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剑之仙道 > 第八章忆往事

第八章忆往事

  缥缈峰上缥缈宗,剑气纵横霜如雪!

  要说这缥缈峰,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险峻比不上天下第一奇峰插天峰,秀丽更与烟雨阁上的秀绝峰相去甚远,但使之扬名并让别人深深记住的却是坐落于缥缈峰之上缥缈剑宗。

  缥缈剑宗,一个令人敬畏的门派,一个强者云集的门派,在当年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都是排名靠前的门派。

  缥缈剑宗的镇派功法缥缈剑法是修行界上顶尖的剑法,死在这套剑法上魔道巨擘不知凡几,妖族也不少强者折陨于此剑法之下,就连当年的独孤方都对此剑法颇有赞赏,认为此剑法足以列当世前三。

  拥有如此功法的门派,自然不是式微的门派,事实上,缥缈剑宗在当时正是如日中天,隐隐有问鼎天下门派之首的趋势,在修行界一时风头无匹。

  而楚玄便在那里认识了号称天之骄子的白云萧,白云萧是缥缈剑宗掌门的亲传弟子,天资聪颖,卓绝修为,或许仅仅以天资聪颖并不能形容其万一,此人并不仅仅在剑道上有卓绝的成就,更难得的是在其他领域都有独特的见解,如琴、棋、书、画,上天仿佛把一切的美好事物都赋予给了他,若不是出现了更加妖孽的存在,他或许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楚玄在散修中颇有知名度,不是因为其修为高,更是因为他绝顶聪明,当他看到号称天之骄子的白云萧,自然要比试一番,只可惜他在白云萧面前只出手了三招,三招过后,楚玄失魂落魄的看着横在他脖子上的冥寒剑,他败了,败的干脆!然后再比琴、棋、书、画,无一不败的心服口服,楚玄这时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而且,更难得的是白云萧丝毫没有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如谦谦君子一般,他盛情邀请了楚玄到缥缈剑宗做客,或许,答应白云萧的邀请是他今生最大的错误,因为他在那里结交了白云萧,更遇见了生命中的那个‘她’。

  她叫纪天雪,人如其名,如雪莲一般纯洁,如冰雪一般聪明。

  楚玄与她甚是投缘,起初他来缥缈剑宗更多的是与白云萧探讨剑法,但后来更多的是为了与她再见一面。

  可惜,多情自古空余恨,后来发生的一些事却让楚玄与缥缈剑宗发生激烈冲突,谈不上对与错,只有各自的立场是与非,他黯然走下缥缈峰,从此浪迹天涯,跟她老死不相往来。

  他一直认为时间是伤痕的最好圣药,但想不到听到这个缥缈峰名字却把他心底最深处的东西翻了出来。

  “千回万转自彷徨,回首千年始觉梦。”他喃喃自语,似乎陷入了一种梦魇之中。

  “大叔,你怎么了?”岳峰连喊数声。

  看到楚玄似乎毫无反应,岳峰不禁摇了摇楚玄的肩膀,一会儿,才看到楚玄的瞳孔由茫然恢复成深邃的眼瞳。

  “没怎么,老了总有一些伤春悲秋的事。”

  楚玄摆了摆手,他现在稍微恢复了情绪,有些东西错过了终究是错过了,再也回复不了原来的样子了。

  然后,他有点严肃的问:“你是说这真的是缥缈峰?”

  岳峰挠了挠头,双手一指,奇怪的道:“那不是写着吗?”

  楚玄抬眼看去,脑海中一轰,只见山脚不远处有一座高达十来丈的巨型石碑,黑幽幽的,石碑并不完整,断裂了一角,但不影响观看石碑上的字,上面依稀可以看到其上有三个大字‘缥缈峰’。

  楚玄再无怀疑,因为这石碑、这字跟当年他说看见立在缥缈剑宗山脚之下石碑所差不大,只不过这个石碑却更古老、更残破。

  这便是当年缥缈剑宗的最著名的的解剑石,就算是天下的名门大派的掌门人来此都要卸下兵器才能上山。

  “缥缈峰在,那缥缈剑宗呢?”凭他的思觉,自然能看出山上并没有任何人迹。

  这时候,他疑惑地看着眼前出现的这条大道,越看越心惊,他觉得这条大道是一个无上强者用剑所劈出来的,一剑之下,缥缈峰一分为二。

  难道曾经有一个无上强者降临缥缈峰,把缥缈峰给毁了?

  “是谁?是谁?有谁有能力把强者如云的缥缈峰毁了?或是缥缈剑宗迁移了山门之地?”

  楚玄满脸疑问,情不自禁的去到山峰石壁之前,伸手细细摸着石壁,他闭上眼睛,以意识慢慢感受,竟真的感受到一股剑意,这股剑意浩大、苍茫,似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楚玄脑海中勾勒出一幅画面,一道天外之剑划过缥缈峰,缥缈峰上的护山大阵与剑光接触,绽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随后片刻护山大阵便如同泡沫一样破裂,最后剑光触碰到山体,缥缈峰便被轰然劈开,一划为二。

  楚玄蓦然睁开眼,眼中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眼色。

  “这是多么可怕的剑,即便过去万年之久,还能依稀感受到那一道剑光残存的剑气。”

  “缥缈剑宗还存于世上吗?是不是也跟着缥缈峰埋葬于时间洪流之下?这么多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连当年如日中天的缥缈剑宗都消逝于时间中!”

  “难道白云萧也……。”

  “不,就算宗门被灭,他也不会死。”楚玄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推测,脑海中再度浮现那个惊采绝艳的男子,同样的,脑海中还出现一个如雪莲般的女子。

  此时此刻,楚玄脑海一片混乱,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物是人非的感觉。

  他在山壁之下胡思乱想着,直到商队走远,岳峰叫他才清醒过来。

  他深深的抬头看着这座曾经让他萦绕在心的缥缈峰,心道:我一定要尽快恢复修为,我要查清楚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事。

  楚玄连忙追上商队,再度与岳峰同行。

  “大叔,你总是暮气沉沉的,这可不行。”岳峰摇头道。

  楚玄听了,摇了摇头,道;“当你有我这个年纪,经历的事多了,也会如我这般。”

  “道理我不懂,我只知道,当我老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每天开开心心的,直到死的那一天。”

  楚玄默然不语,心道:“有谁不想呢?但又谁能够如此呢?”

  楚玄回望头,看见身后的那座插天而起的石碑在月色中泛出幽幽的光,‘缥缈峰’三个字若隐若现,然后随着他越走越远,很快消失在眼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