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收集末日 > 第七百九十六章 封神(六十六)

第七百九十六章 封神(六十六)

  ——???——

  【若是缘,再苦味也甜~】

  【若无缘,藏爱在心间~】

  虚无缥缈的佛音似远似近,若有若无,忽大忽小,时不时还会变调,总而言之,不停钻进戴礼耳朵里的曲子完全不适合助眠。

  【尘世藕断还丝连,回首一瞬间~】

  【种颗善因——】

  “唧唧歪歪唧唧歪歪的!吵死了!”戴礼蹭地从水帘洞的石头王座上跳起来,抄起腰间的双旋棍就开始四下比划:“不把你打得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花儿红不红不知道,但如果大圣你再耽搁下去,怕是要跟牛魔王的牛角比划比划了。”一个陌生但却有一点熟悉的声音在旁响起。

  “……常昊?你不在黑龙潭跑来水帘洞作甚?”戴礼晃晃脑袋看向说话者,那佛音稍微减弱,但却没有完全消失,仔细听的话仍然持续不断,令他感觉颇为焦躁。

  “自然是为了及时叫醒某个贪睡的大圣,”一身黑衣,瘦削冷峻的“常昊”把玩着手上的匕首,扫了戴礼一眼:“若是错过牛魔王的婚礼,花果山内战的时候我可是会站在他那边的——另外,若你再叫我‘常昊’,我也会改口叫你‘大白’。”

  “好吧,蛟魔王……不过,老牛要成亲?和谁?云霄?他配得上吗?”戴礼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一团浆糊,似乎有许多记忆混成一团,分不清彼此。

  “呵呵,配不配得上不一定,但若你想横刀夺爱,可是晚了五百年,”蛟魔王又耍了几下手上的匕首,转身便走:“大圣你或许梦见了什么往事,总叫出过去的名字,但在牛魔王的婚礼现场,还是别叫铁扇仙闺名的好,不然就算你翻个跟头就能回来,但总是被扇出去,面子上也不好看。”

  “谁会横刀夺爱啊!”戴礼感觉自己逐渐取回了记忆,于是反驳道:“红孩儿都回来催他的爹妈结婚好几次了,要是谁再捣乱,三昧真火可不认人。”

  “看来你睡醒了,那么这便走吧,”蛟魔王在通向洞外的石桥上停下脚步,似乎在等他跟上。

  “啊……嗯,方才我好像睡糊涂了,”戴礼别好双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紫金甲,跳下王座台向外走去:“同时举行婚礼的还有天蓬元帅和符灵、霓裳?奎木狼和百花杀?是在月老那里?。”

  “看来你还差一点才清醒,”蛟魔王道:“由于观礼者身份复杂,这场‘集体婚礼’被定于镇元大仙的五庄观举行。”

  “有人参果吃吗?”戴礼精神一振。

  “别想了,没熟,而且由于大圣你会去,果园的防守一定非常严密。”蛟魔王毫不犹豫地泼冷水。

  “切,和尚吃得,我吃不得?”

  “由于是婚礼,所以金蝉子不会去的。”

  “哼,算他走运。”

  走出水帘洞洞口之后,戴礼随意向朝他乱蹦着行礼的猴子猴孙们挥挥手,招来一朵大号的筋斗云,载着他和蛟魔王便朝五庄观的方向疾驰而去。

  【勿生恨,点化虚空眼~】

  【勿生怨,欢喜不遥远~】

  那把他吵醒的佛音,在空中飞行时以极快的速度变轻变小,但始终不曾完全消失,令戴礼有些心烦意乱。

  【缠绕期望的思念,善恶一瞬间~】

  【心怀忏悔——】

  “啊啊啊!都是西方教那帮秃子的错!”

  在那类似耳鸣般的佛音低到细微不可查时,戴礼终于大致回想起了所有的过往,情不自禁地抱怨了一句。

  很显然,当初他在东胜神洲四处出击占地盘的时候,佛门那边也没有闲着,为了纠正金蝉子的错误观念,从南瞻部洲到西牛贺洲沿途设置重重关卡磨难,期间同天庭的神仙以及自己麾下的妖族多有接触。

  在这个过程中,有个叫“六道魔修罗”的家伙,顶替了太上老君留在天庭的化身,暗中戳出了不少麻烦事,最后还在引得天庭和花果山大战时,一脚踢下了老君的炼丹炉,如果那玩意当真实打实的落地,别说花果山会变成火焰山,哪怕是整个东胜神洲都可能直接沉没——毫无疑问又是一场天地浩劫。

  那时,若不是一直照拂猴群的“须菩提”菩萨出手,将牛魔王和铁扇公主未来的儿子召唤来救场,仅凭戴礼自己的本事,顶多只能保证将那破灭的红莲业火拘束在花果山的范围之内而已。

  再之后,一直教授戴礼本事的“仙石爷爷”也不得不化身前往天庭,这才将那已经把天庭搅得一团乱的罪魁祸首收拾掉,结果“仙石爷爷”因此也彻底消失,虽然戴礼不愿相信,但以它跳脱的性格来看,五百年不出来搞事是完全不可能的。

  最后,最气人的就是,金蝉子那家伙因为一路西行积累下来的功德,可以借此向佛祖提一个要求,结果他吃饱撑的般道了一句“我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因为他积累的功德还不够,诸佛没有烟消云散,真正散掉的是因为借花果山妖众拯救了天下而开始凝聚法身的“须菩提”。

  这下子,得知详情后的大部分妖族直接就气疯了,那可是女娲圣人丢掉妖教教主身份,专注于照顾人族后,新诞生的唯一一位愿意关心妖族的圣级存在啊。

  但是,因为金蝉子借这次西行重新成了佛,等闲妖族奈何不得他,即使是戴礼也只能在见面时不给他好脸色而已。

  有气无处撒的妖族们开始收集他西行路上的经历,进行乱编和胡说并广为传播。

  比如他优柔寡断、智商低下、眼瞎心盲,人妖不分,吃他一块肉就可以长生不老,云云。

  期间有自作聪明者跑去黑金蝉子的随行人员,比如好勇斗狠的持棍者、整天只知道吃的憨货,以及来自水底的河童什么的——嗯,据说那个倒霉鬼被抓走,当上了西海动物园的头牌。

  思绪转动间,万寿山五庄观已经出现在视野中,诸多仙凡来来往往,热闹非凡,戴礼按落云头,准备出于礼节而徒步上山。

  但却在山门处看到了“自己”。

  “猕猴王?今天可不适合开这种‘猜猜我们谁是谁’的玩笑,”戴礼走上前道:“铁扇嫂嫂若是烦了,一扇子把你我全都扇走可就麻烦了。”

  “【嘿嘿嘿】,”那“猕猴王”上下打量戴礼,忽然笑道:“【‘羁绊’太多竟然还有‘自由行动’这般好处,那几个家伙可全都傻乎乎地正在等着成亲呢。】”

  他的声音竟然同戴礼心中的“佛音”一模一样?戴礼不由得倒退了半步,警惕地看着他:“你是谁?”

  “【嘿嘿,我是谁?比起这个,你知道你是谁吗?】”“猕猴王”转向一旁的蛟魔王,朝戴礼指点着:“【你来告诉他。】”

  “别玩了,猕猴王,”蛟魔王看了看戴礼,摇摇头道:“我确定同我一起来的这个才是【袁洪】。”

  “!!”戴礼如中雷亟,愣在当场,耳边原本已经非常小的佛音瞬间变得宏大:

  【无量心,生福报,无极限——】

  【无极限,生息息,爱相连——】

  【凡人却视而不见,规矩定方圆——】

  【悟性,悟觉,悟空,心甘情愿——】

  眼前的一切开始发出明亮的白光,而涌起的那些记忆亦如潮水般退去。

  “不……”戴礼下意识地喃喃道。

  “【你还没那本事带走那些记忆,】”真正“袁洪”的声音虚无缥缈地传来:“【不过放心,它们是不会消失的,你先走吧,等我去把那几个沉迷于幸福的呆子带出来——】”

  呼唰——

  戴礼的眼前和心中同时变得一片空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