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穿越隋炀帝 > 第4章回京

第4章回京

  十月二十九日,杨广在建康城门前迎来了一行人,正是杨坚派来接手建康城的官员,没想到领头的却是内史令李德林。

  李德林,字公辅,博陵安平人。生于魏废帝中兴元年,死于隋文帝开皇十一年。小时候有神童之称。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就孝闻天下了。

  这是接手降城还是旅游度假啊!来了几十辆辆马车,百来位大小官员,随行士兵就有五千人。看着浩浩荡荡的车队和边上颤颤巍巍说不定一阵风就能刮走的李公辅,杨广腹诽道。

  交接了两天,杨广终于踏上了回京的旅程。

  建康城(后世南京)距离长安城大概1200余里(隋朝一里相当于现在的五百五十米左右),随行的还有陈叔宝及其皇后家臣一行三十人。

  高耸的城门楼,斑驳的青砖古墙,古老的建康城又送别了一位君主。

  为了节约回京时间,此次杨广一行回京路线途经钟离郡,彭城郡,在东平郡在取道黄河直达长安。

  不知道历史上的杨广出于什么目的修建京杭大运河,但是现在的杨广在从东平郡登上了回长安的官船时就默默的定下了必须要修大运河的打算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自从攻下了建康城,似乎老天都给面子在给杨广一行送别,大雪纷飞,寒风凛冽的冬天难得的出现了几天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一路走来,发现除了建康城附近因为战争而停滞生产,别的地方都还可以,路经钟离郡辖下的刘家庄,可能因为天气的缘由吧,村庄上三五孩童在嬉戏耍闹,看见杨广一行队伍也不害怕,还径直跑过来讨要零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只看见了前面数十辆豪华马车,却没见边上杀气腾腾的卫士。

  随着两晋南北朝动乱的结束,杨坚登基为皇颁布了一系列仁政,百姓得以安居乐业,迎来了开皇盛世,终于让这片古老的大地得以喘息。

  “去,给孩童们拿些糕点。”看着向富贵之人讨要的他们,杨广想起了前世自己小的时候,便吩咐马车夫。

  “去去去,都到别处玩去。别惊扰了贵人,”得到通知的刘家庄里正忙迎上前来。复又抱拳对着杨广道:“小人刘家庄里正刘大海,不知上差到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原来是刘老丈,不知者不罪,本王回京路遇此地,见天色已晚,准备在此扎营住宿一晚,明早再行赶路。”杨广看了看天色。

  “原来是晋王殿下,小人这就去安排几间屋子,只是环境简陋,还望殿下莫要怪罪。”刘大海这才知道,原来是战胜陈国的晋王杨广到来。

  “无妨,我跟将士们扎营将就一晚,麻烦老丈为陈王陈王后他们准备几间屋子。陈王降了我大隋,总归要给他们待遇好一些。”

  看着不愿给自己添麻烦的晋王,刘大海只好领命而去。

  这时几个孩童拿到糕点,正在马车不远处边吃边闹,还偶尔好奇的看了一样领头的杨广。

  以前他们也遇到过大队人马,前去讨要零嘴,要么被呵斥离开,要么就板着脸给他们一点,今天的这个人跟以往的大不一样,总是笑呵呵的。天黑了,一会阿母又要呼唤了,说着就一哄而散,各自回家了。

  这都是大隋的根基啊,看着一哄而散的孩童,杨广感概。

  吩咐边上的亲卫,让大队人马扎营造饭,杨广就来到了陈叔宝的马车边上。

  “陈王殿下,今晚就在这山村过夜了,本王已让里正备好房间。”说完就掉头向另一侧的张淑华车驾走去。

  “淑华,下车了,你换一身便装。本王带你去打点野味,今晚烤肉给你吃。”杨广拉起车帘对着张淑华说道。

  “殿下先出去,奴婢换一下衣物,这就下车”张淑华看着进入车厢的杨广害羞不已。

  “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个什么劲。”哈哈大笑的杨广下车而去。

  “羞死人了,殿下越来越坏了”,换衣服的张淑华跺了跺脚娇嗔道。

  约莫一刻钟功夫,换好衣物的张淑华走下了马车,顿时看呆了车下等候的杨广。

  只见车上下来的人儿鬓珠作衬,乃具双目如星复作月,脂窗粉塌能鉴人。略有妖意,未见媚态,妩然一段风姿,轻笑间,唯少世间礼态。断绝代风华无处觅,唯纤风投影落如尘。眉心天生携来的花痣,傲似冬寒的独梅。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殿下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张淑华左右打量了一下。

  “淑华脸上没花,但是整具身体就是一朵妖艳的花”说着就走到张淑华耳边小声的说了句:“下次行房事的时候,淑华就穿上男装好了。”说完嘿嘿的贱笑起来。

  张淑华见杨广说的那么露骨,顿时小脸就如熟透了的苹果似的。

  侍卫门牵来准备好的战马,杨广翻身而上,“把手给我,”对着还在边上的张淑华道。

  张淑华懵懵懂懂的伸出手,直到被一股巨力拉扯,才反应过来,此时已经坐上了马背,背靠着身后宽敞的胸怀,心情才平复了下来。

  “驾”随着一声轻喝,杨广怀搂美人,手拉缰绳急速向前奔去,后面十几个侍卫紧随而上。

  行了约莫七八里地,一群十几人翻身下马停在了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前,看着树木葱茏的山体,应该会有几只猎物。

  留下两人看守马匹,杨广带着张淑华和其余侍卫径直向山上行去,山路崎岖,偶尔还需侍卫劈木开到。

  “殿下,右前方有野兔。”张淑华拉了拉杨广的衣袖提醒道。

  “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杨广轻声询问,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自己带人来打猎,猎物还需别人提醒,提醒了居然还没看见,估计也只有杨广这个穿越众才能这么厚脸皮吧。

  “就在前方那棵灌木下方。”

  闻言的杨广找了大概两分钟才发现有只灰色的兔子正蹲在灌木下方。

  随手拎起铁木弓搭上弓箭拉了个满圆瞄了瞄就射了出去,只见羽箭以五百米冲刺般的速度冲出去钉在树根处颤抖。兔子已不见声影,力气有了,准头不是一般的差。

  感谢前身杨广的锻炼,拉弓,骑马都是这具身体的习惯反应。

  在山上转悠了个把时辰的杨广一众人员拎着两只兔子,三只野鸡出了山林。

  众亲卫看着前面乐呵呵的杨广眼神有点异样,以前的晋王殿下虽说不是百步穿杨,百发百中,但起码没有今天这样,五只猎物只有一只是杨广所猎,而且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般射中,怪这只兔子倒霉,射树前的兔子,惊吓了树后的另一只兔子,羽箭射中了一只从树后奔出来的兔子。

  要不是杨广天天在这群侍卫眼皮底下,不然都要怀疑他们的晋王殿下是不是被调包了。

  天黑前众人赶回了营地,清理了野味,杨广就承包了烧烤的活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