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大明升职记 > 第1169章 传檄而定

第1169章 传檄而定

  但是让大家最为吃惊的是海北商人带来的胶**车,现在湖广商人看过了胶**车与海北商人带来的西式船只就觉得自己只能

  给海北商人打下手,实在是双方的经营成本与运营能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海北商人跑上一个回合,湖北商人可能需要跑三五个来回才行,但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双方的合作反而变得愉快起来,毕竟

  海北商人只是外来户,不可能把一切生意全都吃下去,肯定会很多有利可图的生意要交给本地商人来负责。

  而且对于海北商人来说,不管是河南还是湖广或是陕西,这都是海北商人曾经开发过多年的老市场,但是在过去这都是大明的

  地盘,所以海北商人根本不敢大张旗鼓地介入其中,导致许许多多的机会都直接错过去了。

  而现在却是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虽然谈不上到处跑马圈地,但是他们现在不再象以前那样处处受到官府的为难甚至骚扰

  ,而是有机会做出一番大事业了。

  吴孟辉就是想在陕西、山西做出一番大事业来,而他对面的吕玄水反而有些不解:“吴掌柜,现在山西、北直、湖广还有河南甚

  至北直隶都将是咱们海北镇的地盘,您怎么偏偏把重心转移到陕西与山西这边来了?”

  虽然吴孟辉的重心一向是陆上的马车队,商船队只是附带经营而已,而且伴随国产胶的大量生产,现在吴孟辉的车马已经是堪

  称天下第一。

  而且这一次可以经营的方向实在太多,以吴家商行的规模不必完全着眼于山陕,但是吴孟辉却是毫不犹豫地把重心放在了山陕

  方向上,现在海北军入陕入晋的物资运输倒有一大半是由吴家商行来负责运输。

  而吕玄水虽然有百般不解,但是他这些年一直跟吴家车行有着长期合作,所以也跟着吴孟辉向山陕方向投入了几十辆新式胶轮

  大车,但是他很快就发现山陕路线的利润是比不得其它路线的,因此他才会向吴孟辉提出这样的疑问。

  而吴孟辉当即笑了起来:“我以为小吕你前几天就会有这么一问,到现在才问出来也算为难你了!”

  只是吴孟辉很快就说道:“我之所以把刚拿到的胶**车都投入山陕方面随军作战,自然是因为这是陛下特意跟我交代过的事情

  !”

  一说到陛下这两个字吕玄水就已经明白过来了。

  虽然柳鹏已经接连三四次拒绝方方面面登基称皇的提议,而是准备在攻占京师之后再行登基,但是只要明眼人都明白海北军统

  一天下的步伐是谁想挡不住的,特别是出台新占领区适当时间内免粮的政策之后,现在海北军在每一个战略方向都是势如破竹

  。

  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齐王殿下搞好关系却没有门路可走,而现在吴孟辉既然得到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别

  说钱赚得少一些,就是不赚钱甚至亏事也要把柳鹏交办的事情给办好,因此吕玄水当即问道:“殿下这么看重陕西这边?”

  虽然海北军顺利拿下陕西与三边是一件好事,但是吕玄水却觉得柳鹏对于陕西似乎过于重视,甚至比京师还要重视一些,以至

  于陕西战场上投入了太多的资源,以至影响其它战场的影响。

  只是吴孟辉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没错,殿下就是这么重视陕西,实际我也有些不明白,但是殿下是曾经被泰山娘娘托过梦

  的人,这十几年他从来没有犯过错,他这么重视陕西自然有他的道理。”

  吴孟辉很快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殿下这么重视陕西绝对是没错的,陕西太惨了,都赶上万历四十

  三、四年的山东,民变不早点平定下来是会出大乱子的,到时候流贼若是在陕西无法继续生存的话,就会祸及周边数省甚至无

  法收拾。”

  吕玄水已经有十多年历史没饿过肚子,但是他终究是贫寒出身,能明白升斗小民的这种痛苦感受,因此他看着窗外的庞大车队

  说道:“嗯,咱们这来到陕西运粮,确确实实是做了一桩大功德。”

  吴孟辉也点点头说道:“何止是一桩功德,简直是一桩天大的功德!时至今日,我们手里既然不缺钱能多做一桩大功德何乐而不

  为啊。”

  而吕玄水则是笑了起来:“是啊,既做了一桩大功德,而且陛下肯定会记住这件事,何乐而不为!”

  说来说去,吕玄水在意还是柳鹏会特别关注这件事,只是他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件事情:“再说了,出兵北伐虽然是咱们海北第一

  件要事,但是这次北伐太容易了,根本显不出咱们的手段,纵然出动再多的车马也不会被殿下惦记着,还不如在陕西好好做,

  让殿下知道咱们的功劳!”

  在吕玄水的眼中这次北伐已经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根本不用海北军费多少手脚,而事实也是如此。

  海北军的北伐部队可以说是进展一切顺利,在本时空由于不用考虑建奴可能入关作战带来的威胁,所以海北军首先就是把目标

  指向了北直隶官民怨望最重的衡府贼。

  而对于衡王府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灭顶之灾,他们自己觉得在北直隶混得还算不错,但是海北镇突然出兵而那些刁民一下子

  因为柳鹏许诺的小恩小惠就直接投向了海北镇并四处袭击衡府军,结果就是衡王府几万大军居然没组织起任何形式的有效抵抗

  。

  海北军进军河南、陕西、湖广虽然是一切顺利,但还是遇到了形形色色的抵抗,可是现在在北直隶这边却是几乎是遇不到任何

  有力或是有组织的抵抗,很多时候地方豪强土霸已经把海北军解决了一切敌人。

  河北本地的官民与地方武力可以说是恨死了衡王府这支为祸堪比流贼的部队,第一时间不惜代价就咬上去,而海北军顶多再来

  上一阵枪炮就解决全部问题了。

  信王军与衡王军的厮杀对地方造成了太大的伤害,所以现在起事响应海北军北伐可不仅仅是普通的土霸豪强,而是大明顶尖的

  一批缙绅,从致仕尚书到在任的侍郎之家都站出来讨伐衡王府。

  大家对于衡王府早就是了滔天恨意,现在趁着这个机会一定要报复回来,因此有很多衡府贼军在遇到海北军之前就已经被全部

  解决了。

  但是更多的衡府军是一听到海北军出兵的消息之后不是远遁千里就是一路逃窜,根本不敢与海北军正面对抗,能逃多远就多远

  ,而且这些队伍在衡府军之中居然还算是“好部队”,因为还有数以千计甚至万计的衡府军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易帜投向海北军

  。

  既然换了新主子,他们就不象在衡王府这边敢显摆自己的老资格,而是毫不犹豫地对于自己昔日的袍泽下手,而现在的衡王爷

  也尝到了什么才是土崩瓦解,他没想到海北军这么快就要打他面前来。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能与海北军打得平分秋色,怎么也要坚持个三五个月,再不济也能坚持个十天半个月,但是现实却是如此残

  酷,海北军出兵才两三天时间,原来号称二十万之众的衡府大军现在已经只剩下小猫小狗三两只。

  但是他不敢把火气发泄在海北军的身上,所以鞭子就如同雨点般甩在周杜达这个阉人的身上:“都是你出的好主意,都是你出的

  好主意,现在刺客营第一个从贼,坏了本王的大事!”

  周杜达赶紧辩解道:“陛下,陛下,刺客营决不是第一个从贼的,请陛下明见啊!”

  但是衡王爷的鞭子甩得更厉害了,实际上刺客营从不从贼无关紧,是不是第一个从贼更是无关紧要,但是现在衡王爷知道自己

  大难临头,怎么也要把自己的压力转移出去,因此直到他打得心满意足的时候才终于收手:“若不是你这个阉人败事,本王大事

  已成,可恨刺客营居然敢于阵前从贼!”

  说起刺客营这件事衡王爷可是说是心怀恨意,毕竟他在周杜达这个所谓刺客营身上可是说是砸了血本进去,可是这个刺客营根

  本没干出什么好事,第一次真正成功的行刺居然是对自己的上官与同僚下手,然后裹胁几千军士投奔到海北军那边去,最终导

  致大局一发而不可收拾。

  而那边周杜达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衡王爷的问题,他现在浑身都是一阵火辣辣,衡王爷这顿鞭子可是使足了十成力气,只是他很

  快就想到了什么:“陛下,我已经想到反败为胜的办法了,我已经想到了反败为胜的办法……”

  只是他一边说着,一边却是转着眼珠子,他正思考着怎么才能让衡王殿下率部亲征。

  当然衡王监国阁下就是亲征也不能反败为胜,但是只要把衡王监国殿下献出去,那么他就有保全自己的可能性。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