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狼夫难驭 > 第12章惊为天人

第12章惊为天人

  看到江修脸的那一刻,我呆住了。

  一身月白衣似画,仙姿秀逸,横染风华。

  眉眼清雅淡漠,远如青山,孤冷出尘;长发如瀑,流泻在月白色衣裳上,如明月映深夜,皎皎生华。

  刚才还拥挤吵闹的人群,一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你,你是谁,我们凭什么信你,谁知道你是不是陈子笙在外面的野男人……”后娘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大着胆子叫嚷了一句,言语恶毒。

  这一次,没人附和她。

  江修身上,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强大而沉稳,仿佛他就是一切一样。

  我不想让江修为难,蹲下身子打算救醒我爹,他被阴气袭体,只是暂时昏迷而已。

  可就在我蹲下的那一刻,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

  所有人都倏地扭头朝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脸上带了惊惶。

  “不好!”江修面色一变,拔脚就朝远处奔去。

  我紧跟其后。

  因为距离那惨叫距离较远,我和江修往那方向跑的时候,就把杨勇他爷爷上我爹的身,又被人暗中打的魂飞魄散的事情跟江修匆匆交代了一遍,还特意提到了杨勇他爷爷说的那个男人。

  我隐隐觉得,江修知道的远比我要多的多,告诉他可以帮到我。

  江修听完之后冷笑,“他果然出现了。”

  他?那个幕后主使?

  我愣了愣,“你知道他要出现?”

  江修点点头,“我说招杨金才他爹的魂,就是为了引他出来。”

  原来如此!

  “指使杨勇他爷爷的人和我妹妹陈子澜的,是不是都是同一个人?”我思忖了片刻,问江修,“杨勇死这件事,太过于巧合,他们两人都正好身在其中,让我不得不怀疑他们都是棋子。”

  江修的声音里有了赞赏,“你很聪明。”

  我脸不由红了红。

  但我明白,这就等于江修承认,指使杨勇他爷爷和陈子澜的,是同一个人。

  如果他们幕后主使是同一个人,那他们所作的任何事的目的都是同一个:恢复我的本性。

  只是杨勇他爷爷现在魂飞魄散,我只知道那人指使杨勇他爷爷做了什么事,却不知道陈子澜的作用是什么。

  就在我们稍稍停顿的时候,远处又传来一阵尖叫声,比上次的更凄厉惊恐。

  “快!”我不敢怠慢,加快了速度。

  我们很快就赶到了叫声传来的地方。

  居然是村子附近的一片坟地!

  我和江修赶到的时候,一个女人正跪在一座荒坟前,不停磕头。

  她磕头的时候,嘴里不停嘀咕着一句话,那句话又急又快,跟念咒一样。

  磕了一阵头之后,那女人倏地直起了身子!

  我和江修都以为她发现了我们,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可我们错了。

  那红衣女人直起身子之后,手里拿了一把刀,照着自己的胸口就刺了下去!

  啊……

  她又发出一阵凄厉的叫声。

  显然,她疼到了极点。

  将刀刺入她的胸口之后,她又哆嗦着从身上拿出什么东西来,将流出来的血浸在那东西上,又一把火点在了那坟前,接着又开始急急磕头。

  深更半夜,这女人一身红衣,动作诡异。

  一阵寒意,骤然爬遍了我的全身。

  我掏出五帝铜钱朝那女人看去。

  让我意外的是,那红衣女人身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奇怪。”我嘀咕了一声。

  那红衣女人听到声音,迅速扭头朝我们看了一眼,接着飞快从地上爬起来,拔脚就跑!

  江修低低说了一句,“追!”

  我们两人拔脚就追!

  那红衣女人应该是村子里的人,对地形很熟悉,跑的很快。

  我们一路追着她,很快就到了村西头的一户人家门口,那红衣女人推开门,一闪身进去了。

  自始至终,那女人都没有回头看我们,也不知道发现我们没有。

  我回头问江修,“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一身阴气。”江修盯着门,语气凝重,“但身上却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

  这红衣女人的行为疯疯癫癫的,很像是被上身,可偏偏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正想问江修要不要跟进去看看,就听门内响起一个女人泼辣的骂声,“罗家造了什么孽啊,出了你这么个破鞋货色,想男人想疯了,居然爬你二叔炕上来了,这幸亏我在家,我要不在家……”

  一个男人紧张呵斥,“你小点声儿,别让别人听到看笑话。”

  那泼辣女声非但没小声,反而更愤怒,“看笑话?你都不要这张老脸了,我怕什么!你该不会也被这小狐狸精给勾引了吧?”

  那男人急声辩解,“我没有……”

  眼看着里面争吵声越来越大,江修淡淡说,“敲门。”

  我点点头,立刻上前去敲门。

  很快,一个中年妇女就给我们开了门,疑惑看看我们,语气不善,“大半夜的,你们来干什么?”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院内响起那男人的声音,“玉凤,你要干什么?”

  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到了中年妇女背后,手里举着一样东西,狠狠照着她的脑袋就敲了下去!

  江修眼疾手快,在那东西快要敲到中年妇女脑袋上时,他一把推开了中年妇女,然后一脚踹了过去。

  那身影被他一脚结结实实踹倒在了地上!

  这身影,就是刚才在荒坟前磕头的红衣女人,陈玉凤。

  被江修踹倒在地上之后,那女人抱住肚子,惨叫着开始在地上打滚!

  刚才我看的清楚,江修的力道很巧,虽然能踹倒陈玉凤,但却不会重伤她。

  可现在看陈玉凤的模样,好像受了很重的伤一样。

  “她,她怎么了?”陈玉凤她二婶被吓着了,仓皇逃到她男人身后,惊慌问我们。

  江修蹲下身子看了看,抬头看向我们,“她要生了。”

  我一下子呆住了。

  “怎么会,她都没有怀孕,怎么会生?”她二婶也呆了呆,迷茫问江修,“你该不会是搞错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