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穿书)长得美怪我咯 > 第55章告白

第55章告白

  在去天镜台前,卫姝颜又去找了一次苏霁月。她是去问宓熹之事的。

  那天在大庭广众之下,李秋指证将她带进霁月宫的人正是霁月宫弟子宓熹。苏霁月又是请来修真界中有身份的前辈,又是向整个修真界开直播,原本是为了堵溯辰道君的口,让他不能颠倒黑白,但没想到,最后却害霁月宫丢了面子。

  她当时为了保住霁月宫的声誉,强行指责李秋是在泼脏水,将李秋带下去立刻处死。然而实际上,李秋当时并没死,苏霁月在让人强行挖出李秋知道的所有东西后,才一掌将她打死。

  卫姝颜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

  一直以来,苏霁月在她心里都是慈爱宽容的样子。在这之后,她才发现苏霁月冷酷狠辣的另一面。

  这还是那天完事之后,卫姝颜第一次主动去找苏霁月。她找到苏霁月问了李秋和宓熹之事,苏霁月却说对方隐藏太深,她并未查到多少东西。卫姝颜在震惊之余,只能将这件事就此放下,专心对付马上就要开始的天镜台盛会。

  再一次乘着灵舟前往天镜台,卫姝颜却不再如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那般紧张不安。修为到达元婴之后,无需借助飞行法器也能御空飞行。卫姝颜步步生莲,跟在苏霁月身后,领着霁月宫的师姐妹们从灵舟上飞下来。

  天镜台周围坐着的观众看到从灵舟上飞下来的诸多美貌女修,纷纷兴奋起来,特别是一些年纪较小的修士,“师兄,那个脚下生莲的漂亮女修就是卫姝颜吗?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啊,相貌如此出众。”

  旁人有人答道:“那是,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堂堂渡劫修士怎么会看上她。”

  这样的对话在天镜台各处响起。

  坐在天波阁队伍里的洛芝同样听到了这些话,她忍不住捏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咯响。自从真假卫姝颜一事发生后,卫姝颜的名气更加响亮了。之前她也只是靠着美貌出名而已,现在提起她,所有人都联想到她身后有溯辰道君这座靠山。

  卫姝颜,卫姝颜,她怎么就那么好命呢!在这个修仙世界,虽然女修修为高低并不重要,但修为关系寿元。她一心想要长生,然而她资质不好,费尽心思也才修炼到金丹初期。但卫姝颜呢?有个渡劫道君帮她,轻轻松松就到了元婴期。

  “芝芝,别担心,你一定会赢的。”荣少腾将手搭在洛芝手背上,情真意切地鼓励她。

  洛芝调整脸部表情,朝荣少腾绽出一个清丽笑容。就算卫姝颜背后有渡劫道君又怎么样,她不仅会赢,还要一举将卫姝颜逼下台,让她从此以后彻底消失在镜修这个队伍中!

  天波阁阁主姓荣,正是荣少腾父亲,荣家在天波阁势力很大,但除了荣家外,天波阁还有几股势力,他们占据了天波阁几个长老位子。这次来观看天镜台盛会的一位天波阁长老姓宋,他身边坐着一个美貌的中年女修,正是以一支《凤迎双鸾舞》闻名的锦琼夫人宋锦琼。她看着不远处相视而笑郎情妾意的洛芝和荣少腾,怨恨之气在心里翻腾。

  她女儿从小喜欢荣少腾,荣少腾一直以来态度暧昧,荣宋两家都打算等荣少腾修为再提高一点后,便让他们成亲。哪想到荣少腾出去一朝,认识了这个姓洛的女修,回来之后便一口拒绝这门婚事,还说他从来不曾给过韵儿任何承诺,都是韵儿自作多情一厢情愿。

  宋锦琼目光冰冷,是啊,你荣少腾从来不曾答应韵儿,可也不曾拒绝她!当初暧昧不清拖着韵儿的人是你荣少腾,现在翻脸无情指责韵儿的人也是你。

  宋锦琼心里一痛,如果光是拒绝了韵儿就算了。虽然韵儿年纪大了,但凭着她宋家的地位,想给韵儿找个不错的夫婿也不难。然而,荣少腾冷酷无情,居然在韵儿不死心去找他要个答案时,帮着那个姓洛的贱人打伤韵儿。

  她女儿那么乖巧,自从知道荣少腾拒绝婚事后,收回了放在荣少腾身上的心,只想在镜修上走得更远。她不过是听说荣少腾指责都是她自作多情,气不过想去讨个明白,却被毁掉一张脸。

  一想到女儿躲在房里不肯再出来见人,姓洛的贱人却来天镜台争夺镜主之位,宋锦琼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

  卫姝颜倒不知道洛芝除了她,还惹上了宋锦琼这么一个敌人。此刻,她正在应付樊明池。

  之前从玉流城回来后,樊明池用秋夙草解了回春的毒,因祸得福,竟然让他摸到了化神的门槛。他当机立断,在外又历练了几年后,便回到飞鹤门闭了关。他闭关一百多年,在修真界销声匿迹,很多人甚至已经忘了当初风流倜傥的明池公子,而他的好兄弟薄暮云则在一百多年中因为女人和其他各种事名声越发响亮。就算有人想起当初和暮云真人齐名的樊明池,也都怀疑他其实已经陨落,发出几声感叹。

  谁也没想到,不久之前,化神天劫降在飞鹤门,飞鹤门多了一位化神真君。这名化神真君就是闭关百余年的樊明池。

  樊明池出关后不久,就听说了卫姝颜和溯辰道君之事。当初在玉流城时,他确实觉得卫姝颜聪颖过人,深得他的喜爱,他甚至一回飞鹤门就说动了他爹去霁月宫求亲。没想到他当时被拒绝了,之后又因为触到化神的机缘,一心放在进阶化神上,对卫姝颜的关注自然而然少了。出关后,听到卫姝颜的传闻,他虽然不再如当时那般喜爱卫姝颜,但还是忍不住想去找她问个明白。

  见到樊明池,卫姝颜也很惊讶。虽然当初樊明池朝她提过亲,但她当时拒绝了,这么多年过去她还以为自己和樊明池已经没交情了呢。

  “樊真,真君。”刚想称呼真人,卫姝颜忽然想起樊明池已经是化神真君了,她急忙改口。

  “真君有什么事吗?”

  曾经风流不羁,如同浪荡公子的樊明池在化神后看上去沉稳了许多。他看着卫姝颜,客套了一句,“没想到你已经进阶元婴了。”客套完后,他才说出来意,“出关后,我听说了你和溯辰道君的传闻。我闭了这么久的关,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卫姝颜笑笑,“真君都说是传闻了。”

  樊明池忍不住眉峰一皱,如果真是传闻,那她的修为是怎么回事?她当初带的那支白玉发簪是怎么回事?樊明池将目光移到卫姝颜头发上,上面只有一支梨花簪,但他知道,曾经有支男式白玉簪和梨花簪并排。那支白玉簪和溯辰道君发上的一模一样。如果真是传闻,溯辰道君为何愿意为了证实她的身份,拿出无比珍贵的真灵草。

  他克制着心里的失望,朝卫姝颜说道:“我以为你是个难得的聪明女修。”

  卫姝颜眨了眨鸦黑的睫羽,有些不明白樊明池这话的意思。

  “以色侍人,色衰而爱弛,能得几时好!”

  卫姝颜终于明白樊明池的意思,看在她曾和樊明池一起经历过危难,他现在又是在为自己好的份上。卫姝颜深呼吸了一口,压住心里的不舒服,解释道:“我和溯辰道君之间清清白白。”

  谁料听了卫姝颜的解释,樊明池反倒冷笑一声,变了脸色,“清白?如果清白,你这一身修为是哪来的?”他从来不觉得哪个女修能靠着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阶元婴。

  对卫姝颜来说,她进阶元婴是在只剩一百多年寿命的逼迫下,但在别人看来,她不过才三百多岁就已进阶元婴。别说女修中没出现过,就是放在男修中,也算是天资出众了。

  听出樊明池话里对女修的轻视,对自己的瞧不起,卫姝颜同样冷了脸,“樊真君,我和你无话可说。我还有事,恕我不能奉陪。”

  说完,卫姝颜转身就想走。

  樊明池没想到卫姝颜对自己是这种态度。她若是对他热情温柔,他说不准说完话后,也就将她忘了,但她对他冷眼相待,态度粗暴,反倒激起了他的几分情绪。他一把抓住卫姝颜的手腕,将她拉过来,无视她皱眉的动作,直接说道:“离开溯辰道君,到我身边来。”

  卫姝颜挣扎的动作一顿,抬眼看向他,“你在说什么?”

  樊明池想起从玉流城回来后,卫姝颜拒绝自己的求亲,现在却宁愿不要名分不清不楚的跟在溯辰道君身边。他在对卫姝颜感到失望的同时,心里也有一丝不甘。

  “你不就是想要找个修为高深的男修吗?溯辰道君修为是高,但他肯给你名分吗?只要你同意,我马上就去霁月宫求亲,迎娶你做我道侣。我不过一千多岁便已经进阶化神——”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定就是下一个渡劫道君。

  不等他说完,卫姝颜就已经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趁着樊明池发愣的功夫,卫姝颜挣脱他的桎梏。她今天才发现,樊明池居然是个这么奇葩的人。不管是当初在玉流城,还是听说的关于樊明池的传闻,她都没发现樊明池的真面目!

  直男癌!自以为是!

  “你就那么喜欢溯辰道君吗?!”反应过来后,樊明池怒道。

  卫姝颜心里火,她已经不想和这个家伙纠缠下去了。她冷笑一声,“没错!我就是喜欢溯辰道君。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宁愿无名无分跟着溯辰道君,也不会嫁给你的。一千多岁进阶化神了不起啊,也不照照镜子,哪里比得上溯辰道君。”

  说完,她转身就走。

  卫姝颜说的是气话,但她没想到这番气话却正巧被话里的正主听到。

  溯辰道君原本是如之前一样坐在包间里等待比试开始,但他注意到飞鹤门樊家新晋的化神小辈拦了卫姝颜说话。见两人之间聊天的氛围似乎不对,他才分出神识特地关注那个方向,毕竟卫姝颜才元婴期,如果吵起来,可能会吃亏。

  他将神识探过去的时候,听到的正是卫姝颜和樊明池后半段对话。他完全没料到自己居然会听到卫姝颜说喜欢他。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受到暴击

  她喜欢我?怎么可能呢?可是我只把她当小辈呀?但是拒绝她会不会不好?万一她哭了怎么办?要不,我还是答应她吧?

  女主:咦,我只是说气话。

  ----------

  感谢小可爱们投雷~

  膜拜大予子扔了1个地雷

  陌筱扔了1个浅水炸弹

  陌筱扔了1个地雷

  收到人生第一颗浅水炸弹,开心o(n_n)o

  么么啾,爱你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