卜即墨突然挂断的手机,泪水再一次汹涌成河。

  她该怪谁呢?居然连这么个小心愿就实现不了。

  昨天她还能开开心心地像个没事人一样与他打情骂俏,今天她才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好好利用昨天。

  想听卜即墨说爱她,明明昨天就可以办到,但她偏偏拖到了今天。

  不过,她怎么可能想到他会突然离开去h市呢?只能说世事难料。

  坐在赶往卜家的出租车上,秦茗脸上的泪痕早已经干尽,可是,当她看见王英站在门口等她时,委屈的泪水再一次滂沱。

  “茗茗……”王英慢吞吞地朝着秦茗走来,抱了抱她,微笑着安慰她,“奶奶知道你为什么伤心,即墨外出了不是更好?免得你晚上还要找借口出去。”

  话虽如此,秦茗宁可拿谎话找借口骗他去坐飞机,也不愿意他不打一声招呼就远行了。

  这根本就不是她所设想好的离别的场景,可这残酷的场景偏偏发生了,而他就在不经意之间与她真正地离别了。

  秦茗无法释怀地使劲啜泣道,“如果我知道今天吃早饭的时候就是跟他的最后一面,我……我……我一定……”

  “奶奶体谅你的心情,事已至此,有什么办法呢?要不奶奶打个电话给他,找个借口让他回来?”

  秦茗连忙摇头,“不用了,奶奶,哪怕我再想见他,也不会任性到那种地步,算了。”

  “真是个体贴的好孩子。”王英拉着秦茗往家里走,一边问,“肚子饿了没?”

  秦茗摇了摇头。

  王英就笑着问,“今天晚上我们稍微晚些开饭,好不好?”

  秦茗知道王英是个很守时的人,喜欢按规律做事,所以见她主动拖延开饭时间,便不解地问,“奶奶,晚上有客人?”

  “没有客人,就我们自己人,奶奶让章管家做得丰盛一点,毕竟你有一段时间吃不到家里的菜了。”

  秦茗算是明白王英拖延开饭时间的原因了。

  吃不到家里的菜……

  曾几何时,她已经默默地将卜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也习惯了卜家饭菜的口味。

  原本六点多的开饭时间,一直到七点十分才开。

  秦茗望着满桌丰盛的菜,傻眼了半天。

  王英虽然不小气,却从来不是铺张浪费的老人,可今晚,她却让章管家准备九个菜,而吃的人只有她们两个。

  “傻瞪着干什么?快吃呀。”王英笑着催促。

  秦茗诧异地望着王英,问,“奶奶,这会不会太浪费了?”

  “菜色多,但量少,不浪费,都是你喜欢吃的。”王英将秦茗喜欢吃的菜一样一样地往她碗里夹,感叹,“你是奶奶的宝贝孙女,奶奶破天荒地浪费一次又有怎样?是奶奶对不住你呀。”

  “奶奶,你别总觉得对不住我,这件事是我们共同的选择,我们都是为了小叔好,虽然分别确实很难过,但未来一定会很美好,奶奶你说是不是呢?”秦茗安慰王英,不想她在她离开之后,心怀着愧疚过日子。

  王英郑重地点了点头,深深地看着秦茗,道,“对,你说得对,未来一定很美好。”

  七点半时,王英就嚷嚷着吃饱了,让章管家扶着她去房间,没过一会儿,又把章管家打发出了门。

  秦茗见章管家拎着一个包从她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便问,“章管家,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章管家笑呵呵地说,“老夫人给我放几天假,今晚上我就可以去女儿家睡了。”

  “恭喜章管家。”秦茗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奇怪极了,王英最依赖的人就是章管家,这么多年使唤习惯了,巴不得天天地让她在身边伺候着,怎么突然愿意给她放假了?

  章管家的身影消失后,秦茗望着满桌的菜,百无聊赖地吃着。

  王英吃饭虽然只花了十多分钟,却将该吃的饭菜都吃掉了,而秦茗呢,虽然十多分钟过去了,却没吃下多少饭菜。

  肚子是隐隐饿着的,可心里却没有胃口。

  望着满桌丰盛的菜肴,她真是舍不得辜负王英的一片心意,所以只能勉强地将每个菜都挨个地尝起来。

  秦茗幽幽地想着,如果小叔在她身边就好了,这么多菜,他们可能可以消灭掉一半多。

  一个人吃饭时的食欲与饭量,往往比不上两个相爱之人一起吃饭时的食物与饭量。

  “唉——”秦茗长长地叹一口气,将筷子搁在碗上,人则趴到了桌面上,闭上了眼睛。

  小叔啊小叔,为什么这么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当秦茗分不清自己现在究竟在哪儿的时候,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拍。

  秦茗想着章管家走了,其他两个家佣也回到了自己的家,那么拍她肩膀的人一定是王英了。

  “奶奶。”秦茗一动不动地喊了一声。

  可身旁的王英却没有应声,而是将她的筷子重新塞进她的手里。

  两人的手不小心的触到时,秦茗的心猛地一震,立即睁开眼睛从桌上抬起了头。

  即便她不看,她也能确定,身旁这人的手不是王英的。

  王英的手是光滑微凉的,而这人的手说粗糙不粗糙,说光滑却又不够光滑,并且手温是微热的。

  那是她最喜欢最依赖的男人的大手与手温!

  四目相对时,秦茗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美梦。

  卜即墨竟然风:尘仆仆地坐到了她的身旁,已经替他自己拿好了干净的碗筷。

  这会儿,他正隐含着笑意地望着她,黑眸中全是似水的柔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