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3书吧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 第852章最不该说的话

第852章最不该说的话

?

  出了成都一路向北,道路就不在像之前那么平坦了,西川的易守难攻在于它的北面有一道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这道屏障自自然也阻碍了蜀人向外的脚步,因此,蜀人的因循守旧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人情风俗,也是一种天时地利的产物。这里山峦起伏,连峰接天,陡峭的山谷和低矮的河谷组成了一幅精美却也险峻的山川图。

  我们花了比入川更长的时间,却只走了比入川更短的路,才终于到达了年宝玉则。

  时值盛夏。

  高原的阳光无一丝遮蔽的投射在大地上,绿油油的草场长得繁茂无比,车轮碾过几乎都听不到声音,间或还能看到山地中奔出的野马,矫健而雄壮,长长的鬃毛随着奔跑而在阳光下高高扬起,反射出油亮的光泽。

  这一天,我们终于到达军营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

  橘红色的夕照洒在高山峡谷之间,仿佛大地都燃起了火焰。我们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感觉到了阳光的炙热,也感觉到了从远处的雪山上吹来的风中所带着的清凉。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军营,依山傍水,沿着那条宽大清亮的溪流而建。

  我们刚刚走到军营门口,立刻被人拦了下来,两个身穿铠甲的士兵手持长矛拦住我们的路,道:“什么人?”

  薛慕华急忙上前:“是颜公子派我们来的。”

  “报上名来。”

  我们对视了一眼,只能报上自己的名字,其中一个士兵立刻飞跑进去,过了一会儿才走出来,道:“几位请跟我来。”

  他带着我们走了进去,这一路上能看到各个营寨都井然有序,有一部分士兵已经开始生火造饭,还有的士兵仍然在操练,远处的医棚中,还能看到一些伤患,正有军医在为他们诊治nAd1(

  过去,我曾经听洛什说过,天朝唯有一员将星,就是五皇子裴元丰,虽然我没见过他打仗,但从眼前这样的治军严谨,倒也明白为什么洛什对他如此推崇了。

  一直走到主帐,沿途没有看到一个士兵赌钱吃酒,甚至连喧闹声都没有,一切都显得那么井井有条,而当我们走进大帐的时候,正好听见有探子兵在里面汇报情况。

  “属下等已经查明,除了之前忽木罕统帅的的二十万大军,东察合部又加派了五万的兵马。”

  我们都身居内陆,对于东察合部了解并不深,所以听到忽木罕的名字也没什么反应,只有闻凤析的神情变了一下。

  这时我们已经撩起帘子走了进去。

  主帐非常的巨大,但里面也很简单,除了两旁各摆着三张桌案以供平时将领商议战事所用,就只有正前方的主案,上面堆着不少卷宗,坐在那里的正是裴元丰,他也是一身戎装,头盔下的那张脸黝黑而精瘦,褪去少年人的稚嫩,剩下的便只有成年男子的刚毅果敢,还在我记忆之外,更有几分剽悍之意。

  一看到他,我们几个人的呼吸都加重了。

  可他却好像没有看到我们,仍然对着半跪在大帐中央的那个士兵道:“除了这些呢?”

  “回禀主帅,因为敌人守备森严,我等不敢贸然靠近,所以敌营中的情况看不真切,但我们的确看到了加派的人马中,有黑骑。”

  “黑骑?”

  “是。所以属下等猜测,佔真也在营中。”

  对这个名字,我们也没什么反应,但我却分明看到裴元丰的眼神沉了下来,他轻轻的挥了挥手:“下去吧。”

  那个士兵朝着他一拱手,这才起身走了出来,路过我们的身边,也目不斜视nAd2(

  而这时,裴元丰已经站起身来对我们道:“你们来了。”

  “元丰!”

  薛慕华第一个走上前去,被迎上前的裴元丰握住了双手,他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淡淡的笑容:“你怎么也来了?”

  “我不放心你。”

  他笑了一下,像是在说“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但也没有说出口,只微笑着抚慰了她一番,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我们,薛慕华擦了擦微微发红的眼角,道:“公子让他们都一起过来了。”

  裴元丰点点头:“我收到公子的讯息了。”

  一边说,他一边走向我们。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目光在看过裴元修,离儿之后,慢慢的移向了站在我身后的那个人。

  刘轻寒从入了大营之后,就一直很安静的一言不发,此刻已经见到了裴元丰,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平静的站着,任对方的目光上下审视他。

  裴元丰那双炯炯有神的虎目微微的眯了一下,似乎也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因为我分明感到他的目光精光一敛,似乎还看了我一眼,然后谨慎的说道:“你是——”

  刘轻寒掸了掸衣袖,朝他规规矩矩的拱手行礼:“在下扬州府尹刘轻寒。”

  “你,你就是那个——刘轻寒?”

  “正是。”

  我没有回头,只看到裴元丰目光如炬,灼灼的看着我身后的那个人,一时间仿佛有千言万语,却不知是要对谁说nAd3(

  沉默了很久之后,他轻轻的吐出一口气:“久仰大名。”

  “不敢。”

  对他,刘轻寒的态度始终很谨慎,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他离开京城之前,裴元灏对他已经有过支会,还是官场中人特有的敏感让他如此。但我想,他就算是再敏感,也无法理解此刻裴元丰说出“久仰大名”这四个字的心情,和这其中所包含的深意。

  裴元丰没有再说话,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刘轻寒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说道:“这一位是扬州府总兵闻凤析。”

  闻凤析也立刻拱手相见:“拜见五——”

  话说了一半他自己就顿住了,像是不知该怎么说下去,气氛立刻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倒是裴元丰淡淡的说道:“叫我五公子就行了。若叫别的,我也当不起。”

  这话倒和当初裴元修的话一样,现在的天下,早就不是他们做太子,做皇子的天下了。想到这里,我抬起头来看了裴元修一眼,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影,见我看着他,轻轻的一笑。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见面就这样,气氛变得不怎么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