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重生两千年后 > 第226章初见夜猫儿

第226章初见夜猫儿

  散心喇嘛朝前走了一步。

  白泽道:“你确定要试?我觉的你避不开,你虽无耻,却还未到死的时候。”

  散心喇嘛笑道:“正所谓,我不入地狱,不如你入地狱。”

  白泽道:“我本就从地狱中来,为何还要到地狱中去?”

  散心喇嘛又朝前走了三步,他对白泽的话产生了疑惑。赵涟漪和朱娟却是朝后走了十三步,白泽与散心喇嘛随时会出手,她们退后不是因为怕,而是对白泽有信心。散心喇嘛心有顾虑,那么就让他不需要有顾虑。

  散心喇嘛直接取下了脖子上的佛珠缠在了手心,并道:“我是出家人,这些年,我每杀一个人手中就串一个珠子,今天看来又要串一个了。”

  白泽道:“这些年,你杀了不少人啊。”

  散心喇嘛道:“不,我救了很多人。”

  白泽道:“你很懂辩证法啊,选择性辩论,是与非就变的可笑了。”

  散心喇嘛忽然怒道:“这是我的道,你这小儿懂什么?”

  白泽笑道:“懂得道理再多,却也只能自我安慰。”

  散心喇嘛道:“只有弱者才讲道理,强者从来都很霸道。”

  散心喇嘛此时已至白泽有七步远,白泽自始至终没有动过,散心喇嘛一边说,一边走,此时已离白泽只有七步。

  散心喇嘛的绝学是七步杀拳,七步之内,如今江湖还吗没有人知道他有这么一门绝学,知道的都死了。

  今日,又将有人死在这一招之下了,散心喇嘛心间兴奋的颤抖,佛珠缠绕的手咔哒作响,顿时向前跨出一步。

  明明只是跨出了一步,散心喇嘛却不合常理的一下跨到了七步外,没有人能看清他的步伐,只是眼睛一眨,散心喇嘛就已经越到了白泽的面前,一拳击出。

  散心喇嘛可比唐仁聪明多了,唐仁明明有绝高的轻功,以为白泽武功不能施展,却是太耿直的飞了一条直线,被白泽飞刀断魂。

  散心喇嘛就不同,散心喇嘛一拳击出的时候,绕着白泽的却是有七个散心喇嘛,七个都是残影,却也都是真身,可见散心喇嘛有多快。

  白泽眼神如鹰,却是闭上了眼睛,眼睛既然已经看不到真实,那么还不如不看。

  耳朵都是散心喇嘛造成的破风声,前后左右都有,却也是无用。

  风沙颇大,气候干燥,没有阻塞鼻腔就不错,靠嗅觉也是无用。

  此时说话引出对方真身,乃是最愚蠢的下策。

  眼耳口鼻心,五感去四,白泽能够依靠的只有他的心,他那颗孤独的心。

  这种孤独是弥漫了两千多年的孤独,人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才能看清自己,看清这个世界,所以白泽的心眼比任何人都要强。

  白泽心中的刀却也是极锋利的。

  他的手上只是一把普通的小刀,对于散心喇嘛来说等于毫无威胁,但是白泽心中的刀才是最可怕的。

  他的心中有把刀。

  白泽的手慢慢的画着圆圈,他再等。

  等散心喇嘛最强的时候,发出最强一击的时候,他的机会只有一次。

  七个散心喇嘛忽然聚为一,一股仿佛碾压天地的拳风将白泽笼罩,散心喇嘛对着白泽的后脑勺一拳挥出,哪怕白泽有雷瞬身法此时若想躲,却已是迟了。

  然而那一瞬间忽然有佛珠从空间中跌落,一颗颗的落到了黄沙之上,接着才有落地声响起,散心喇嘛此时忽然跌落在了地上,他的咽喉插着一把小飞刀。

  没有人看清白泽这一把刀是什么时候插上去的,太快了,快的令人不敢置信。

  朱娟捂着嘴,瞪大了眼睛。

  赵涟漪却是觉的稀松平常,她知道白泽在心刀之路上又跨入了一大步,只是她虽外面冷硬,其实心底却始终柔软,她的心中之剑依然是断的,断剑重铸之日,才是她重生之时。

  白泽此时睁开眼睛,回头看了散心喇嘛一眼,帮散心喇嘛瞑目,摇头道:“愿世上真有你所说的地狱,你到了那里,能够得到应有的安宁。”

  戏台子上本在唱戏,此时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夜猫儿手一挥,顿时戏子们全都停下来了。

  夜猫儿骑着高头大马,穿着戏服晃晃荡荡的骑到了白泽的面前。

  夜猫儿换着老生的面孔,头戴一顶高帽子,没有人能看清他真正的面容,他忽然凑到白泽的面前:“你就是教主?杜鹃扶植的傀儡?”

  ——————

  ————

  “我来试试。”

  此时只听一声高呼,一个轻功高绝的人踩着清风而来,竟是唐仁。那个被白泽用第五刀插破心脏,却僵而未死,逃掉的人。

  白泽道:“你还没死?”

  唐仁满脸恨意道:“哼,你没想到吧。”

  赵涟漪本站在白泽的身边,此时却高声道:“我明明见你被山雨刀插破心脏,你为什么还活着?”

  唐仁哼了一声,睁着一双阴毒的眼睛看着白泽,如果眼神能够吃人的话,白泽估计早就被唐仁吃干抹净了。

  此时散心喇嘛却是笑道:“你没想到吧,唐仁兄弟天生心脏长在右边。”

  唐仁此时横了散心喇嘛一眼,眼中多半怨念散心喇嘛随口说出了他的秘密。

  然散心喇嘛却是一笑,对唐仁道:“不用怕他,他已中无药可解的七日酥,现在只是躲在女人身后方能自保,待会那两个女人交给我,你去杀他,千刀万剐。”

  唐仁却怒道;“我怎会怕他?”“白泽,你有种不要躲在女人后面。”

  白泽朝左右看了看,笑道:“我明明在女人前面。”

  唐仁道:“少废话,死吧。”

  唐仁话音刚落,便是化为残影,闪动着朝白泽面前闪了过来,那次他中了白泽的山雨刀,他相信只是一时大意,这次他不会失手了,因为现在白泽是一个废人。

  唐仁施展轻功,以直线距离朝白泽飞去,没有破空声,但是速度却是连眼睛都捕捉不了。

  白泽却举起了手,在虚空中画着圆圈,他的手中却是什么都没有。

  唐仁速度极快,一指点在了白泽的眉心,然后停住。

  以唐仁的力道,正常情况下,白泽又没有防备,绝对可以点破白泽的眉心。

  心脏中刀,不一定死,因为有可能心脏会长在右边。但是如果眉心被点破,除非有两个脑子,是必死的。

  然而此时唐仁却是眼睛睁大,一道血痕从眉心流下,一把普普通通的小飞刀,却是插在了他的眉心,没有人知道这小飞刀是什么时候插上去的,唐仁却是连一句话都没机会说出,慢慢的后仰倒下了。

  散心喇嘛道:“他死了?”

  白泽点头:“他死了。”

  散心喇嘛不可置信道:“你杀了他?”

  白泽道:“是的,哪怕他心脏长在右边,能捡回一条命,却是捡不回第二条命了。”

  散心喇嘛却笑了:“原来你没有中毒?”

  散心喇嘛斜斜的看了身旁不远处的二号一眼:“贱人,你骗我?”

  2号道:“不可能,他明明已经中了七日酥,不可能的。”

  散心喇嘛道:“你是亲眼所见吗?”

  2号道:“这是二当家亲口所说,二当家不会骗人的。”

  散心喇嘛道:“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们的二当家是假意与夜猫儿合作,实际是想来阴我们,好啊,果然是好算计。”

  白泽点头赞赏道:“确实是好算计,高离兄说了,只要我赢了,要我推举他当术门领袖呢。”

  散心喇嘛道;“他当真如此说?”

  白泽道:“我还不屑和一个死人说谎。”

  散心喇嘛朝远处正在和柳生龙马打生打死的高离看了一眼,眼中的流露出了一抹寒冷。白泽也确实没有说谎,高离双吃的算计,确实很容易翻船。谁说船夫不会翻船来着?不还是翻船了吗?

  白泽唇红齿白的笑,散心喇嘛却是咬牙切齿。

  此时恰好,闻名不如一见的夜猫儿来了。

  白泽并不认识夜猫儿,但朱娟认识,她低声在白泽身边耳语了一句。

  夜猫儿骑着高头大马,穿着一身戏服,晃荡着跑了过来。

  这是白泽第一次见到夜猫儿,白泽看不清他的脸,因为他的脸上都是京剧的粉末,化的还是一个老生,身后还跟着一群衣饰鲜艳的各种角色,生旦净末丑皆有,好像在唱一出大戏。

  夜猫儿手一扬,顿时大戏开场了,各方手下竟然以很快的速度搭建起了一个戏台。

  锣鼓喧天,说唱就唱,就跟玩似的。

  白泽笑问散心喇嘛,道:“他就是夜猫儿?”

  散心喇嘛道:“正是。”

  白泽道:“他是要干嘛?”

  散心喇嘛道:“唱戏啊,看戏啊。”

  白泽道:“还真是悠闲啊。”

  因为离的远,又风沙漫天,散心喇嘛朝夜猫儿比划了一些手势,是一些暗语,外人是看不懂的。

  朱娟在暗部,对这些有些了解。朱娟在白泽的身边低声道:“他是在告诉夜猫儿说高离这个小人,算计他们。”

  夜猫儿也朝散心喇嘛比划了一些手势,大部分的没有看懂,但白泽却是看懂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好似在说着杀无赦。

  此时本来高离已经完全压制了柳生龙马将要取胜,然而锦毛鼠却是笛音一扬,吹奏起来,老鼠大军朝着高离偷袭而去。

  高离是真小人,他本来就和夜猫儿不合,这次合作本身就是因为利益,现在被人在背后捅一刀当然不爽。

  高离这种真小人此时才不会质问夜猫儿为何会对他出手,对他来说,既然夜猫儿做了初一,他就做十五,顿时他的出手更加凌厉了,剑气更是冷若冰霜,一股莫名的寒气从工布剑中散发,杀气四溢。

  ……

  散心喇嘛忽然客气道:“既然白大教主已经功力恢复,可敢单打独斗?”

  白泽道;“我怕你不敢,想找人帮忙呢,毕竟身后一堆唱戏的。”

  散心喇嘛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江湖决斗从来不许外人插手的。”

  白泽道:“出手吧。”

  散心喇嘛道:“你的武器呢?”

  白泽掏出了一把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飞刀:“这就是我的武器。”

  散心喇嘛道:“这算是什么武器?非名刀名剑却是太寒碜了。”

  白泽道:“说起来我也很无奈,我的武器都被你们拿走了,不过唐仁就死在这飞刀之下。”

  散心喇嘛道:“你觉的我会怕吗?一把小刀而已。”

  白泽道:“我劝你不要试。”

  散心喇嘛道:“为何?”

  白泽道:“若是名刀名剑,我还能收住手,这普通的小刀,我却是收不住手的。”

  散心喇嘛道:“狂妄,我偏要试试。”

  ————

  夜很静。

  何小薇又搬家了,何小薇从公寓楼里搬了出来。

  最近因为她的知名度提升,接了几个大牌的广告,加上歌曲的版税,一瞬间就进账几百万。

  她搬出了租住的公寓楼,因为在公寓楼没什么安全感,也没有什么灵感,她本来想租一个四合院的,买她是买不起的,上京的房价比金子还贵。

  万万没想到,她会收到一个匿名的信封,打开里面却是四合院的转让合同,署名是白泽。

  不是别的四合院,而是白泽当初租的那个四合院,她虽然不知白泽是哪里来的钱买下的这个四合院,但她仍是高兴的发抖。

  她挺喜欢在四合院里的那种生活方式的,她是一个在北方的南方姑娘。

  几百万买四合院不够,加上华夏官方因为鼠患的补助,重建一个还是没有问题的。

  她并没有画新的图纸,而是选择重建个一模一样的,建造的进度还是很快的,因为用的是环保材料,她很快就住了进去。

  不同以以往,院子栽种的桂花树,这次何小薇移植的却是桃花树,她鬼使神差的觉的桃花树也挺好,所以当以后赵涟漪见到的是也不得不感叹何小薇真是她的冤家。

  不同以以往,院子栽种的桂花树,这次何小薇移植的却是桃花树,她鬼使神差的觉的桃花树也挺好,所以当以后赵涟漪见到的是也不得不感叹何小薇真是她的冤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