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窃世乱国 > 尴尬的处境

尴尬的处境

  陈临渊从昏迷中醒来,是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他头有些痛,像是炸裂开了,手也动弹不得。他又试着动了动腿,腿还听使唤,但动了两下,觉得踢到了什么东西。他想抬头去看,可脖子变得僵硬,让他只能躺着,像被抽干了水的皮囊。

  他试着回忆最后一点记忆。

  甘遂坐在门边,给已经恢复的刘叔虞活络筋骨。这些天来,刘叔虞已经可以坐起来,但他的情绪十分低落,每天只说几句话,但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吃很少的饭,人也变得更加消瘦。

  陈临渊的记忆里,他正在和甘遂说着什么话,他还笑了起来。突然,一群图力士兵冲进了村子,他先听见狗叫声,随后是妇女的哭喊声和士兵的吼叫声。接着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大约二十多人的队伍走到他们面前,后面牵着几十号人,都用绳子捆着,背后顶着弯刀。

  图力人里站出来一个人,像是当地人,他不是说图力语,和他们说了几句话,说要带走陈临渊给图力人修城墙,他不愿意,于是便强行过来拉他。

  他最后的记忆也就在这里停住了。

  现在,他的耳朵开始能听到些声音,他听见了鼾声和喊疼声。他想喊人,可到了嘴边的话却变成了微弱的嘶嘶声。

  他又尝试了一次。

  嘶嘶。

  他想清清嗓子。

  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望着屋顶,坚硬的乌黑的石头散发出一股霉味,身子下面是阴冷的稻草。远处有一点亮光照着他,那似乎是牢房的火把,照着他们不让人逃走。

  他抖了抖腿,希望可以有人感觉到。晃了很久后,一个人也朝他踢了一脚。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陈临渊想喊,可声音却被卡在了喉咙里,变成了几滴干涩的眼泪,还没滑出眼角就不见了。

  正当他绝望时,一个人出现在他眼前,他朝他挥了挥手,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你昏迷了两天了,再不醒他们就该把你丢掉了。”

  陈临渊想说话,可还是只有嘶嘶声。

  “别说话,歇着吧,”那人说道,“喝水吗?”

  陈临渊点点头。

  那人离开了,不就就端来一碗水,那碗口已经破了个大洞,边沿锋利的很。

  “喝吧,昨天剩下的,今天的水还没有来,”他放到陈临渊的嘴边,慢慢的倒了下去,“我叫白隙。”

  陈临渊也想说出自己的名字,可什么都没发生。

  白隙把碗拿开,给他擦了擦嘴。

  “听说几天以后我们要被送到草原当奴隶,”白隙笑了笑说道,“还以为只是来修城墙的。”

  他又接着说道:“兴平破了以后我以为可以逃得掉,结果是逃了,可又被抓了。”

  陈临渊想到了陈国灭亡,心里有些难过,但在他的脸上却仍旧是无法动弹而引起的麻木。

  “听说今年草原的草要长不出来了,”他哈了口气,还能看见雾气,“你看,兴平都这么冷,别说再北边了,这次还只是开始,他们肯定还会往南边去的。”

  陈临渊说不出来,只好听着白隙说话。但没过多久,几个图力士兵就进来了,他们打开牢门,进来看了他一眼,随后小声的说了几句。接着他们互相点了点头,把陈临渊架了出去。

  “别,别,两位军爷,他已经醒了,明天肯定能干活,就再给一天好吗?”

  白隙乞求道,但两个士兵根本听不懂,以为白隙是来找茬的,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白隙瘫倒在地上,想要抱着他们的腿,可那一脚实在太重,又关在这牢房里太久,身体变得更弱了。

  “你们几个死人啊,就不会一起说说求他们把他给放了,这扔出去还不得冻死。”白隙朝着身边的几个人喊道,他们都蜷缩在角落里,一句话也不说。

  “劝什么,看他那样子,现在醒说不定是回光返照,搞不好明天就不行了,还是早早死的很。”一个人说道。

  “是啊,他在这还要吃我们的粮食,我们自己都不够,还是做点好事吧。”另一个人附和道。

  “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