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末日轮盘 > 1920 吹牛皮的新手第一(上)

1920 吹牛皮的新手第一(上)

  《三更》

  叶钟鸣带着晕乎乎的感觉从合的帐篷里走了出去。

  带着的,只有那张芯片。

  至于合所说的嫁给他之类的,两个人都知道是玩笑……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这事以后不好说,但有一点彼此都能肯定,哪怕真的有婚约又如何?就不能反悔了?就不能反目成仇了?

  如果真这么做,那么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让双方都觉得有约束,就是两个人诞下了后代,并且确立这个后代是双方的继承人。

  但……哪那么容易。

  现在双方本就是一种重压之下的合作,其实并不需要什么保证,最好的保证就是互惠互利。叶钟鸣需要合和长虚水族的助力,后者也需要叶钟鸣的潜力和实力。

  说白了,还是长虚水族这场合作当中暂时付出的更多一些,因为他们的形势比叶钟鸣恶劣的多,自然需要下更大更极端的赌注。

  当然,一旦成功,未来长虚水族的回报也会远超他们的投资。

  合在新手战场活下来并且取得了出色成绩后,基本上确立了她长虚水族族长的地位。造成这种情况最大的原因自然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潜力,其次,也和长虚水族的近况有关。

  他们处于自由状态的人太少,同时也早就证明了他们没有能力领导自己的种族走出困境,合是他们唯一也是最后的希望。

  这次和叶钟鸣的合作,就是合在全新的角色下做出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决定。

  送走了叶钟鸣,合舒舒服服安心无比的睡着了。

  能做的,她已经都做了,剩下的,听天命尽人事吧。

  她能睡,但叶钟鸣不能睡,等待着他的事情远不止一个长虚水族。

  幸存下来的新手们基本上都被各自所属的种族领走,他们在族里的重要性会通过这次的新手战场得到最大程度的提升,他们会成为各自族里重点培养的对象,将来……他们也会成为那个只有他们知道的计划中,最为坚实的骨架。

  当然,也有没走的,比如赫斯基。

  卢瑟人倒是来了,但赫斯基没跟他们走,为此来接人的这些卢瑟族战士还和星眼族发生了冲突。

  不过基本上星眼族处于劣势,那帮卢瑟人来势汹汹,一定要带走赫斯基。倒不是说他们多么重视这个代理,而是此刻赫斯基身上的积分很重要。

  对待代理和委培战士,宇宙万族的态度是不同的,赫斯基在他们看来,远没有星眼族看叶钟鸣那样的有价值,他们想要获得积分后让他去死。

  看到了卢瑟人战士的逃走,难道不该死吗?

  好在麝珂星的营地就在星眼族的旁边,伊瑟薇在等袍白好一些再离开,发现了卢瑟人来找事,过去只说了一个字。

  “滚。”

  于是卢瑟人滚了。

  是的,在宇宙万族中,很多事情就是如此的容易解决,前提是你有绝对的实力。

  现在的伊瑟薇,可不是新手战场上压制了实力后只有两千付雷拉的伊瑟薇了,现在的她,是超级大族麝珂星的小女主,是一位在年青一代几乎没有对手的强大接班人,是一个爱恋的对象重伤,心腹手下死掉了一个心情不好的超级战士。

  卢瑟人真不敢去惹人家。

  走了卢瑟人,来了苏族的人。

  态度依然不太好,只是没有卢瑟人那么嚣张。

  可同样的,伊瑟薇的威力,在苏族人面前,显得有点单薄。

  别说是她,就是她爸爸来了,也不能用一个滚字,去对待三大阵营之一的苏族人。

  苏族来的人,是他们的一位直系阵法大师。血统纯正,加上自身实力强,地位比界苏这个同样直系的后起之秀强不少。

  叶钟鸣回来的时候,这位叫做城苏的老者,正在平静的……训斥界苏,看到叶钟鸣,目光只是一扫就过去了。

  在他眼中,别说是新手第一,就算袍白也没有资格和他说话。星眼族里能让他耐心听一听的,只有那两位族长。

  叶钟鸣也能理解,别看他成为新手第一,即将获得很多很多的奖励,但在这位苏族大师面前,或许人家出去布置两个防御阵就赚出来了。

  云顶之王没有被轻视的屈辱感,相反,他开始琢磨了一些事情。

  但这位老阵法师说的有点起劲,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指桑骂槐,当然人家骂的‘槐’是伊瑟薇,叶钟鸣或者星眼族还没有那个资格。

  只是,叶钟鸣越听,心中就越不舒服,界苏的脸色,那也是越发的尴尬。

  伊瑟薇和界苏现在都恢复了实力,但是对叶钟鸣是有亲近感的,那是一种并肩作战的关系。

  这种生死之间结下的友谊,能够很快拉近彼此的关系。

  更何况,伊瑟薇和界苏,在叶钟鸣这里还‘投了资’。

  界苏的性格,也是个让人容易亲近的,叶钟鸣很欣赏这个人。伊瑟薇更不用说,她哪怕是为了袍白才出手,但也是叶钟鸣和星眼族的大恩人。

  现在,这个大师骂着一个朋友,讽刺着另外一个朋友,让云顶之王很不爽。

  “大师……”叶钟鸣轻说了一句。

  但大师好像就没听到似的,继续文雅的骂着。

  这一下,云顶之王更生气了。

  他回想了一下从袍白界苏伊瑟薇等人嘴里以及从星眼族等其他渠道了解到的关于苏族的信息,沉吟了一下再次开口。

  “大师,祸从口出。”

  一下子大师不骂人了,眼睛冷冰冰的看向了叶钟鸣。

  叶钟鸣真不怕。

  先不说万一动手了身边的伊瑟薇一定会出手救他,就说界苏,也不能看着叶钟鸣被自己族人弄死,否则对袍白都没法交代。

  “你说得对,祸从口出。”

  大师把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叶钟鸣。

  叶钟鸣摇头道:“据我所知,苏族有个规矩,就是选择大位继承人的时候,是在直系的前提下择优,对吧。”

  城苏大师看着叶钟鸣,不屑回答他的问题。

  “所以你看,界苏呢,是直系血统,天赋呢,极佳,以后非常有可能登上苏族最高的位置,你现在这么骂他,万一以后他登上了那个位置,你……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